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梨花带雨风不尽

  敏姑娘生于水晶之巷,长于花果之山,巧兮倩兮,顾目有情。庭院深深,足难出户。
  早春时节,树添新綠,燕去旧舞。敏姑娘春心荡漾,欲外出郊游。管家安排轿夫,家仆,丫鬟准备花蓝手绢。敏姑娘玩皮,在轿门外挂一红绣球,丫鬟心知绣球是被人抢的,不吉利,谁知敏姑娘坚持,只好作罢。
  出东门,满眼緑波,山花娇艳,敏姑娘漫步草丛,扇舞蝶飞。忽东山鼓乐喧天,一彪人飞奔而下,为首者一大汉,虎背熊腰,甚是威武,横刀大呼:“东山一脉,如此大胆,不闻城管龙某么?”未及答话,挟抱上马,家仆做鸟兽散。
  既到山上,做压寨夫人,且买途虎胡弄其心。家人相赎,不与理睬。既而生儿育女,敏姑娘得过且过。
  忽一日行至琵琶树下,掐指一算,不觉数载。自问只值一台途虎,二十多万,划不来!于是叫嚷下山找哥,并以死相拼。龙寨主心慌:劫掠半生,毁摊无数,才得一压寨夫人,若失,人财两空,更划不来!
  于是在山谷造一园林,小桥流水,田园牧歌。又引湘水,修东湖;歌女之声以悦耳,胡琴之音以安心。敏姑娘回头:难得公子多情,余怒顿消。
  似水流年,敏姑娘未再提及找哥之事。   

1.

      “大小姐,你该喝药了。”一名丫鬟敲了敲门,见自家小姐不说话估计着又是故意不出声躲着不喝药,便走了进来,一进来自家小姐像是疯了一样,见了药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十年前

      “拿走,我不喝!我说了我没病!这药苦的要死!”林舒欲哭无泪,“我要回家!这儿到底破地方!?”

    老将军受友人之拖带着友人的孩子征战杀敌。

      “小姐,你忍耐忍耐吧。大夫人和二小姐已经面圣回来了,只要老爷也跟着回来,您就可以回将军府了。”百合一边劝着大小姐一边把药拿来,“小姐多少喝点吧。”

    在梨花开的季节,老将军带回了友人孩子的尸体,友人没有哭泣,而是和老将军喝了梨花酿制的酒,对于孩子的事情只字不提。

    林舒一脸郁闷的看着百合手里的药,本来以为自己会被车撞死的。没想到大难不死,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找林子苏质问为啥要把她推向车来着,结果发现自己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身边还有好几个家仆模样的人,哭丧着脸仿佛有什么丧事。

      二十年前

    “那个,我问一句,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难道……你们在拍戏?”林舒醒来后就看见自己的衣服被人换了,一身复古衣裙,“这……难道是现在流行复古病服?”

      “古雨,来认识一下,这是你离伯的儿子叫离雨,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离雨比你大一岁,你就叫他哥哥。”老将军说。

      一听到大小姐的声音,那些仆人都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大叫:“大小姐醒了!大小姐醒了!快去告诉二夫人!”

    “离雨哥哥,听说今天府上来了一个丫鬟,好生的漂亮。”古雨说。

    林舒看着他们一惊一乍的的,问到:“什么小姐?你们真在演戏啊,那我就不打扰了。”正准备从床上下来的时候,一句二夫人到就被阻止了。

    “漂亮又能怎么样,你忘记了前些日子,你将新来的丫鬟逗哭的事情了,害得连我都陪着你挨训。”离雨说。

      “珍儿?”二夫人严雪一听到唐珍儿醒了就立马赶了过来,坐在床上恨不得把林舒衣服扒了来看似的,到处看,“快让姨娘看看你哪儿疼。”

      “我不是承认错误了吗?你说我爹也真是的,他竟然要我们将丫鬟当妹妹对待,这在哪个府里会这样。”古雨说。

      林舒半天没反应,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珍儿?那个,大妈,你哪位?”

    “那是因为古伯伯有仁义风范,将每一个人都平等对待,否则每天府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文人志士来这里啊!”离雨说。

    旁边的丫鬟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大小姐,二夫人很担心你的,听说你寻了短见差点晕倒了,好在你没事儿。”

    “也对,但是爹爹有时候真的对他们太好了。”古雨说。

      等等!这……什么情况?!

    “行了,赶紧练习剑法,否则以后沙场上怎么能奋勇杀敌啊!”离雨说着挥舞着手中的剑。

      “你们难道不是演员?这么复古的装饰难道不是你们弄得道具?”林舒假装镇定的笑说:“我知道你们是整蛊节目对吧?要不然干嘛好端端耍我一个普通人是吧?好了,我现在都已经知道了你们就别装了,哈哈哈哈哈……”

    “不对啊!离雨哥,说好的去看那个丫鬟呢!”古雨突然想起来来这里的目的。

    “你在说什么,小姐?难不成在河里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吗?”那丫鬟又忍不住出声了。


    “我去!”这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林舒继续说到:“那个啊,我都已经知道你们是整蛊节目了你们就别装了,把这些复古家具撤掉吧,你们想要的节目效果已经出来了,你们看,我已经一脸懵逼了。”

2.

      听完林舒的话,家仆都在议论纷纷。二夫人见珍儿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一皱眉吩咐家仆快去找御医。

  晚饭的时候,古雨和离雨刚刚走进将军府,却发现府里上上下下的张灯结彩,仿若有什么喜庆的事情发生一样。

    “珍儿啊,姨母知道你委屈,但是你这胡言乱语的,姨母也听不懂,等会御医来了,再给你瞧瞧哈。”

  “小桌子,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这般热闹。”古雨拉住一个手里拿着香炉的家仆。

    林舒很努力很努力的让自己镇静,这圆圆的桌子,这木制纸窗,这满满的古装剧装扮,这眼前的复古装扮……

    “少爷,你回来了,这不是今晚姥爷要认义女吗?怎么你不知道?”家仆疑惑的文。

      “我噗!我居然穿越了!”林舒大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什么认义女,哪里来的义女?”古雨同样很疑惑。

   

      “就是晌午(中午)府上来的那个叫蝶衣的小姐。”家仆说。

 

      “蝶衣?晌午不是说来了一个丫鬟吗?”古雨也疑惑起来。

      “少爷可能你走的太匆忙了,那时候确实是有丫鬟来,可是却是人家蝶衣小姐带来的丫鬟。”家仆说完就去忙事情了。

      “离雨哥,这是什么情况?”古雨转头看向离雨。

      “你看我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啊!”离雨说完向前走去。

        热闹的大厅中已经坐满了当地名望贵族和贤人墨客。

      “两个孩子还没有回来吗?”古将军问向旁边的夫人。

      “还没有啊!你说古雨这孩子,就是性子急,晌午还没说完就跑掉了。”古夫人说。

        正在这个时候古雨和离雨一起走了进来,然后向熟悉的人打招呼。

        “来了,来了,孩子们回来了。”古夫人说。

        “爹,娘。”古雨说。

        “古伯伯,伯母好。”离雨说。

        “你们两个做什么去了,古雨以后不能这么性子急了。”古夫人说。

        “娘,我听说今天来了一位叫蝶衣的姑娘?怎么回事,爹爹还要认她做义女?”古雨问。

        “行了,行了,一会你就知道了。快你们两个先坐下。”古夫人说。


3.

        “今日,感谢各位的光临,我想大家都知道今天我古霖峰认义女,可能大家很疑惑究竟这个义女是谁?”古将军说完停顿了一下。

      “古将军,您就不要卖官司啦!能让您认做义女的人可是这姑娘的福分啊!”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说。

      “是啊!是啊!古将军,晚辈今日也想一睹姑娘芳容啊!竟有这般福分。”一位年轻公子说。

      待宾客停顿下来古将军说:“我想各位都知道我有一位故友早已退隐江湖多年,而今天他的女儿蝶衣正是古某人认做义女的人。”古将军说完下面的人开始议论起来。

      “刘伯您知道古将军说的人是谁吗?”一个年轻人问刚才那位老者。

      “这个!我想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当年的事情啊!

      十年前,南有文仙离楚修,北有武将穆清幽。两个人也算是当朝的绝代双骄,可就因为一个女人,两个人最后反目成仇。

      最后穆清幽抱得美人归,可是自此却隐退江湖不问世事,想必他们的女儿也有八九岁了吧!”刘伯说。

      “那个人呢?”年轻人急切的问。

      “你说离楚修?这个人最终失去了佳人,一怒之下浪迹天涯,最终娶了一位乡间姑娘结发。”刘伯说。

      “不对啊!古老将军说他的故友?这是怎么回事啊?”年轻人问。

        “因为古将军当年也是年少有为,屡建战功,他和穆清幽也算是莫逆之交。至于离楚修,不巧的是当年离楚修结发妻子正是古将军妻子的远方表妹。”

        “不会这么巧吧!”年轻人说。

        “这叫做造化弄人啊!”


3.

        来府上的宾客都已经离开。

        “蝶衣,这位是犬子古雨,算时辰他比你大了几天,所以叫一声哥哥吧!”古将军说。

          “古雨哥哥好。”蝶衣说。

          “这位是我故友的孩子离雨,也应该叫哥哥啦!”古将军说。

          “离雨哥哥好。”蝶衣说。

          “你们两个做什么,还不快回答蝶衣的问候。”古将军说完古夫人在旁边笑了起来。

          “蝶衣妹妹,你放心以后有咱们离雨哥哥照顾什么都不用怕。”古雨说完拍了拍胸脯。

          春去冬来,古将军将要去边塞要地镇守边关。

        家里的三个孩子每天朝夕相伴。

        蝶衣弹琴,离雨练剑。

        古雨每天徘徊于两者之间,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古雨开始读起书来,因为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蝶衣。

        而此时蝶衣的眼里似乎只有离雨。

        五年过往。

        蝶衣成为了亭亭玉立的少女,离雨英气逼人,目带坚毅。古雨风流倜傥,一股书生意气。

        “离雨哥,你喜欢蝶衣吗?”古雨问。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离雨说。

        “我喜欢蝶衣。”古雨说。

        离雨听完稍稍一动,然后露出微笑说:“那以后你可要善待她喽。”


4.

          “蝶衣,我知道你喜欢离雨哥哥,你经常会为他缝制荷包,偷偷为他准备饭菜。可是离雨哥哥为什么不领情呢?”古雨问蝶衣。

        蝶衣默默不语,自从三年前的那天,离雨似乎有意躲避蝶衣,虽然平日里也会照顾,不过总是少了一些感情。

        “蝶衣,我想让你做我的新娘。我不会让你这样受伤”古雨抓住蝶衣的手,深情的说。

        第二天

        “蝶衣,娘亲说离雨哥哥离开了。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娘亲只是说昨晚离雨哥哥告别回家乡。”古雨说。

          蝶衣的眼泪在眼眶晃动。

        府上的梨花随着雨落了下来,似乎预示着什么悲情的故事发生。

          就这样,蝶衣每天除了经常在庭院里的梨树下弹琴做画,很少见到她的笑容。

          而古雨知道蝶衣想着离雨。

          那天以后他刻苦练习剑法,渐渐地退却了书生意气。

          又是两年过往。

          “启禀少将军,边关大敌当前,老将军命你带五万精兵速速支援。”传令兵说完快马加急的极速。

        古雨离开府上的那天,金盔银甲,血气方刚。

        “古雨,这是我用梨花做的荷包,保平安的。”蝶衣说完有回到了府内。

       


5.

          边关战场,将士们奋勇杀敌,血染红了皑皑白雪。

          他们鏖战三十多日,敌军节节败退。

          将士们都说在敌军后方有一个奇兵团不断地斩军杀敌。可是没人知道是谁带领的部队。

          敌军终于投降,然而有时候上天总是会给人开一个玩笑。

        古雨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不辞而别的离雨。

        两人四目相对,然而就在这时候离雨突然动了,电光火石之间一把利剑刺穿了离雨的胸膛。

        “离雨,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救我?为什么?”

        “一定要照顾好蝶衣。”这是离雨说的最后一句话。

        大雪纷飞依旧预示着悲情的降临。

        回到将军府,蝶衣听说以后已经哭成泪人,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伤痛。

        原来离雨走的那天,他见了蝶衣。

          他告诉蝶衣有一天无意之间听到了父亲和娘亲说着当年与穆清幽的事情。所以当古雨说他喜欢蝶衣以后,为了避免当年的那种故事的发生,他毅然选择了离开。

        就这样,不知道他是成全了古雨,还是伤透了蝶衣。


6.

      接下来的岁月,古雨每年都会去离雨的故乡,在坟前与离雨喝着梨花酒。

      又是一年的梨花开。

      蝶衣从此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古雨这次出奇的平静,下葬那天古雨竟然打开了当年蝶衣送他的荷包,原来里面说的是当年离雨为何离开的原因。

        剑在风中呼啸。

      尘俗的过往已然烟消云散。为了彼此的情,他们选择了掩藏。

        雨越来越大,最后还有一个承诺。

      故后世有言,梨花带雨风不尽,一世承诺葬蝶衣。

                                                      (完)

                                              文 ‖不俗小七

图片 1

梨花带雨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梨花带雨风不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