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海青拿天鹅

楚橘 我哑然,瞪着熊勇。 他却似浑然不觉,仍笑得没心没肺,接着,从容地向姬舆一揖,转身登车,带着人马扬长而去。 原地上,火把噼啪地响,格外清脆。 我瞅瞅姬舆,他的侧脸笼在翳翳的光影之中,表情看不出一丝起伏。 忽然,他转过脸来,瞬间,四目相对。 “上车吧。”他说,语声依旧缓和。 我望着他,片刻,点点头:“好。” 车马驰过犬丘的街道,拐乖停停,没多久,终于缓缓地驻步。我下车,只见眼前是一排屋舍,几名执戈之士在四周守卫。 “此处便是彀父住所。”姬舆走过来,对我说。 我点点头,四处看了看,发现这里的房屋都修得很齐整,俨然一个小型的宫城。“此处可是犬丘邦君宫室?”我问姬舆。 “非也,”姬舆道看看那些房屋,道:“犬丘并未分封。王畿西面诸戎,犬丘常为驻师之地,故修有这般屋舍。” “如此。”我说,想了想,看向他:“舆也住此处?” 姬舆颔首:“然。”他指指不远处一排烛燎光中高耸的屋脊,道:“我在那偏室中歇宿。” 我想起刚才觪离开的方向似乎是跟我们一样的,又疑惑地问:“那,天子?” “在主室。”姬舆答道。 我哂然。这么说,刚才明明可以一起走的,觪那家伙…… “君主。”这时,寺人衿从后面走过来,道:“君主连日奔波,明日又须启程,还当早些休息。” 我答应一声,看看周围敛容侍立的从人,犹豫了一下,又望向姬舆。 他面色平和,看着我,片刻,道:“时辰不早,姮且安歇。” “好。”我点头:“舆也早些去睡。” 姬舆唇角微微弯起:“好。” 我看着他,莞尔,转身与寺人衿朝屋舍走去。 没走几步,我禁不住回头,只见姬舆没有挪步,仍在那里注视着我,烛火的晕光下,长睫在眼窝处投下两片黝黝的影子,神情沉静。 我停住脚步,转头对寺人衿说:“你先去备些饭食汤水。” 寺人衿应诺,径自入内。 我走回到姬舆跟前,他看着我,微有讶色。 “舆,”我抿抿唇,抬头望着他:“我以为你等在密国,无通行符节,路上正好遇到楚太子,故而与他同行。” 姬舆目光稍异,刚要开口,我赶紧又接着补充道:“我们虽一路结伴,却不过交谈几句,并无逾越,舆若……” “姮,”姬舆出声打断了我的话。他凝视着我,双眸在烛燎的亮光中映上一抹柔色:“你来宗周乃为何事?” 我愣了愣,不自觉地咽咽喉咙:“我……” “她与子熙别后思念甚紧,便走来了。”突然,觪的声音响起。 我一惊,望去,只见觪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已经慢悠悠地踱到了我们近前。“天子方才与我等议定了明日启程时辰,”没等我问,他已经站定,表情泰然自若地看着我和姬舆,道:“卯时动身。” “如此。”姬舆侧着脸,淡淡地说。 我没有说话,只觉从刚才起,周围众人投来的目光突然变得暗含意味。脸皮微微发热,我不掩气恼地用目光剜着觪。 觪却不管我,自顾地对姬舆说:“我告退时,天子似将遣人寻你。” “哦?”姬舆沉吟片刻,看看我,对觪颔首:“我先告辞。” 觪点头微笑:“子熙且往。” 姬舆转身,走到马前,从随人手中接过缰绳。上马的一刻,他的目光似在这边稍稍驻留,随后,即纵马驰骋而去。 “如何?”那骑身影消失在街道拐角,觪转向我,语气得意洋洋。 我瞥瞥他:“什么如何?” 觪笑得奸诈,却不言语,与我一道往屋内走去。 如觪所言,这居所相当简朴,不过只有些简单的案席卧榻,如路上宿的旅馆一般。 “阿兄何时返国?”用饭时,我问他。 觪想了想,道:“返国还须过上些时日。” 我问“为何?” 觪掰着手指,认真地算给我看:“王师人数甚众,便是明日早起,也须隔日方可至丰;丰有文庙,天子须祭告,停留也要两日;再往镐,行路须一日,至镐之后,告庙行礼又自不消说,为兄乃师右,须再参与朝务,待诸事完毕,岂无半月?” 我思索着,倒也确实…… “安心,”觪胸有成竹地拍拍我的肩膀,道:“天子素来崇礼,为兄到时以母丧请暂辞,必无阻拦。” 我颔首。 这一夜是我离国以来睡得最为香甜的,什么梦也没有发生,踏踏实实地睡了两个时辰后,寺人衿将我吵醒。 我睁眼,天还是漆黑一片,待我洗漱收拾好,觪早已经在等我用早饭了。 “姮须快些,”觪说:“御人车驾已备好,你稍后先行一步。” 我讶然:“又是为何?” 觪摸摸我的头,温言道:“王师征战归来,你一个公女夹在其中,教人如何评说?且随师行进,缓慢辛苦,也诸多不便。” 我沉吟,问他:“我先往丰,却当何处落足?” 觪一笑,表情神秘起来:“姮去到便知。” 又来,我瞟他。 觪却催促我快吃,边给我添食边说:“侍从已安排下,有为兄在,总亏不得姮。” 上车的时候,天仍然没有一丝放明。觪要赶去见周王,叮嘱了我和随从们几句,便让御人启程了。 我靠在车厢的抱枕上,看着外面。晃眼的火光中,犬丘的城墙仍是来时看到的样子。马车顺着街道从城墙下通过,山野的凉风带着露水的味道迎面灌入车厢,眼前又是一片无边的夜色。 睡意渐渐涌上来,颠簸中不知过了多久,待我再度睁眼的时候,天已经是大亮了。因为入夜前要赶到丰,路上,御人没有多作停歇,只在吃饭时间驻步,让我们用些浆食。 我发现随从里有一中年人,很是面生,印象中从没见过,衣饰也与其他人有所不同。 “小人申,乃梓伯家臣。”询问之下,那人恭声道。 姬舆?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申抬眼瞅瞅我,随即垂目,又道:“梓伯命小人引公女往丰旧宅中住下。” 我愣住。脑海中浮起觪的脸,怪不得笑得那样诡异…… “梓伯有甚交代?”想了想,我问他。 申答道:“梓伯只命小人好生安排公女食宿。” 我点头。 坐回车上重新出发的时候,我的思绪仍停留在刚才的对话中。 说来,这安排还是极其妥当的,我可以在姬舆的宅院里平静等待,觪在宗周处理完事务便可以与他一同回杞国。不过……我苦笑,我跟姬舆的关系也不是秘密了,自己不久将嫁过来。如今住进姬舆的宅院,不要说外人,便是自己也觉得有几分暧昧的,刚才那名叫申的家臣看我时,神情便多少有些探究…… 车驾照着昨天的原路向东奔驰,两旁的景致都有些似曾相识。黄昏时分,丰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原野的那头,御人扬鞭催促,两旁的田土飞快向后退去,马车一路驶向那片古老的城池。 我听觪说过,丰虽然已是文王时代的旧都,却并未遗弃。自武王以来,周人虽有了丰水那头的镐京,却一直不忘将丰修整。现在看看,丰与镐的差别并不太大,只是整体上要更显古旧一些。 透过车帏的缝隙望出去,马车在姬舆家臣的引领下,穿过街道和人群,最后,在一所宅院前停了下来。 “公女,梓伯家宅已至。”申的声音在车外响起。 我应了声,扶着寺人衿的手下车。抬头望去,只见眼前是一所大宅院。 它真的是大。从影壁前望去,里面的房顶并不算高,四周的墙却是修得很长的,一眼便知里面会有多么宽敞;而看墙头和屋檐的成色和剥蚀,这宅院少说也是城中的老宅了。 “公女请。”申行礼道,在前面引路。 我颔首,跟着他绕过影壁,径直的入内。 如我所料,这宅院占地很广,前庭开阔,几乎可以练习跑马。两旁的庑廊也修得规整,虽简朴,却别有一份大气。我张望着,心中不禁联想起来,若它是文王时的房子,那时的修筑水平能达到这个程度,自然是大贵族的居所了。家臣跟我说是旧宅,那…… “此宅可乃天子赐予梓伯?”我问。 “非也。”申道,语气自豪:“此宅乃文王赐予梓伯之王祖伯邑考,经三世传下。” 果然。我点头,又问:“梓伯常在此居住否?” 申摇头,说:“梓伯不常居于此。梓伯自幼长居王宫,后又封梓土,梓伯在此宅住宿,每年不过两三回。” “如此。”我说。 申领着我登阶上堂,一路上,我们陆续地遇到了几名家臣。见到我,他们无一例外地露出讶色,随即心知肚明一般地行礼,称我“公女”。我一一答应,观察到他们人并不多,心想,或许是主人不常来的缘故,仆役只留了应付日常维护的数量。 过了前堂,申并没有安排我住到来宾的厢房,而是领我到了西庭的主室,对我一礼,道:“此室已收拾妥当,公女入住即可。” 我望着室中静静垂悬的簇新幔帐,竟微有些愣怔。 “我知晓了,你下去吧。”稍倾,我轻声道。 申应诺,教旁人点亮烛火,转身退下。 我仍立在原地,过了会,移步往室中。地上,一张张方席光洁如玉,散发着淡淡的青草香气;床上,被褥整洁,丝帛鲜亮,无一点褶痕。我在床沿上坐下,手指触碰之处,漆纹古拙,泛着淡淡的光泽。看看这屋里的其他家具,也是这般半旧的模样,似乎曾在这里摆设了许多年。 对面的妆台上,一枚铜镜格外显眼。我起身走过去,将它拿在手里细看。只见这铜镜已有些年月了,光洁的面上生了星星点点的蚀班,不过仍看得出来它的质地是极好的,薄而匀称,堪为上品。将它转到背面,花纹上有轻微的摩亮痕迹,沟槽中,铜绿隐隐。 端详良久,我放下铜镜,缓缓地踱向室外。 白日里的最后一抹红霞正消失在屋脊的背后,庭中的树木的叶子落了一地,廊下,一丛菊花却在庭燎的映照中开得正盛。我望向东庭的方向,昨天那烛光中的面庞又在眼前浮现。心忽而泛起丝丝涟漪,层层地漾开,轻拍心壁。 将来,这光景也将时常与我相伴吗? 这老宅中的生活丝毫不比杞国宫中差,家臣们都谦恭有礼,饭食汤沐更是样样齐全。申像个总管,把我的起居盯得紧紧的,一丝不苟,似乎唯恐怠慢了一样。 “梓伯何时归来?”歇息过一宿之后,早晨起来,我精神充足地坐在堂上用膳,申一直侍立在旁,很少出声,两只眼睛却一直未离开我。我被瞅得不自在,没话找话。 “小人不甚清楚,只知天子约午后可入城。”申答道。 “午后?”我思考着,想起了雍丘国人争相去大街上看觪驾车出行的情景,突然感到饶有兴致。不知道觪此次为师右,在众甲士的簇拥下出现,又该是何等场面? 我打定主意,便告诉申,我想去看天子入城。 申吃了一惊,表情为难,委婉地说街上人多。 我说没关系,我不随他们拥挤,只远远看一眼就好。 申嗫嚅起来,我又耐心地跟他保证,说会多带些人跟着,他才勉强答应下来。我满意地微笑,自己现在还算是客人,他也不好拿礼法来约束。 在屋里收拾了一番,正午的时候,去城门望风的家臣回来了,说天子已达城外。 我正准备要走要,申来了,说我不熟丰,由他带我去。我没有拒绝,多一个人也并没什么区别,领着寺人衿和几名随侍,一行人离开了大宅。 外面上果然十分热闹,还没到往城门的大街,一路上已经有了不少的人,男女老少皆兴高采烈,都往同一个方向走。道路越来越拥挤,快要到大街的时候,我下了车,申让御人侯在一个小巷里,引我徒步往前。 大道两旁熙熙攘攘,早已挤满了人,听说许多人还跑到城外去了。尽管如此,后面仍有人不断地赶来看,接踵溺,喧声鼎沸。 “前方人多,公女在此处观看即可!”申在一处稍远的地方停下,一边伸手阻住旁边拥挤的人,一边大声对我说。 我点头,和寺人衿踮起脚朝前张望,只见城门高耸在人海的那头,日光灼灼。 忽然,城门外响起钟鼓之声,人群哗然,愈加拥挤起来。几个孩子欢呼着,用力地从我们身旁挤过去,后面的人涌来,一下把我们冲散了。 我一惊,好不容易站住脚,四下张望,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君主!”手突然被牢牢抓住,寺人衿使劲地挤了过来。 “其余人呢?”我问。 “不知,”她喘着气说:“小人只看着君主。” 我又往旁边看,仍然不见申和几名随侍,四周的面孔中,有老有小,却大多数都是女子。 “……若我再壮些,也可与那些男子一样到前面去了!”一个尚是总角的女孩懊恼地推了推前面的人,不甘地说。 旁边听到的人笑了起来。 “天子!”这时,有人大叫了一声,众人又是一阵躁动。我望去,只见城门下,周王的白旌飘荡在前,后面戈矛林立,车马沉重的碌碌声透过人群的喧嚣隐隐传来。 人们不住地翘首,我的个子不算矮,却也须努力踮起脚。六马骠壮,周王端坐在革路之车上,赫然出现在视野中。他渐渐近前来,前面有不少国人向他行礼,我打量着,两年不见,周王的样貌并没有什么改变,仍一派淡定,不怒自威。不过,那目光却比记忆中更为锐利,当它缓缓扫过人群的时候,我几乎觉得他看到了我,忙收起踮高的脚尖。 几乎于此同时,姬舆骑着骊驹的身影落入眼帘。他手握缰绳,稍稍落后周王,目不斜视,肃然而自若。 我发现周围的女子们似乎一瞬间都没了声音,稍稍环视,只见双双眼睛都盯着前方,一瞬不移。 “呀……”寺人衿痛呼了一声,哀怨地看着我嘟哝:“君主,手……”我这才发现自己拉着她的手,掐得紧紧的。 面上一讪,我正要松开了,脚上却传来一阵痛。“啊!”我低呼一声,看去,却见旁边的女子正不舍地望着姬舆离去,要将身体向前面移动。 心头一阵无名火起,我竖起眉毛,伸手准备反推过去,却又听寺人衿道:“君主快看,太子!” 我向前面张望,果然,大师之后,驷马拉着的兵车上,觪稳立车左。阳光下,他身形笔挺,俊美的脸上神采奕奕,表情似笑非笑,衬着一身戎装,竟是说不出的绝世风采。我盯着他,竟看直了眼。 女子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似疑惑似兴奋。 “……那是何人?” “嗯……似乎是师右?” “师右?”一个声音赞叹着:“可知是哪国公子?” “哪国公子?”有人嗤笑起来:“你不是只看虎臣?” 那声音叹道:“虎臣自然是好,可看了这许多回,却总也从不见他往旁边望上一眼。” “却也是。”我旁边的一人道,语气低落:“且,虎臣也将娶妇。” 这话出口,女子们一时安静下来。 我听着她们谈论,忽然又觉得不那么在意了,心情豁然开释。心里不禁想,孔雀也是有孔雀的好的…… “都是那杞女,”过了会,一名女子突然愤愤地说:“定是会什么夏人秘术,竟将虎臣夺了去!” 我耳朵一下竖起来。 “我如何听说是虎臣在教场上强贽夺了她?”有人小声问。 那女子不屑地说:“所以我说她会秘术,不然虎臣那等人物,怎会做下这般悖逆之事?” 旁人听了,纷纷赞同。 “我姑母听宫中寺人说,那杞女长得甚是好看,却只喜以梜用食,甚是古怪。”一人道。 “我也听说,”另一人接话道:“她喜吃羊乳。” “羊乳?”众女的语气半吃惊半好笑。 “还说她弹琴也甚怪,音调为太后不喜,”那人突然压低声音:“据传她生了三手,弹琴若快起来,连宫中最好的瞽人也赶不上。” 周围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我听不下去了,看看旁边,寺人衿早已铁青了脸。我苦笑,扯扯她的袖子,拉着她转身挤出人群。 “君主如何这般忍得?”离开那些人后,寺人衿气愤地说:“待我去找随侍来,定教她们伏地求饶!” 我好笑地看她:“找侍从来又如何?同她们说我这待嫁之妇如今独自来了宗周,再教她们看清我并无三手?” 寺人衿不说话,仍是气鼓鼓的。 我笑了笑,拍拍她的肩头,同她去找申他们。 “公女!”没走多远,申带着侍从们满头大汗地过来了,他看着我,如获大赦:“公女教我等好找!” 我宽慰几句,没说什么,又觉得街上也没有别的好看了,便随他们一道回去。 马车沿着街道,跑得不徐不疾,轱辘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我靠在车门边上,看着车帏一下一下地被风撩起。 脑子里仍想着刚才那些女子的话。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离谱的讹传,感叹之余,虽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却也到底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心情还是有些郁闷的…… 到大宅的时候,我刚从车上下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姮!” 我诧异地回头,却见熊勇正骑马前来,看到我,露出招牌般的笑容。 我愣住。 熊勇下马,推开拦路的申,径自走到我面前,道:“我方才见这车与随侍甚眼熟,便跟来看,果然是姮!” 我让侍从们让开,看着他,不明所以:“勇不是随天子入城?怎会在此?” “随天子入城?”熊勇面上掠过一丝不快:“勇非王师之人,为何要与他等入城?” “哦……”我看看他的脸色,又问:“勇何时来了丰?” 熊勇又恢复了笑意,道:“正在今朝,方才出来看热闹,竟又遇到了姮。” 寺人衿在旁边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冷哼。 熊勇不以为意,转头看看大宅,问:“姮住此处?” 我颔首:“然。” 熊勇问:“何人宅院?” “自然是虎臣的。”寺人衿慢条斯理地低声道。 熊勇愣了愣,看向我:“姮现在便入住虎臣宅院之中?” 我无奈地笑:“姮难道还有别处可住?” 熊勇若有所思,稍倾,说:“也是。”他看看天,复又笑道:“姮有落脚之处便好,勇还有事,改日再来看姮。” 我点头:“好。” 熊勇露出洁白的牙齿,转身朝马匹走去,上马离开了。 听姬舆的家臣说,当日,周王在文庙中祭告先祖,晚上要在宫中招待众臣。 既然如此,觪和姬舆必定要陪同的,我只好在宅中继续等。 今日天气晴朗,入夜之后,星光漫天。我坐在堂前,不时地往外面张望,只希望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在门口。 夜色渐深,寺人衿劝我先去沐浴,我正要答应,却听家臣说外面来了一人,说要见我。 我讶然,待出到门口,却见熊勇站在影壁前。 “姮!”他的声音响亮,笑得灿烂,烛燎下,脸红彤彤的。 “勇?”我疑惑地走过去,一股酒味钻入鼻中。“勇饮酒了?”我问。 “然。”熊勇点头,大声说:“姮放心,楚人饮酒……”他打了个嗝,笑容更盛:“却从不醉酒!” “哦……”我和寺人衿对视一眼。 这时,熊勇从地上拿起一个小筐,递过来:“姮,给你。” 我和寺人衿接过,沉甸甸的,却见里面全是黄澄澄的橘子。 “这是作甚?”我问。 熊勇咧嘴笑:“送你!” 我不解地看他:“为何?” “不为何!”熊勇仍笑:“楚地之物,我楚人愿意给谁便给谁!” “勇!”我低声打断他,看看旁边的随人,让他们都下去,再转向熊勇,皱眉道:“勇可知擅自将天子贡物赠人要惹来什么麻烦?” “麻烦?”熊勇突然瞪起眼:“姮莫非也要同那些周人一样拿天子来屈我?” 我愕然。 “无厌之徒!”熊勇继续说,红着脸,语声激昂:“你道他们在乎什么礼法,不过是垂涎楚人的铜山!连权那样的鄙陋之国也敢斥吾君父不将楚地珍鲜事天子,竟联合了吕、申,扬言要入我丹阳。”他冷哼一声,轻蔑地说:“还不是被我楚人打得遣使来议和。周人,也就配得我些果物罢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不想他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自己根本无法劝阻,如果…… “君主……”寺人衿扯扯我的衣角,示意我看旁边。 我望去,登时僵住。 不远处,姬舆骑在马上,手里攥着缰绳,正看着我们。

返丰 我怔了怔,没料到她会突然提起姬舆,看着她:“夫人何意?” 齐萤却一笑,目光深深:“公女今日返国,虎臣却必不来送行,可对?” 我注视着她,没有说话,心中却不由地要思索她言语中的意味。 “夫人若有话,不妨直言相告。”我说。 齐萤唇角弯弯:“萤不过偶闻国君与上卿商议,言及将与虎臣会合。”她看着我,面色坦然:“公女,你我皆为人妇,爱惜夫君之心必相类也。萤方才之请,还望公女成全。” 我按捺着心底翻滚的情绪,摇摇头,刚要说话,却听到堂外传来脚步的窸窣声。望去,只见寺人衿捧着两盘切好的梨进来了。 齐萤看着我,神色僵硬。 寺人衿端着盘走到她案前,要动手分梨,却被齐萤抬手阻止。她微微垂眸,片刻,再抬眼时,面上已恢复了平静。她看向我,轻道:“公女既不愿意,萤也自知叨扰,就此告辞。”唇边仍带着笑意,声音却平板无波。 我毫不意外,心知话说到这个程度,也没必要再继续了,颔首道:“夫人慢行。” 齐萤动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终是未发一语。 寺人衿出门唤来齐萤的侍婢,将她搀起,我从席上起身,送她出门。 侍婢掀开车帏要扶齐萤上车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来,看着我:“公女心中可是恨我二人?” 我一愣。沉吟片刻,我淡淡地说:“不恨,那是我自己不要的。” 齐萤目光微微沉凝。 好一会,她婉然浮起一丝浅笑,似叹似自嘲:“如此。”她没再说话,转头登车。侍婢放下车帏,御人扬鞭喝了一声,马拉着安车向前奔去,轱辘辚辚滚动,在仍然潮湿的道路上留下两道不深不浅的辄印。 “小人辛苦找到膳夫,还特地问了孕妇忌食,不想竟一口未动。”回到堂上,寺人衿一脸怨气。 我看看仍摆在案上的梨,心中却犹自想着刚才齐萤的言语。 说实话,她告诉我问卦大凶的时候,我也不禁担心燮的安全。不过她到底找错了人,无论我能否说动燮,这个忙都是帮不得的。但是,当她说出姬舆的时候,我的心却着实揪了起来。想起姬舆那日对我说他有急事往丰不能送行的话,与齐萤方才所言甚是吻合,我隐隐地觉得不安。 我望向堂外,墙头上,天边的浓云浮着沉沉的铅白,将小小的中庭衬得压抑。心底有个声音说,也许是齐萤本知道了姬舆往丰,故意激我……可她激我意义何在?我并不会见得就会答应她去劝燮…… “君主,车驾行囊皆已齐备,启程否?”寺人衿走过来问我。 我看看她,踌躇片刻,颔首:“然。”说完,随她下阶,往宅门外走去。 车驾侍从沿着辟雍的道路穿行往前,时疾时缓,很快出了宫门。 大道上车马寥寥无几,马蹄的走动声清脆地传入耳中,阳光照着树影投在车帏上,一闪一闪的。 我坐在车里,只觉今天的路特别不平坦,轮下的颠簸那样明显,心也随着忐忑起来。腰上卡着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低头看去,姬舆的直兵挂在那里,兵刃在剑鞘盘卷的纹饰底下泛着铁器锃亮的光泽。 “……公女今日返国,虎臣却必不来送行,可对?”齐萤的目光忽而在脑海中掠过。心中一阵收紧,我忙伸手掀开车帏,风在灿灿的日光中迎面吹来,带着寒冽钻入脖子。 视野中,巨大的表木高高矗立在前方,渐渐靠近。大路在它面前一左一右分作两道,左向往镐京,右向往丰。 将出路口时,我将心一横,叫御人缓下,对他说:“往丰。” 众人不解地看我,寺人衿大吃一惊:“君主往丰做甚?” 我咬咬唇,虽然知道也许是自己被齐萤所惑,但还是没法不在意,总觉得该确认一下才能放心。我没有解释,对御人道:“先往丰。” 御人面上迟疑,却没有违抗。他应诺,回头操纵缰绳,马车朝右边道路驰去。 丰离辟雍并不算远,但觪把几名徙卒派给了我,脚力所限,行进的速度快步起来。眼见着日头西移了,我看看随车前行的众人,想了想,吩咐御人在道旁的旅馆中落脚。 稍事休息,我考虑着要尽可能轻车前行,决定让寺人衿和大部分人留在旅馆等候,自己带着御人和一骑侍从往丰。 话刚出口,寺人衿终于按捺不住,睁大眼睛看着我:“君主不可!太子吩咐我等早日送君主返国,现下往丰已是违命,怎可又与君主分开?此事断不可行!” 我不急着分辨,看看外面,问她:“如此,依你之见,我等继续赶路,明日入夜可至丰否?” 寺人衿似明白我的意思,皱皱眉头,苦着脸道:“君主何苦任性,虎臣今日虽不能送行,君主却也不差这一面。” 我浅笑:“可我定要见他。” 寺人衿不可理喻地看着我。 我不再谈论下去,只对她说:“我现下乘车往丰,日暮可至,明日黄昏前回来。” 寺人衿支吾道:“可太后万一……” 我唇边浮起一丝冷笑:“知晓便知晓好了。” 寺人衿愕然。 我看看她,宽慰道:“王畿乃重地,你不必忧心,留在此处便是。”说完,转身教众人听命,快步走出去。 马车奔驰在大道上,飞驰前行。路人不多,车声和马蹄声混在一起,格外响亮。 拉车的两匹马都是在杞国精心挑选过的,其中之一便是绮。它脚莲好,当初从杞国出来的时候本为赶路,我特地挑了它来拉车。御人大声喝着,风呼呼地灌入车内,路旁的景物稍纵即逝。 我将身上的裘衣拉紧,望着路的尽头,盼着城池的身影下一瞬便出现在眼前,却又隐隐心悸。我深吸口气,让自己往乐观处想,姬舆便是不在丰又怎样?征战对他来说正是拿手的事,自己难道要在意那些飘忽不定的卦象?而且那卦也是为燮求的…… 时间在纷杂的心思和车马声中过去,天边云彩染上红霞的时候,丰的城墙终于在地平线上渐渐清晰起来。 御人一鼓作气,驱车驰入城中,径自走到姬舆的宅前。 我让侍从去宅中请管事的家臣,出来的是申,看到我,吃惊不已:“公女?” 我颔首,笑笑,道:“梓伯与我相约在丰相见,不知他现下何在?” “公女与邑君相约于此?”申讶然,道:“邑君前日曾来此,用膳后却又离去,至今未见。” 我看着他,心倏地沉下。 “可知他去向?”好一会,我复又问道。 申道:“小人不知。” 我努力地平复下心绪,沉吟片刻,问:“梓伯离去时,身边有多少从人?” 申想了想:“邑君随从向来不过二三人……哦,”他像突然记起什么,道:“邑君曾入王师营中,当有兵卒相随。” “兵卒?”我重复着,声音轻轻的。 “然。”申道。 “可是返了镐京?” “不会,”申摇摇头:“镐京有虎贲,王师向来驻在丰。” 我不语。 心中的疑云再度翻滚涌起,姬舆果然不在丰,而且带去了王师,一切都那么吻合……我望向宅院中厚沉的庑顶,忽而有些自嘲,这辛苦一路奔来,却还是没搞清楚他去了哪里,折腾一场都是徒劳吗? “公女,”申抬头看看天色,迟疑片刻,问我:“时辰不早,今日在此歇宿否?” 我深吸口气,失望之后反而平静了些。赶了半天路,人马皆疲乏不已,点头道:“有劳。” 申躬身一礼,让家臣带御人和侍从下去,引我走入宅内。 几日未见,宅中仍是那天离开时的摸样。申照旧安排我住在西庭,走入寝室中,只见被褥茵席还铺得好好的。 “那日公女离开后,邑君吩咐室内一应陈设不得收起,我等便每日整理打扫。”申对我说。 我颔首。 申命家臣呈来膳食,告了声便退出去了。我四处看了看,瞥见姬舆不久前给我的琴还摆在案上,走近前去。拨拨弦,琴音清澈如故,我动动指头想弹一段,却觉得意兴阑珊,心里一点也安稳不下来。 我在榻上躺下,望着头顶黑黑的横梁出神。 事情还有不解的地方。 如果齐萤所言是实,我便想不透了。对付西北的猃狁,周王已经派去了各路诸侯,可谓声势浩大,而现在燮和姬舆又往西北却是为何? 太阳穴隐隐作痛,我闭上眼睛,觉得脑中一片混沌。明天便直接回去吗?心中总觉得不甘,可我该往哪里走? 退一步说,即便找到他又怎样?自己能改变什么? 囫囵地睡过一觉,第二天清晨,我别过申,乘车离开了丰宅。 “君主,现下返程否?”御人问。 我望望面前洞开的城门,稍倾,点头:“然。” 御人应诺,扬鞭一响,二马拉着车奔过了护城河上的桥。虽然日头才刚刚升起,周道上却已经初显热闹,迎面络绎地来了好些车马行人。 我看了看,放下帏帘,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我听到车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马车一震,御人大惊地高声喝起,急急拉住马。 “姮!”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前面响起。 我惊诧不已地撩开车帏,果然,熊勇骑在马上,笑容满面。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下马走过来。 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脸似乎黑了不少,咧开嘴,却更加显得牙齿洁白。 “勇还未返国?”我打量着他,问道。 熊勇笑笑:“尚未。” 我狐疑道:“你怎知这车上是我?” 熊勇得意地说:“自然知道,姮这车马与来时一样。” 我了然,不久前我们曾同行去犬丘的。 “勇何往?”我微笑,问道。 熊勇看看我,目中狡黠,却不答反问:“姮又何往?” 我瞅着他,看看远方,也反问:“勇莫非要去看诸侯与猃狁交战?” “嗯?”熊勇愣了愣,突然大笑:“是是,勇本就为看交战而来!” 我总觉得他笑得别有意味,却不管,继续问:“勇往何处观战?” 熊勇看看天,闲闲地说:“我也不知,今日先往犬丘。” “为何?”我问。 熊勇道:“犬丘乃王师西征驻地。” “如此。”我想了想:“王师往西北也留驻犬丘?” “然。”熊勇点头。 心中一动,我又问:“现下往犬丘可仍须符节?” “然。”熊勇又点头。 “勇,”我看着他,笑笑:“我等或可再同行。”

心门 我定定地望着姬舆,火光摇晃,映得那面上的神情愈加莫测。 “呵!原来是虎臣!”熊勇却率先咧开了嘴,大笑着向姬舆招呼,拖长了声调:“虎臣中途离席至此,饭足否?酒酣否?” 姬舆看着他,没有答话。稍倾,他下马,把缰绳交给侍从,向我们走过来。 “太子醉了,送他返馆。”姬舆淡淡地对随人说。 “诺。”随人应道,上前向熊勇一礼,要伸手搀他。 “做甚做甚!”熊勇却拍开他们的手,语气恼怒。他看向姬舆,忽而又是一笑:“虎臣何必介意?天子不许周人酗酒,却未说要楚人也禁酒……”他打了个嗝,指指寺人衿端着的小筐,大声道:“勇今日来乃是为了给姮送些果子!”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向我投来。 这个熊勇……我心里暗暗叫苦,只觉更尴尬。 “哦?”姬舆瞥瞥那些橘子,唇边似浮起一丝冷笑,从寺人衿手中拿过橘筐,递还给熊勇:“烦太子收回,”他昂着头,道:“吾妇若喜橘,我自会取来,不需劳动太子。” 熊勇蓦地变色,额角微微跳动。 “勇!”见他要发怒,我忙上前,不着痕迹地隔在两人中间。 “勇,”我定定心神,从姬舆手里接过橘筐,拿出一个橘子,将橘筐捧着递给熊勇,恳切地说:“勇的好意姮知晓,只是这橘果到底不同一般,姮聊为心领。” 熊勇看着我,眼睛瞪得直直的。 我哀求地望着他。 对视了好一会,熊勇看看橘子,又看看我,重重地叹了口气:“也罢!”他一把拿过橘筐,斜了姬舆一眼:“这本也是要给别人的,再给姮却是送不出手!” 姬舆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他。 熊勇不再多话,扭头撇下众人,大步往马匹走去。 没走几步,突然,他又转回头来,看向姬舆,接着,视线落在我身上。 “姮!”他咧嘴,红光满面:“将来你到楚,我带你去采橘!” 我的表情僵在脸上。 熊勇却哈哈大笑,把橘筐抛给从人,翻上马背绝尘而去,空空的街道上,只余一阵楚歌抑扬顿挫地回荡。 我站在原地,似乎无法将眼睛移向旁边,刚才的橘子仍留在手上,手心传来橘皮冰凉的触感。 臂上突然一紧,我转头,却是姬舆。 “入内吧。”他说,话音未落,已拉着我往宅中走去。 我跟着姬舆的步伐,想应答,话却吞在了喉咙里。抬眼瞅去,他一直看着前方,步子并不快,动作也并不粗鲁,指头却劲道十足,我丝毫违抗不得。 “邑君。”申迎上前来,恭声问:“可须饭食汤沐?” “不必。”姬舆说,步子一点也没减慢,路上,众家臣纷纷行礼,他也不停下,径自带着我穿过中庭,登阶上堂,又一直往前走去。 □中寂静无人,只余秋虫细碎的鸣叫,烛火寥寥。 姬舆仍拉着我,沿着廊道大步迈进。手臂被他握得生疼,我哼了声,挣了挣,纹丝不动,那手上的力却变得更大。 “舆!”我低呼道,奋力停下步子,又使劲地挣扎好几下,终于把他的手甩开了。我皱起眉,正欲开口,却猝不及防地被一双手臂拥紧。 手中的橘子滑落出去,霎时间,天旋地转,未等我出声,嘴唇已经被温热的气息牢牢堵住。 呼吸如同被点燃了一般,姬舆的手紧紧地箍着我,在我的唇舌间深吻啃噬,狂放而霸道。我几乎被他悬空地架着,丝毫无法动弹,发不出声,几乎透不过气来。姬舆却不管我的挣扎,索求愈加热烈,似乎要发泄什么一样,将我的摁得更加用力。呼吸困难得无以忍受,我心中一阵气急,在他的舌上用力地咬了一下。 姬舆似吃痛,手一松,我的脚跟重新落回在地面上。 凉风霎时透入。唇边热辣辣的,我大口地喘气,惊恼地看着姬舆,口中仍留着淡淡的血腥味。 臂膀上隐隐生疼,姬舆的手依旧紧紧地握着不放。廊下光照昏暗,却掩不去他面上染满的潮红,胸口一起一伏,目光愠怒,灼灼慑人。 “邑君。”正僵持间,身后忽而传来申小心翼翼的声音。 姬舆仍盯着我,没有说话。 “邑君……嗯,杞太子已至。”申似是踌躇,又吞吐地说,之后,再听不到有人出声。 空气似凝固了一般,只余烧灼的热气和各自高低不匀的呼吸。 稍倾,姬舆神色敛起不少,放开我,却仍没有开口。 臂上微微发麻,我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无法在与他对视,转身逃也似的朝外面走去。 “姮。”觪已经等候在堂前,见到我,展露笑意。 “阿兄。”我快步迎上前,声音却弱弱的,像绊在喉咙里一样。 “姮如何面色这般差?可是未睡好?”待走到跟前,觪将我端详,讶异地问。 我心绪乱糟糟的,正不知该怎么回答,觪却看向我身后,微笑:“子熙。”心提起,我望去,只见姬舆也踱了出来。 他没有看我,神情已恢复沉静:“彀父。” 觪说:“筵席已散,我方才往各处查看,皆安定无事。” 我转回头,不再看姬舆。“有劳彀父。”只听他的声音在身旁传来,语气平和。 三人在堂上分席坐下,觪今晚兴致不错,一沾席就打开了话匣子,从出征聊到筵席,滔滔不绝。姬舆坐在上首,时而接上两句,大部分时间却是觪在不停地说。 我一直没有出声,听着他们说话,浑身的不自在。上首,姬舆端坐在案前,面上无一丝波澜,目光却似向这边徘徊。有时,视线像要对上了,却有瞬间各自转开。 气氛微妙得很,连觪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时地瞥瞥我们俩,似带着询问。 觪与姬舆说了许久,夜色渐深,风从堂外吹来,遍体生凉。终于,觪抬眼看看外面,稍倾,离席对姬舆说:“时辰不早,还须夜半起身,我先返馆。” 姬舆颔首:“如此。”说着,从席上起身,与觪一道出去。我也从席中起来,跟在他们后面。 “如今将近秋末,入冬前,猃狁或还将来犯。”觪边走边说。 “然。”姬舆道:“猃狁连年犯我,去年虽为王拾诸侯所破,却不知损其几何。此次天子伐羌人,本也有吓阻猃狁之意。” 觪点头,道:“天子急于明日返镐,便是为会同众臣商讨此事……” “天子明日便返镐?”听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惊讶地问。 “然。”觪看向我,笑笑,道:“姮在丰再留几日,为兄事毕,便来接你一道返国。” 我望着他,想起觪之前跟我谈过的日程。也就是说,将来的十天半个月,自己要独自留在这宅中了……我咽咽喉头,说:“丰在西,杞在东,阿兄何必多走一趟,我明日也往镐岂不省事?” “往镐?”觪挑挑眉毛,表情意味深长:“确是省事。姮入了镐,便可去见太后,还可在王宫住上几日,也无须为兄操心。” 我一讪,默然不语。进了镐京人多眼杂,觪这次又备受关注,无论我愿意与否,都该主动去拜见王姒。相比之下,留在丰绝对是上上之选。 觪笑起来,目光狡黠。 “姮,”走到车前的时候,他站住,拍拍我的肩头:“且安心住下,若觉乏味,便让子熙带你去看丰渠。” 我愣住,姬舆要留在丰?眼睛不自觉地向他瞥去,却恰恰与他四目相对。姬舆的目光也不大自然,看看我,又飞快移开。 心里总有百般疑问,却怎么也出不了口。我望向觪,触到他眼角的诡笑,只觉得火光晃眼。 “阿兄当尽早返来。”我若无其事地岔开话,叮嘱道。 觪笑容俊雅:“那是自然。”说着,他转身,踏着乘石登上车去,待坐稳,又向姬舆道:“姮便托与子熙。” 姬舆看着他,略一颔首:“彀父放心。” 觪微笑,又看我一眼,转头命侍从出发,御人扬鞭一向,驷马拉着车朝街道的尽头奔去。 街道上重又回复宁静。 我望着那烛燎中的车影在夜幕中渐渐消失,脑子里仍旧想着觪刚才的话,好一会,将目光收回,望向姬舆。 他也看着我。光影摇曳,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数尺,却谁也没有挪动一下。 不久前,自己满心的期待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气搅得烟消云散,那些羞恼现在还清晰地留在心间。可自己再这么看着他,却丝毫也怒不起来。 “回去吧。”我轻轻地说。 姬舆点头,没有说话,转身朝门内走去。前庭空旷,从人们举着烛火,我和姬舆的影子一前一后地映在地上,长长的,却没有分毫重叠。 两人又回到堂上,姬舆在上首坐下,申走过来,问他要不要用些夜食。 姬舆看向我。 我想想,摇摇头,却转向申,请他去取碗凉水,里面加点盐。申微讶,随即应诺退下,很快捧着盐水进来了。我接过碗,走到姬舆面前,递给他,道:“漱漱口。” 姬舆看着那水碗,眉间稍稍缓下。他没有说话,接过碗,小口啜下,片刻,低头吐到铜鉴里。 我看看他,轻声问:“可还疼?” 姬舆看我一眼,随即移开,低低地说:“不疼。”说着,他把水碗放到案上,申领着家臣走过来,将器具收拾下去。 堂上一下空荡荡的,身侧只剩下寺人衿。 “你先去备下汤沐。”我对她说。 “诺。”寺人衿道,转身去了堂后。 四周再无别人,烛火噼啪地响,光耀融融。姬舆静静地看着我,长睫在他脸上晕着两片薄薄的影子,神情不辨。 我走过去,在他身前坐下,望着他。 “舆不随天子往镐?”我问。 “然。”姬舆说,嗓音沉沉。停了一停,又道:“天子虑及西方未定,命我在丰镇守。” 我点点头,稍倾,复又开口:“舆是故意要留下,可对?” 姬舆抬眼看我。 心底鼓足气,我望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那时在伏里及虢国,舆匆匆要赶回宗周,也并非有天子召唤,而是得知了我兄长将征羌人,可对?” 姬舆的双目定住,敏锐地注视着我,仍旧没有说话。 我没有再往下说,低头从怀里掏出装玉的口袋,打开给他看。里面只有玉韘一枚,烛火的映照下,光润无瑕。 眼前的脸忽而染起红潮,姬舆看着玉韘,又看向我,神采明亮如炬。 “舆,”我努力地克服着面上的烧烫,一字一句地说:“我不得佩饰,舆那时要我勿去身,我便它收在囊中,日日不离……” 话未说完,身体已经被环来的臂膀一把抱起。 “姮!”他唤道,声音带着些嘶哑,似喜似叹,却将脸紧紧地贴在我的颈窝处,唇温热而柔软,肌肤间传来胡茬刺痒的摩挲。 “舆,”我双手箍着他的脖颈,感受着胸下那强烈的心跳,将额头与他相抵:“数月之后,你我便是相伴一生之人,将来有事,舆不必再藏之于心,与我说可好?” 热气在口鼻见交融,姬舆的双眼笼在我的影子里,深黝的眸色如纯墨般浓得化不开,却似能把我的全部心神都攫去。 一只手将我的脖颈按下,唇齿间再次被柔韧的触感纠缠。“好……”姬舆的声音沉沉,消失在翻覆流连的深吻之中。 夜在睡梦中很快消逝。 第二日,我在床上醒来,竟觉得浑身不同寻常的惬意。我长长地伸起懒腰,手脚触及之处,丝绢如水般柔软。 脑中混沌渐渐褪去,昨晚的幕幕在记忆中重现。有力的臂膀,低喃的话语,火热的唇……我一下怔住,动作停在半道。 “君主醒了?”寺人衿撩开床帏,探进头来。 “嗯……”脸上在阵阵发烫,我掩饰着朝里面侧过头去。 “咦?”寺人衿突然凑过来,盯着我的脖子根,满面惊讶:“如今已是季秋,怎还有蚊豸?” 我愣了愣,随即明白了她所指之处,脸上又是一热。 “今夜须同家臣要些熏香之物,王畿到底不比别处……”只听寺人衿似在自言自语地说。我窘迫地拉上被子,岔话问她:“虎臣可起来了?” “虎臣?”寺人衿说:“早起了。小人今朝起身之时,见到东庭已燃起烛燎,方才到前庭,虎臣正与一总角之童习射。”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青拿天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