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天衣无缝,岛田庄司

我听到这句话的刹那间,整个背脊都凉了。那是一种本能上的反应。这个打击使我瞬间醉意全消,整个人都呆住了。我拼命在记忆里搜寻七年前的情景。对了!我从那时到现在,一直都是彩票的忠实顾客。在一家快要倒闭的公司上班,不将梦想寄托在彩券上也难……“你……你是说,我那时买的彩券中了特奖,是吗?”“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可能吗?你中了一千万元之后,要喝酒应该会到银座吧?”我只觉得喉咙干渴无比。经理也放下酒杯,茫然发呆。“想起来了!那天我正要打开报纸看彩券中奖号码时,那个胖老头突然出现……”我一边回忆往事,一边喃喃自语。由于所受的冲击太大,自己的声音听来仿佛是别人的。“那个时候我如果快点看那中奖号码就好了,是不是?”“那个叫善太郎什么的老头,不是问过你是否经常带着贵重物品出门吗?就是在刺探彩券存放的所在。”哎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可是,我回家后打开抽屉,彩券明明还在啊!”“但没中是吧?”“是啊……”“那是被加藤调换过的彩券。”“加藤?但……但他是什么时候偷走我的房间钥匙的?要进去那房间,一定要偷走我的钥匙串才行啊!”“那当然,因为你完全中了那善太郎老头的计,说出钥匙串就放在你的外口袋中。你进了那没装冷气的房间后,不是将外衣脱下来了吗?”哎呀!没装冷气的用意原来就在这里!“可是那件外衣一直吊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呀!”“你至少应该会去上一次厕所吧?即使没有,他要另外设法拿到钥匙串也轻而易举之事。他偷到手以后,趁着走出房间去叫猪排饭之时,交给了在楼下候的加藤……不!也许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他也可能趁你专心抄写那些姓名址时,瞒过你的眼睛从钥匙从已经打开的窗户往下丢,此时他很可能连你的驾照也一起往下丢,然后加藤在楼下依计行事。他首先从驾照上得知你的住址,再最快的速度赶到你的房间,用钥匙开门入内,搜寻那张彩券。万一找不到,他要立刻赶往你的公司,从你的办公桌里应该能找到。这就是他们的计划。”我很想哭。“加藤在你房里找到彩券后,就用一张没中奖的调换过来,然后赶回中野让你庆幸终于可以回去了。那个叫善兵卫什么的不是还帮你穿上外衣吗?那时可能就很快的将钥匙和驾照放回原处了。”我开始诅咒自己的愚蠢糊涂。“那个善作老头也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他设计得非常好,连所用的假名都巧妙,明明是个大骗子,却叫做善作(这位年轻人因为对人名的记性较差,故将善吉说成别的名字——棒槌学堂注),真是目中无人,太有幽默感了。下次你碰到他务必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这张收据也设计得很好,‘比萨斜塔拯救委员会’,是诗意盎然。他在各地偷拐诈骗之后,大概都会寄上一张收据给受骗人吧,也许他认为这样是一种礼貌。真是一位有绅士风度的怪盗。”我万念俱灰,但仍问道:“可是,他为什么知道我中了特奖?不!应该这么问:他为什么知道我买那张彩票中了大奖?”“那大概是在你的宣传广告上得知的。”“我宣传?”“你写在指甲上的那些数字,不是刚买来的彩券上的号码吗?彩券的号码是总共有八位数吗?刚好是两根大拇指以外的手指总数。”“啊……”我一边叹气,一边望着自己指甲上的数字,差点哭出来。我念大学时,有次做这种游戏,结果那期彩券中了一万元。从此我就养成了这种嗜好,直到现都没有改变。七年前我确实也是这样做的。“要查出中特奖的彩券由何处卖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进一步调查的果,发现有个奇特的人物,这人老爱将彩券号码写在指甲上到处招摇,而且这期的特奖正好落在这人手里。于是他们便设法在这人尚未发觉中奖以前将彩券弄到手。因此我想,那天早上一定有人来到你身边,睁大眼睛猛瞧你的指甲……”这时我已经懒得回忆是否真如他所说的了。我只感到生气。“不过,事后你难道没有将指甲上的数字与抽屉中那张彩券的数字对照吗?”那个年轻人说。我想我并没有对照过。我为什么要对照呢?谁会想到一张一直放在房间抽屉里的彩券有可能被人偷偷调换呢?接下来是如何回到家了的,我已经一点也不记得了,只知道当我清醒过来人已经在公寓里了。酒钱可能是经理同情我而帮我付的。我是多么糊涂啊!我坐在窄小房间的正中央,再次谴责自己当加藤潜入我房间翻箱倒柜时,我正在那些永远不会寄出去的信封上拼命抄写姓名地址,写得一本正经,满头大汗!现在的彩券中奖号码一般都是登在晚报上,但七年前的情况不一样,那时彩券名称叫“巨无霸”,抽奖在傍晚才举行,会场很大。晚间电视新闻虽会立播出中奖号码,但报纸方面都是在第二天的早报上才刊登。因为我要上班,所以无法看到晚间的电视新闻。而且我在报社上班,家里没订报纸,所以那些骗子就有充分的时间可演练作战计划。我关掉电灯,四肢呈大字形躺在廉价公寓房间的正中央,但是一点也没有睡意,就那样躺着不动。不知不觉中,窗外天色渐渐泛白,我只觉得心情无比空旷。想到自己真是一个运气大起大落的人。事实上,那次不可思议的体验正是这固定模式中起伏落差最大的。幸运之神来到我眼前最近的地方,然后又滑溜溜从我腋下穿过去。我一直在想,如果七年前真的中了一千万圆会怎么样。以当时的币值来说那些钱可以买一个豪华公寓来住了吧?即使还买不起,付头期款也该轻而易举吧?也许我会将那些钱当作资金,做个小本生意,脱离上班族的生活吧?还是用来结婚呢?※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我站起身来,打开破旧的窗户凝视外边。天色灰白,空气凉爽,大都市就醒来了。我仰望天空,看到有个小红点一闪一闪的,大概是一架小飞机吧。我将手伸进口袋,摸到一张长方形的坚硬纸片。那是什么东西?我拿出来看,原来是名片。到底是谁给我的呀?我回忆了一下,终于慢慢想起来了。是才在那家咖啡酒吧遇见的年轻男子给的。我们道别时,经理向他说:“实在太令人佩服了!请给我们一张名片好吗?”大概那时他也顺便给了我一张吧,因为我当时迷迷糊糊的,也记不太清楚。我借着路灯的光线看那张名片。上面有几个看来象名字但意思不明确的字:“御手洗洁”。我不由得出声大笑。这是什么?是姓名吗?大概是吧!还是那人在开玩笑?真是一流的玩笑。跟那个比萨斜塔是同类的吧?这个都市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各种愚弄人的方式都有。这是不是叫人将厕所洗干净的标语?或者是在隐什么?也许是大笑的关系觉得心情舒爽多了。结婚、买公寓、做生意等等,志气免太小了吧?想来七年前那张彩券所能带给我的幸运,顶多也只是这些而已嘛。跟尾崎善吉对我说过的要在满州为犹太人建国的志气比较起来,这些事的格局在太小了!我至今仍为他说的那段话感动不已,即使其余的话都不可信,我也相信那段话。我相信那是这个骗子青春时代的梦想,是他的真心话。我的心情逐渐好转。我想,就把那一千万圆当作听那段话的代价好了,尾善吉说过,现在的东京人格局太小。真是胡说八道!你那么爱钱的话,我这一千万的小钱就送给你好了,但是你一定要……“一定要紫电改飞翔在天空啊!”我一边望着空中那红色光点,一边喃喃自语。然后,我似乎看见了那带着鼻眼镜的尾崎善吉出现在天空,他正微微掀起头上那顶白帽在向我点头致意呢——

尾崎善吉似乎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他不断地装出令人意外的滑稽模样,我看了很想笑。其实就算他不装,也会令人想笑。因为他的长相实在与众不同,极为有趣。我对这个啤酒桶般的人渐渐有好感了。不过还不能完全相信他,一来是因才刚认识,二来也是怕会被他绑架。我家虽然贫穷,但若独生子遭绑架,即使付不起一百万圆赎款,五十万总能筹得出来吧?“你经常带着贵重物品出门吗?”尾崎善吉睁大眼睛,凑过脸来问道。当时我们在地下铁的电车中。“你为什么这样想?”“因为你的外衣口袋实在太鼓了。你要知道,大战期间我是在陆军情报部服役呢!”“这里面是钥匙串和打火机,另一边是香烟。我一向不带贵重物品出门,是放在房间里。这样看来,你这个间谍好象不怎么样嘛!”“最近我愈来愈不行了。我年轻时是很优秀的哩!真的!不骗你!不是我牛,我做过许多影响国家大事的工作哩!主要是在中国大陆。”我们坐东西线在中野站下车,又走了很久才到达目的地。那是一幢很旧的公寓。进们的时候,我特别留心是否有人要在我后脑部重重敲上一记,结果没有。那房间里只有两套桌椅,此外空无一物,也不见人影。连冷气都没装,热得要命。尾崎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很厚的名册和一叠信封,摆在我面前。“这是名册,这是信封。请你用这枝签字笔写。厕所在那边。请尽快写完我也会帮忙写,所以专心的话,很快就可以结束了。外衣交给我。对了,打火还是先拿出来吧!如果你不放心,钱包也带着好了。我会吊在你看得到的地方。”尾崎善吉将我的外衣挂在衣架上,然后拿去吊在厕所的门旁边。“里面很热,还是打开窗户比较好。”接着我就依照尾崎善吉的指示,挥汗努力抄写姓名地址。连去小便也匆匆忙的。桌上信封一大堆,却见不到什么记录紫电改的小册子。尾崎说,小册子放在这里。在我抄写的时候,他就坐在我旁边的桌子前面,也是写得满头大汗他那么胖,写起来可能比我辛苦得多。我们并排坐着,写个不停,看来就象一对很要好的学生在应试一般。我有会停下笔来,想一想为什么我要做这些事情。我现在正和一个陌生的老头子在这个从未到过的房间里一起工作。东京的生活真是无奇不有。对我来说,这个人几个钟头以前还是一名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现在却象一个交往了十年的亲朋好友。偶尔遭遇一次这种怪事,不也挺好的吗?“啊!已经这么晚了呀?”尾崎善吉突然大声嚷道。“午餐时间已经过了!老年人最忌讳生活作息不正常了,那是会要人命的。我们去楼下那家餐厅吃饭吧!你要吃什么?我想吃猪排饭,不过吃别的也可以。”“我和你一样好了。”“好。没装电话真不方便,因为我才刚刚般来。我这就下楼去叫,马上就来。”猪排饭送来后,我们就停下笔,边吃饭边聊天。尾崎说,另外还有一个年轻会员,上午为了小册子的事,到印刷厂去了,在应该快回来了。※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那家伙也是个飞机迷,年纪和你差不多。个性很不错,应该会跟你合得来。刚才你说你比较喜欢零战,我还能谅解,如果你说你喜欢鹫号战斗机或飞燕号斗机,我就会火冒三丈了。因为我最讨厌那类细细长长摇摇晃晃的机种,太不靠了。如果你刚才说比较喜欢那一类的,我一定当场拒绝帮助你。”我暗想:那才好呢!早知道就那样说了。这个人大概是因自己很胖,所以喜欢那种矮胖型的飞机吧?“你开过紫电改吗?”我问。尾崎脸色一沉,说道:“这问题令我觉得很难过。因为我不是海军。对我来说,紫电改就象一个理想女人,象一尊平易近人的观音菩萨,文静又能令人安心。但我永不能爬到那尊观音像上面,我只要在梦中能爬上去就满足了。何况在远处眺望也比较不会看见脸上的麻子。”“大战时你不是服务于情报部吗?”“是呀!就在现在的九段会馆里工作。”“不是在中国大陆吗?”“我是常到大陆去。满州感觉上就象自家的后花园一样。我在大连也待一段时间。想来你也真可怜,没有机会看到那些宏伟的大街。我的青春就是在些大街上度过的,所以才养成了这种悠闲乐观的个性。象我这种人,任何言行止都是顺其自然的。在东京过惯紧张拘泥小格局生活的人,大概都会把我看作另一类人吧!”他说得不错。接下来他又开始长篇大论了。“满州国是日本人在别人家后花园里转眼之间创造出来的国家。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工程,但正如那些街谈巷议所说的,那是一个傀儡国家,纯粹只是为日本人的利益而创造的。从这个角度来说,那绝不是什么‘历史的修正作业’,因为那不是人类理想的产物。就算和希特勒相比,也只不过是他所作所为的十分之一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日本人透过满州国这管道在大陆胡作非为,所犯罪孽其深重,千年万载也无法补偿,但是另一方面,我对那些只知巴结奉承的人道义者也抱有相当大的反感。日本人是老实温顺的民族,也是以米食为主的晨耕族,并非以牛肉或猪肉为主食,为什么要对中国人做出那么残酷的事来呢?我有时必须这么想:那么做的确是有必要的!中国人的历史是一部残酷血腥的历史。看看他们任何一种刑求拷问的方式,就可以知道他们那残酷血腥的本质!日本根本就望尘莫及。我认为日本人只是在逞强而已。大战时我还很年轻,正义感比别人都强。当时我看到日本人在大陆的所作所为,就常常想方设法补偿他们中国人。这也是对全人类和对历史的一种补偿。否则我们早晚会遭到恶报的,而且违反了历史的旨意。你知道所谓以色列建国计划是什么吗?不知道吧?我来告你,当时犹太人受尽了希特勒的虐待,那是很明显的种族灭绝行动,于是我们打算将所有的犹太人迁往满州住,成立一个国家。犹太人是一个流浪的民族,所以他们应该会欣然同意才对。我认定满州就是他们流浪旅程的终点站。大陆的地多得是,绝对能容纳他们。而且如果在满州北部成立一个犹太国的话,也可形成一个缓冲地带,对抗苏俄在北方的威胁。可是,这些终究只是一种浪漫的憧憬而已。真是太浪漫了!你不觉得吗?日本人代替摩西做这种事情!”尾崎善吉状极兴奋,挥着拳头又说:“这才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历史的修正作业’!历史让犹太民族四分五裂,我们就将那些裂缝缝补起来!我们日本人一定可以完成这件事!我感谢上苍让我生为日本人!我年轻的时候,一直在梦想这些事。这个构想并不是我自己想出的,但我愿为这工作奉献一生,死而无悔!因为我们是日本人,所以能够替希勒收拾残局:也因为我们是生在这个时代的日本人,所以更应该这样做!”尾崎停下来,叹了一口气,然后露出难为情的样子,好象是因为突然发现自己说得太过热情,才感到不好意思的。实际上,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是极其认真。不过现在那眼神又恢复原来那种轻松的样子。“当时我一直在梦里描绘这幅规模庞大的蓝图。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事实上,那是一个充满梦想的时代!”“结果还不是一切都成泡影。”“每个时代都有一些冥顽不灵的人,那个时代特别多。有许多人象我一样怀着年轻人的梦,但愚蠢至极的低能儿为数更多。那个时期的造反两字,就和死亡具有完全同样的意义。不过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啊!加藤回来了。”一个年轻男子走进房里来。这人头发很长,给人的印象是他很快活。尾崎吉告诉他说,我就是那位关根先生。只是这么简单的介绍。“你也遇到麻烦了吗?”加藤说,“这位尾崎先生只因为想到一些莫名其的事,就一直找别人的麻烦。不过你可以放心了,因为我回来了,接下来的工作由我来做。啊,已经写这么多了呀?”我对这位加藤很有好感。接着我又帮忙写了一些,直到两点半才起身告辞。我预计三点多可以回到公司。尾崎善吉帮我穿上外衣,象西洋人般和我握握手。“多谢!多谢!关根先生,突然麻烦你做这些奇怪的事情,真是多谢你了。亏你的帮忙,看来今天以内就能把这些名单抄完了。”“能够帮得上忙,我觉得很高兴。”“我一直在想,总有一天要让紫电改飞翔在日本上空。和以色列建国计划比较起来,这个梦想稍微小了一点,但我必定实现给你看。做不到这件事就表示战争尚未真正结束。到时我一定寄一张招待券请你来观赏。”“这是我的荣幸,我一定前往参观。你这个会相当有趣,以后我要经过这里,可以顺道进来拜访吗?”“哦,随时欢迎!下次不会再让你抄什么姓名地址了。不过以后可能又会搬家也说不定,因为这里实在太窄了一些。但如果搬家,一定会将新地址通知你的。”尾崎善吉说。我向尾崎背后的加藤轻轻点头,然后走出了这个连冷气和电话都没装的紫改研究保存会的事务所。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向经理讲的故事到此结束。我们在吧台旁隔邻而坐,经理看来似乎非常兴趣,一言不发认真倾听。他听完后,点了两、三次头,说道:“唔,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头。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已经很久了,我记不太清楚。好象是一九七八年的夏天,大概是八月底月初的事。只记得那时还很热。”“对了!我想起来了!紫电改被人发现而打捞起来大约就是在那个时候。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嘛!不过,这事确实奇异无比。那老头是不是这个有问题?”经理用食指在自己的头上绕小圈圈。“不会吧?我看他精明得很。”“可是那未免也太奇怪了。如果他真想在当天将那些名单全部抄完的话,为什么要浪费时间特地乘地下铁到竹桥对你大谈紫电改之事呢?把那些时间用来写不是反而比较快吗?”“也许他是个害怕寂寞的人,不愿独自一人在那房间里抄写吧?”“是吗?东京的怪人真是何其多。不过,故事真的就这样结束了?没有后续吗?”“没有。跟那怪老头比较起来,我的日常生活只能用平凡和无聊来形容。这个遭遇是我近十年来最奇异的经历。”“对了,他不是说事务所如果搬走会通知你吗?通知了没?”“没有,大约在十天以后,我有事到中野去,曾顺道到那间事务所看看。也不能算是后续了!”“哦!结果呢?”“早已人去楼空,空无一物了!”“哦!他忘了通知你搬到那里去……”“是啊!因为我只不过帮他写了三四个钟头的姓名地址而已。”“那么,后来那个姓吉田的有没有去找过你家人的麻烦?”“没有。可见他遵守约定。不过有件事稍微有点奇怪。”“什么事?”“我后来打过好几次电话问家母,可是她都说我们的族谱里并没有名叫桥四郎的亲戚,一定是弄错了。”“哎呀!”“我那时是有点泄气。”“你做白工了。”“是呀!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亏啦!我想这是那老头一时大意而产生的误会还偷笑了一阵呢!”“哈哈!很可能是那样。既然你的人生是卑贱而无聊的,那么这件事应该以让你陶醉个两、三天吧?那不是很好吗?”“是很好。实际上我的日常生活……啊,对了!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忘了诉你。几天之后,我接到一张莫名其妙的明信片。那时我把它收在这皮包里,在不知还在不在……”我拿起放在吧台边的皮包,往里面搜了一阵之后,不由得出声大叫:“有了!我放在这随身携带的皮包里竟放了七年!”那张明信片已经发驺,而且稍微变了色。“就是这个。不知为什么会有人寄这种奇怪的明信片给我。”我将明信片交给经理。坐在经理对面的一名男子也凑过脸来看。经理默默阅读。明信片背面的名字如下:阁下日前之捐款,本会业已收到,谨此致谢。捐款将作为比萨斜塔整修基金之一。本会保证阁下已受罗马天主教会之庇佑。又,此信亦兼收据用。经理和我先是大眼瞪小眼,然后笑了出来。不过笑得最大声的却是坐在经理对面那名年轻的陌生人。他笑完之后,从圆椅上滑了下来,摇摇晃晃往里边走:“你到底捐了多少钱?”“一毛钱也没有!连这‘比萨斜塔拯救委员会’的名称也是第一次见到的。”“上面的字还是正式打字排版印刷的哩!姓名地址也都是你的没错。究竟哪里弄错了?话说回来,这倒真是一件杰作。这是‘不可理解的珍贵体验’的杰作。”“是吗?”※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以前流行过一种叫幸运信的游戏,我也曾经接过那种信。想不到后来又流行这种的……”刚才那位年轻男子坐在靠里面的座位上,对着同伴开始发表演讲。因为距远,我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知道内容大意约略如下:“大家都说人生很无聊。那是因为大家没有眼光所致。看看蝙蝠吧!白天睡觉,黑天在黑漆漆的天空飞来飞去,就是这样而已。认为人生很无聊的人,如变成蝙蝠,一定会无聊到死吧?”“这家伙和那个老头是同类的。”经理指着那位年轻人,笑着对我说道。然后用严肃的表情想了一下,又小声说:“可是,那个紫电改老头的所作所为的确是个难解的谜。”此时那名年轻男子刚好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听到经理这句话后就说:“谜?这么简单明了的事,你竟然想不通吗?”“简单明了的事?”经理和我异口同声嚷道。“你是说刚才讲的那些怪事的真相,你都一目了然吗?”经理说。“那当然。”年轻人用若无其事的表情说。“那么,七年前我遇到的那个怪老头,那个疯狂迷上紫电改的老头的企图以及这张明信片的来龙去脉,你也都一目了然吗?”我说。“不错!”这是因为只有疯子才能了解疯子吧?“呵呵呵!那就请你说来听听!”经理探身向前说道。“我们两个绞尽脑汁也找不到的原因,你竟然能够找到吗?”我自己找了七年都还没找到。“简单得就象坐在船上找大海一样!”年轻人说道。他似乎自信满满,会不会喝醉酒在说大话?我实在猜不透这个人。“可是你不能凭感觉随便随便乱说!一定要有合理的说明才行。”经理似乎很不服气。“简单之致!那是最初步的骗术。使诈术偷了你的东西!”年轻人对着我。我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心想这人果然是喝醉了。我说:“哈哈哈!这里可能性我当然也考虑过了。可是我究竟被骗去了什么呢?偷了什么东西?我身上没带任何值得被骗被偷的东西,钱包里面的钱也没少,照和打火机也没丢。我住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物品遗失。老实说,那里也没有什能被搬走的东西。我也曾经想过,是不是想让我离开办公桌几个小时?但我回公司后,问过几位同事,都说我不在时谁也没有靠近过我的办公桌,不单桌子没有问题,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人打给我;因为我当时只是一名非常不重要的小员,而且我七年来都平安无事,如果那是有人要用阴谋害我,我应该老早就出事了才对。至少在我的周边应该有异常的事发生才对,然而都没有。”“什么事都没发生本身就是一件异常的事。假如你没有遇到那个尾崎善兵卫……”“是善吉,不是善兵卫。”经理在旁纠正他。“假使你没有遇到尾崎善吉,也许你今天就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喝酒了。”“那要去哪里?天堂吗?”我半开玩笑地问。“我不知道,也许去银座吧!”“银座的步行者天堂是吗?”经理在一旁奚落他。“如果你什么也没被偷,为什么会收到这张比萨斜塔拯救委员会的收据?”“这就是我要问你的嘛!”“那是因为你捐了一大笔钱!”“我哪有一大笔钱?不是我在吹牛,我现在已是一文不名,七年前更是一清二白,因为薪水太少了。你说我哪来的一大笔钱?”那年轻人露出急躁的样子咋舌说道:“啧啧!那一定是彩券了!不是吗?”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天衣无缝,岛田庄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