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青莲乐府

第四十六章:有难 转眼已是盛夏,天气已经热到了极点,秦雨没有像其他人一般埋怨这该死的气温,因为她知道很快便会凉快下来,盛极而衰,这样的道理自然也能够用于天气。 放下手中的活,她接过小灵递过来的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微笑着谢过后,也没有多别扭,自然的将杯子递回到了等到一旁的小灵手中。 许是出于感激,许是出于悔悟,这些日子以来,小灵都特别主动关注着秦雨,哪怕能够帮忙做上一点事都好,似乎这样会让她心里舒服、释然一些。 秦雨也明白小灵的想法,劝说过几次后见她还是这样,便也不再多加阻止,一来二去的,两人之间倒是形成了一种默契与共识,一旁的人也都已经习惯,没有多说什么。 无形之中,秦雨也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她不得不承认,有意还是无意间,她为人处事,接人待物都比以前圆滑得多了,只不过,她这般做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能够更好的生存。也许,这便是一种本能,一种在生活中自然而然便能学会的本能。 其实,她也渐渐明白,有时,圆滑也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最少,她不会让你无意识的树敌,甚至还有让人得到更好的一种生存状态。她根本就不需要特意多做什么,不过是平日里多说上一两句恰到好处的话,不过是偶尔能够为身旁的人做些顺手之劳的事罢了。 她并不需要别人掏心掏肺的回应,只是寻求一种和谐相处的方式,她要求的不多,所以也不用担心日后会有什么心灵上的落差。而她的改变也没有白费,最少所有见到她的人露出的笑容中多了几分真心。 不论是小灵,还是惜月,或者是理衣处以外的一些人,甚至于是小樱,偶尔遇到时也不再如同之前那般尴尬。她突然发现人的心很是复杂,可有时却又非常简单,而重点并不在于人性如何,关键在于如何去驾驭它。 “这几天实在是太热了,一点风也没有,整个人象是快要着火了一般。”连惜月都开始抱怨起来,末了还无比向往的补了一句:“要是现在能喝上一碗绿豆汤的话,只怕是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众人一听都知道惜月这是在开玩笑,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而一颗心却被她所说的这碗绿豆汤给吊得痒痒的。 秦雨看着惜月的样,难得平日一向正经的人也会这样说,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浮了出来,心中也开始怀念起美味的冰镇绿豆糖水来。 “秦雨,秦雨,不好了,容若出事了。” 她还没来得及从回忆中出来,同屋的阿霞快步跑了进来,还来不及放下手中的衣物便接着朝秦雨说道:“我刚才去取衣物,看到李姑姑、陈姑姑还有苏姑姑她们都往西院去。听说好象是容若洗衣时不小心,将董贵妃最喜欢的那件雪锦裙给弄坏了,只怕这次麻烦大了。” 她们都知道容若与秦雨关系很好,所以打听到是容若出了事,想也没想便跑回来告诉秦雨。 “阿霞,你没弄错吧?”惜月连忙道:“容若不像是那么不小心的人,怎么无端端的会将衣裳给弄坏?” “绝对没有弄错,这事几个姑姑全部都惊动了,哪里会弄错。我听说那件雪锦裙是董贵妃特意为了参加几天后的盛宴而新做的,送来的时候那些人便再三叮嘱要小心,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阿霞一脸的同情,犯下这样的事容若的小命也算是到头了。 “秦雨,你要去哪?”惜月一把拉住大步想往外走的秦雨,虽然秦雨一句话也没说,可她知道秦雨心中一定担心得很。 “我要去看看。”秦雨很是肯定的说道:“容若的为人我很清楚,她不可能这般不小心的,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其他的事,我得弄清楚。” “秦雨,你去看看可以,不过不要太冲动了,李姑姑她们都在,千万别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小灵在一旁小声的提醒着,一听就知道怕秦雨太过担心容若而失了分寸。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秦雨点了点头,她不想耽误太久,容若太过实在了,只怕这个时候早就吓傻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惜月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着秦雨一起去看看,一来,她也有些好奇,二来她跟着去的话多少能看着点秦雨。 秦雨知道她们是出于好心,便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便和惜月两人往西院那边赶去。 还没进院子,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惊慌的哭泣声,紧接着是李姑姑没有感情的声音:“还有脸哭,你以为这衣裳跟你身上穿的一样吗?烂了就烂了?你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就是扒了你的皮也没有这衣裳上的一点瑕疵紧要!” 秦雨心中一惊,更是加快了速度,冲进院里,她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几个人,挤到了院中央。 只见容若正泪流满面的跪在那里,脸上是说不出来的惊慌失措,而几个姑姑则一个个冷冷的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可怜容若的样子。 “李姑姑,真的不是奴婢弄坏的,真的不是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时这衣裳就已经是这样子的,真的不关奴婢的事呀!”容若边哭边解释着,根本就没有看到赶来的秦雨。 “不是你?不是你还是谁,董贵妃的衣物不是你负责的吗?难不成,它是自己坏的?”李姑姑似乎也懒得再多说,转头朝一旁站着的几个婆子道:“给我将她拉下去打上五十大板,打完了再送到董贵妃那去,是死是活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姑姑饶命呀,姑姑饶命呀!”容若吓得脸都青了,别说送去给董贵妃那里去,这五十大板下来,她哪里还有命呀。 她一个劲的叩着头,希望李姑姑能开恩放她一马,那额头撞到地面的咚咚声听得让秦雨的心难受得要命。 看着那几个婆子架起容若,她想都没想便准备上前阻止,谁知刚一迈脚,手便被惜月紧紧的给拉住了:“秦雨,不要冲动。” 第四十七章:出头 她不是冲动啊,这个时候若她再不出声,容若便只有被活活打死的份了。 秦雨来不及跟惜月多解释,见惜月拉得很紧,便干脆大声的朝李姑姑喊道:“姑姑请先等一等!” 秦雨话一出,众人的目光便全部都指向了她,李姑姑见是秦雨,便让那几个婆子暂时松开了容若:“怎么是你,有什么事吗?” 对于秦雨,李姑姑就是不看五皇子的面也得看看那些银子的面,除了那一千两银票不说,这几个月来,五皇子还差人送了好些上好的布料什么的过来,因此自然是要给上几分脸面的。 晚晴一见是秦雨,当下便更是哭得厉害了,直朝秦雨喊着冤枉,让秦雨救救她。秦雨朝晚晴看了一眼,用眼神示意她镇定下来,这个时候,哭是最没有用的了。 惜月见状,心知秦雨已经打定了决心插手管这事,只得松开了手,让她过去。 “姑姑,奴婢听说容若犯了错,一时心急便跑来了,请姑姑见谅。”秦雨先出声向李姑姑道着歉,越是这个时候,她就越是要冷静。 李姑姑自然也知道秦雨与容若的交情,见秦雨还算是进退有据,便放缓和了些语气道:“秦雨,你自己看吧,这是董贵妃的新衣裙,可是用极为少有的雪锦做的,却被容若弄成了这个样子。” 说着,她将手中的衣裳递给秦雨,并特意将那弄坏的地方指给秦雨看。 秦雨连忙小心的接过,细细的往李姑姑指的地方看去,那白洁胜雪的裙身上竟有一道差不多一指长的地方裂了开来。 她不由得皱了皱眉,雪锦不同于其他的布料,据说是由苍原雪峰最顶上的冰蚕吐丝加工而成,颜色洁白胜雪,料子飘逸轻柔,再加上极其稀少,因此更加珍贵无比。 不过,这雪锦按理说不应该如此容易破损,除非特意为之,否则的话正常的清洗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使其裂开。秦雨心中顿时沉了几分,看来事情并不是表面这般简单。 “姑姑,以奴婢对容若的了解,她不可能这般不小心。”秦雨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衣裳道:“再说,这雪锦不同于其他的布料,虽光洁柔软无比,但却十分结实,除非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开,否则单单洗个衣裳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裂逢。” “你的意思是有人为了陷害她而故意将董贵妃的衣裳给弄坏?”李姑姑的脸拉了下来:“秦雨,我想就凭容若还不值得人花这么大的风险与成本来陷害吧?” 李姑姑的话说得很不客气,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小宫女平日里也没得罪过什么人,没什么理由会让人这般往死里整吧,要说是秦雨还有些可能,可这容若还真不值得动这么大的心思。 秦雨哪里听不出李姑姑话里的不满,她本来打算再多解释几句,可想想现在说这些似乎并没有多大的作用。看着一旁早已吓得不知所措的晚晴,再望了望手上衣裳那处破开的地方,她不得不快速的做出着决定。 “姑姑,不论这衣裳到底是不是容若弄坏的,但她做为负责洗的人的确有不可推脱的责任。”秦雨看向李姑姑,神色之中看不出太大的异常:“只是,奴婢以为,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应该想办法如何补救。毕竟就算您现在惩处了她,再将她送到董贵妃宫中,只怕姑姑也免不了沾上一个管教不严之责。” 她说得很是平静,虽然这些话听上去好象有些不太好听,但却是大实话,特别是最后两句,更是说到了李姑姑的心里。就算董贵妃那边不怪罪于她,内务处那边总会有人借机拿这些说事的。 这一年到头,她本就比别的司的管事要矮上一头,再落个这样的事,让其他人知道了,只怕更是借机踩她。可现在这事已经成这样了,还能如何补救? “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办法能补救?”她的脸色很不好看,原本想着年底的时候花些银子打通一下,说不定能有机会换出这个倒霉又没有前途的地方,如今这事一闹,只怕又得打水漂了。 “奴婢斗胆,请姑姑给奴婢三天时间,奴婢保证能够平安无事的通过董贵妃那边,绝不会让此事给浣衣处添上任何的麻烦。如果秦雨不能做到的话,一切后果均由奴婢负责。”秦雨静静的说着,脸上的神色镇定无比,倒真象是有什么好办法一样。 “就凭你?”李姑姑很是不信的朝秦雨道:“秦雨,此事可不是儿戏,弄不好的话,说不定连小命都会搭上的,你想清楚了,真要替那丫头将事揽到自己身上?” “姑姑请放心,奴婢心中清楚此事的利害,自然不会信口开河。”秦雨仍就平静的答着,转而又看了一眼想要出声阻止的容若,示意她不要开口。 容若哪里不知道此事有多麻烦,如今秦雨竟一并替她担了下来,不论能不能做到,她心中都难受得要命,自己倒霉遇到这种事也就算了,无谓再搭上秦雨呀。 可看到秦雨那坚定而又自信的眼神,她终究还是没有出声,对生命的眷恋还有对秦雨的信任让她原本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产生了新的希望。 这事,李姑姑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不论现在怎么处罚容若也无法将事情一笔消掉,而如果秦雨真有办法化解的话,她不必受到任何的牵连,那自然是最好不过。而就算秦雨没有办到,对她来说,结果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看着一脸镇定的秦雨,再想到她与五皇子的关系,心中顿时存了一丝侥幸,说不定这丫头还真有希望摆平此事。现在她给秦雨这个机会,一来也是试上一试,二来不过做了个顺水人情,怎么样算,自己倒是没有半点的吃亏。 “好,我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之人,此事若能补救,自然也不想多为难于谁。既然你主动揽了这事,我便给你这个机会。”李姑姑顿了顿道:“不过,这丑话可说在前头,若三天后你摆不平此事,我便会将你与容若一并送出去,到时会怎么样你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第四十八章:方法 “多谢姑姑!”秦雨微微朝李姑姑福了福,算是答谢她暂时的高抬贵手。 李姑姑心里想的她自然清楚,可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保得了容若,明知事情没那么容易却又不得不一搏,毕竟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容若被人打死。 她并不是冲动,也不是想做什么好人替人出头,她只知道如果今天她不帮容若的话,她的心一辈子都不会安宁。 “不必谢我,最后这事能不能成还得看你自己。你到底打算如何补救?”李姑姑倒不急着领秦雨的这份谢,心中很好奇秦雨到底有什么好办法。 她倒不认为秦雨会直接去找五皇子帮忙,一来这事五皇子似乎也从中说不上什么话,二来秦雨若有这样念头的话,当初便直接跟着赵子青离开浣衣局了。 “回姑姑,此事没有弄妥之前,奴婢不好相告,一来这方法还需要做些其他的准备,二来一句两句暂时也说不太清楚。还请姑姑恕罪。”秦雨并没打算多说,毕竟这法子能不能成还不一定。 李姑姑听秦雨这么一说,倒也没有再多问什么,丢下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后便带着人转身离开了。 陈姑姑一直都没有出声,直到李姑姑走了,这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目光扫过四周围着的那些人,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跟着离开了。 “好了,都散了吧,自己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当心手中的活,可别再出乱子了。”苏姑姑将一旁围观的人全都驱散开来了,听到苏姑姑的话,众人自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干活,生怕出什么差错惹上麻烦。 秦雨将容若扶起来,往一旁的台阶上坐下。跪了这么久,那膝盖早就不听使唤了。 “秦雨,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你卷入到这倒霉的事情里来了。”容若死命的拉着秦雨的手,或是后怕,许是愧疚,那手竟不停的颤抖。 秦雨用力握住容若的手,轻声安抚道:“好了,事情会过去的,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的。” “是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说这些也没用了,倒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想办法解决。”惜月也出声了,说实话,虽然秦雨这么做真的是太过冒险,可是看到她为了朋友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她真的很是佩服。 她并不确定秦雨到底有没有好的办法,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衣裳,更不是一般人的衣裳,总不至于去打个补丁就能交差。 “我说秦雨,你这性子重情重义的姑姑我也实在是看着感动,只是这事可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你当真有办法?”苏姑姑见四周也没什么人了,便直接说道:“要不然,你还是去找五皇子帮帮忙吧,再怎么样他应该不会坐视不理的。” “多谢姑姑,姑姑的好意秦雨明白,不过,这事秦雨心中已经有了主意,还请姑姑放心。”秦雨从来都没有想过去找赵子青,别的事她不敢断定,只是这一辈子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求那个人任何事的。 听秦雨这般说,苏姑姑也不再多说,只是让秦雨好生拿好手中的那件衣裙,别再生出其他的事端来了。说罢,她微微叹了口气,也不再逗留,转身便走了。有些事,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能做的,也只是这样了。 苏姑姑走后,秦雨与惜月一并将容若扶回房间休息。容若慢慢从惊吓中醒了过来,情绪也平复了许多。 “容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裙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破了?”坐到容若的床边,秦雨还是稍微问了一下,希望能找出些什么线索来。 容若无奈的摇了摇头,很是委屈的道:“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衣服送来的时候的确是好好的,当时我还在心中惊叹来着,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可没想到后来不知怎么就成这样了。” “衣服送来后有没有其他人动过?”惜月在一旁跟着问道:“肯定是有人故意弄坏的,否则怎么可能无缘无帮的破这么大一口子。” 容若还是摇头:“我不知道,当时也没有多留意,因为手上还有几件其他的衣裳没有洗完。等我洗完那几件再准备洗董贵妃这件,拿到手上一看就成这样了,当时我都被吓傻,其他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见从容若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来,秦雨便只好说道:“算了,一时半会也难以找到这个陷害你的人。人家既然敢这么做,自然会十分小心,没那么容易留下什么把柄的。” “秦雨,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容若又一把拉住秦雨,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你是不是真的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呀?” 惜月的目光也转到了秦雨身上,一脸的期待。 秦雨见状,想了想后这才说道:“我想在这个破损的地方绣上一些东西,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弥补上这道裂缝,至于……” “这不可能!”秦雨的话还没说完,惜月便大声的惊呼了起来:“秦雨你疯了,你这样做董贵妃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样做根本就不能掩盖衣裙被弄坏过的事情。” “我本来就没打算掩盖这个真相。”秦雨不慌不忙的说道:“除非能重新做一件一模一样的,否则怎么做也无法掩盖住这个真相,所以,倒不如直接承认,或许只要绣上去的东西补救得巧妙,还有可能躲过这一劫。” 惜月一听,很快便意识到了秦雨的想法完全正确,可问题是,往这衣裳上绣东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就算秦雨的绣艺再好,真能完好无缺的盖住这裂口,但也很难保证娘娘会喜欢这被擅自改动过的雪锦裙衣。万一娘娘不满意追究下来,秦雨这般自作主张说不定真连性命都得搭上。 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雪锦不同于一般的料子,其质地不但极其难以刺绣,而且应该太过纯白,就算真有绣艺绝顶的人能在上面绣出绝妙的花样来,可因为色泽对比太过强烈,效果终究不能如意。 因此这也是从来都没有人会在雪锦做成的衣物上绣任何东西的原因。

第四十九章:五彩金线 惜月并不想打击秦雨,可事实就是如此,想在雪锦上绣东西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雨,刚才我听你跟李姑姑谈到了雪锦的事,想来你也十分清楚它的特点,难道你不知道从来都没有人敢在雪锦上绣任何东西吗?” “你所顾忌的东西我自是清楚,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搏上一搏。”秦雨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其实这世上并不是真的没有人敢在雪锦上绣东西,她便绣过,而且还绣得十分的完美,只不过没人知晓罢了。 赵子青曾送过一段雪锦给她,她很是喜爱,让人将其做成了一套漂亮的衣裙特意穿给他看。 她还记得当时赵子青看到她穿着那一身白洁胜雪的衣裙时的情景。他足足盯着她看了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目光之中流露出来的惊艳与欣赏没有参进半点的杂质,最后他终于对她说出了四个字:胜于天人。 她知道,以前的自己无疑有着吸引任何异性的资本。近乎完美的外貌还有那一身的才情足以打动任何的人。然而,她从来没有将这些太当成一回事,因为她总坚定的认为他爱的应该是她的内在,是她的一切,而不应该仅仅只是那些如春花秋月般短暂的外貌。 可直到现在,她才真正明白她错了。在利益面前,她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样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罢了。 “秦雨,你没事吧?”惜月本以为她还有其它的话要说,可等了好一会却并没有听到她再出声,见她神色似乎有些异常,只好出声询问。 容若见状,也一脸可怜的说道:“秦雨,你也别太为难自己。实在不行的话就算了,大不了我自己去担了这事,总好过拖累于你,两人都受罪呀!” 秦雨很快便回过神来,看到一脸担心的惜月各可怜兮兮却又故做坚强的容若,便出声安慰道:“你们放心,我没事。刚才不过是突然想到了一些其它的事罢了。“ 其实这事她还真不是一时冲动。赵子青送她的那段雪锦做成衣裳后还余下了一些零碎的,当时她实在是喜欢,舍不得扔了,便拿了去,想做成手绢。不但如此,她还突然想起有人曾说过没有人敢在雪锦上绣任何的东西。 她向来便不是什么喜欢按规矩出牌的人,更不会轻易向难度低头。越是难的事,她便越是感兴趣,想要去尝试,打翻那些所谓的成见。 她不断的变化着方法,一来两去的,竟还真的在那雪锦上绣出了满意的花式,打破了那个所谓的无人敢做的事。从选料到绣法上她都做了许多的改进,虽然花费了不少的心思,但最终还是成功了。 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将这个算得上是大惊喜的消息告诉赵子青时,厄运便那么突然的降临了。 “秦雨,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就放下顾忌大胆的去做吧。” 惜月也是个干脆的人,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再拖泥带水的。试试的话说不定还有一丝希望,若秦雨真能绣出令董贵妃满意的效果,那么此事自然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若不试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能做到的,我自然不会推脱。”惜月拍了拍秦雨的肩膀,语气真诚无比。 秦雨感激的望着一脸真诚的惜月,心中很是欣慰。一开始惜月对她好不过是出自表面的客套以及服从李姑姑的吩咐罢了,而现在,她自是看得出惜月的那份真心。 她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感谢的话,而是转入正题道:“如果能找到合适的刺绣材料的话,我倒还真有七八分的把握。” “那你需要些什么材料?”容若一听,连忙收起刚才的沮丧之情,一脸期盼的朝秦雨问着。 秦雨略微顿了顿,然后才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需要足够的五彩金线。” “五彩金线?”惜月吃惊极了,一脸为难的道:“秦雨,这个恐怕很难。五彩金线制作很是复杂,就算是哪宫的娘娘吩咐了绣房要用五彩金线,绣房也得专门申报内务府,然后再经过宫中许多处层层批复才能拿到的。我们不过是些小小的宫女,没有得到主子的许可,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这些的。” “那可怎么办?”容若一听惜月这般说,刚才还有些希望的脸顿时又低落下来。 秦雨听罢,没有马上吱声,事实上这也正是她所担心的地方。一时间屋子里静了下来,惜月张了张嘴本想说什么,却还是打住了没有吱声。 “要不,我们去找五皇子帮帮忙,说不定他有办法弄到五彩金线。” 容若小心的朝秦雨询问着,不知怎么回事,秦雨虽然没有明说过,可她却能感觉得出来,秦雨并不太愿意与五皇子有太多的牵扯。只是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才会想着让秦雨找五皇子帮帮忙。 “五彩金线的事我来想办法。”秦雨并没有答应容若的提议,却也没有否定,事实上她并没有打算去求赵子青,只是也不想让容若太过担心。 或者,容若说得没错,现在的确是到了应该找人帮忙的时候了,但无论找谁,她也不可能会去求赵子青。 听秦雨这般说,容若也不再多说这个事,秦雨性子她太清楚了,只怕是不会主动去求五皇子的。而惜月也没有再多担心这个问题,至于原因则想得与容若完全相反。 五彩金线的事秦雨暂时心中有了主意,但光有这些还不够,她还需要其他的一些帮忙。 “惜月姐姐,有一件事还得请你帮忙。”秦雨想了想将目光转向了惜月,这事交给她去办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什么事?”惜月听自己能帮到忙,心中倒很是开心:“说吧,我一定尽全力。” 她突然发现,原来能够得到别人的信任去帮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第五十章:求助 刺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技术活,这世上有无数绣艺好的人,但是要想真正绣出令人满意的东西来,却并不容易。 要想得到认可,得到董贵妃的喜欢,那么她绣的东西就必须能够引起娘娘的兴趣,最好能够通过所绣之物让娘娘产生一种心灵上的满足与愉悦,这样的话成功的希望才能更大一些。 所以,她必须得了解董贵妃的喜好,越详细越好,这样她才能根据娘娘的喜好以及雪锦裙破损的情况来进行构图,绣出能够打动娘娘的东西来。 “惜月,我想知道娘娘有哪些喜好、忌讳,越详细越好。”她想了想又接着说道:“而且这事得快,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惜月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刺绣这东西她也懂,更何况世事都是一样,投其所好总是更容易成功一些:“好的,我现在就去。” 这事她还真没有太大的难度,别看她平日都呆在浣衣局里,可其他地方的小姐妹并不少,要打听这些不算秘密的东西自是不难。她也不再多说,与容若打了个招呼后便率先去忙这事了。 惜月一走,容若忍不住一把将秦雨抱住,眼中的泪再次掉了下来:“秦雨,我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谢谢你,谢谢你!” 她一声声的道着谢,虽然说谢谢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可现在除了谢谢,她还能怎么样呢? 秦雨知道容若心中难受,便没有马上出声,而是让她痛痛快快的哭出来,直到哭声渐渐停了下来,这才放开容若,帮她擦干泪道:“容若,哭完了我们就别再想那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补救。你得有信心,我们一定能够度过这次的难关,化险为夷!” “嗯,你说得对,是我太没用了,到这个时候还只想着哭。”容若努力的吸了吸鼻子:“秦雨,你放心,我不会再这般软弱,我会坚强起来,像你一样坚强。” “这样想就对了。”秦雨笑了起来:“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只能向前看,就算最后结果不可预测,但最少我们努力了,到时也不会后悔。” 容若听到这,心中好象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一般,她突然发现自己不应该再这么没用的坐在这里,等着秦雨来解决,而是应该主动做些什么,她不是帮秦雨,而是自救,帮自己呀! “秦雨,我可以做些什么?”她径直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脸期盼的朝秦雨道:“五彩金线的事我帮不上忙,打听消息惜月已经去了,那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秦雨也站了起来,微笑的说道:“放心,会有你帮忙的时候,不过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容若连忙问道,那神情仿佛一个想要吃糖的孩子望着别人手中的糖却吃不到一般。 “如果顺利的话,最迟后天便可以开始了,到时我会找你的。”秦雨心中寻思着得先解决五彩金线的事,否则的话一切都是徒然:“容若,我得先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容若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自是知道秦雨要去忙什么。只是她不敢问秦雨到底怎样解决金线的事,五皇子那秦雨一准是不会去的,不过她相信秦雨一定会想到其他办法的。 “快去吧,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什么忙也帮不到,到头来还让人担心,她真的是惭愧到了极点。 秦雨不再多说,快步离开了容若住的地方。现在她必须抓紧时间去解决五彩金线,而她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她并不确定这个时候她要找的人在不在,走进小院,君子兰依就在,而李姑姑住的屋子则门窗紧闭。 秦雨微微舒了口气,李姑姑不在这是最好的,这个时候自己并不想遇到她。收回目光,快步朝这小院另一处屋子走去,除了李姑姑外,这里还住了另外一人——陈姑姑。 门也是关着的,不过她却有种感觉,陈姑姑应该在屋子里。伸手轻轻敲了敲门,她静静的等着里面有可能传出来的声响。 “进来吧,门没锁。”果然,里面传出了陈姑姑回应的声音,平静而从容。 秦雨微微笑了笑,看来陈姑姑早就料到会有人来找她了,甚至连问都不问是谁便让人进去,只怕一早就猜到了会是自己。 她轻轻推开了门,抬眼望去,却没有在见到陈姑姑的身影。 “进里屋吧,把门带好。”陈姑姑的声音再次响起,清晰的从里屋传了出来。 秦雨应了一声,反身将门带拢后这才走了进去。 “奴婢见过姑姑。”她走到陈姑姑面前,从容不迫的行着礼,仿佛什么事也没有,不过是来看看罢了。 “找我有事?”陈姑姑头也没抬,继续忙着手里的绣活。 “奴婢斗胆,想请姑姑帮个忙。”秦雨直接回着,她知道,她的来意陈姑姑早就猜到,只不过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事而已。 “帮忙?”陈姑姑终于停下了手中的事,抬眼看向秦雨,然后将目光定格在她手中的雪锦裙上:“我也不过是个奴婢,没有能力帮你解决那么大的事。既然你在李姑姑面前夸下了海口,那么当时就应该想到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解决。” 陈姑姑脸上的神情有些不满,甚至还带有些淡淡的失望:“秦雨,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而有分寸的人,可今日之事,你实在是太过鲁莽了。善良没有错,想帮别人也没有错,可是得量力而行,你这样,不但帮不了人还将自己给搭进去了,实在是不值得。” 陈姑姑第一次对秦雨说这么多话,心中似乎有些闷得慌,这丫头还是太过年轻,许多东西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也许让她多经历经历会变得成熟一些。只是,若代价太大的话,只怕不是她能承受得起的。 秦雨心中微微有些动容,陈姑姑的话听着虽像是在斥责她,可她怎么会听不出那话中的好意,在西院的时候,陈姑姑临走前似乎就想说什么,可却还是打住了。这样性子的人现在一口气对自己说了这么多,看来这次是真的替自己担心了。 第五十一章:成与不成 缘分这种东西真是很奇妙,虽说这浣衣局里就数陈姑姑待人最为严厉,可秦雨打心里却对陈姑姑有好感,而且她也能看出陈姑姑对她的不同,或有意或无意,就像是长辈一般,总会忍不住对她提点。 有些人即使天天在一起也不一定能够深交,而有些人就算很少见面,哪怕只是偶尔说上一两名话却也能产生好感。 “姑姑教训得是,秦雨本不该如此,只是当时事发突然,没有时间想太多,所以才出于本能的便管了这事。”秦雨也不多加解释,有些东西不说,陈姑姑也懂:“只是,现在已经如此了,只能想法子解决,不管最后能不能成,总归还是得试上一试。” 秦雨没有再在陈姑姑面前自称奴婢,而是用名字代替,在宫中这样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特别是这些身份并不是主子的姑姑面前。 只不过,除非是比较有好感的人她才会这样自称,否则的话,她宁可以奴婢自居。在她心中,奴婢一词自称并不是什么低贱的身份象征,对她来说,那不过是用来拉远她与那些人之间距离的一种方式。 其实,只有她自己明白,当她口称奴婢时,代表的只是一种疏离,一种隔阂。而在陈姑姑面前,她却并不想如此。 陈姑姑听秦雨这么一说,微微收拢了些刚才有些过激的情绪,她知道那丫头看得出她是好心,可却仍并不太希望让人将自己一眼看清。 “你的意思是你真想到了办法?”秦雨不是什么愚笨之人,既然这般说,那么自然是心中有了主意。不过,看样子是遇到了什么阻碍,所以才会来找她帮忙。 “是的。”秦雨直接应道:“秦雨想在这处裂开的地方绣些东西,如果效果能令董贵妃满意的话,事情自然便有转机。” “秦雨,我没听错吧?”陈姑姑皱了皱眉,并不看好这个法子:“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雨点了点头,目光扫过手中的裙子,镇定的应道:“姑姑,秦雨知道从来没有人敢在雪锦上绣任何东西,至于原因也一清两楚。不过,秦雨心中有分寸,若是没有把握是不会冒然出手的。” 她一脸的从容,没有半点的犹豫与胆怯,看上去真是很有把握一般。陈姑姑见状反倒沉默了起来,直直的盯着秦雨,像是有衡量着什么。 秦雨也不急着再出声,此时她很镇定,她在等,等陈姑姑主动提问。 果然,过了好一会,陈姑姑终于再次出声了,整个人看上去反倒比之前更加的平静:“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秦雨想求姑姑弄些五彩金线。”秦雨也不客气,简单的说出此行最终的目的。 “五彩金线?这倒是最合适的线料了。”陈姑姑这回一点也不惊讶,秦雨既然能想出刺绣弥补这样大担的点子来,自然采用五彩金线就不是什么太过出奇的选择了。 “不过,你也应该知道五彩金线并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我也不过是个奴婢,身份比你高不到哪里去,你怎么会想到来找我?”陈姑姑还真有些好奇秦雨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其实你去找五皇子更管用,怎么说他都是主子,弄些五彩金线自是不在话下的。” 秦雨见陈姑姑提到了赵子青,微微顿了顿道:“姑姑,秦雨以为,有些人情欠不得,还不起。” “你这话说得倒有些意思,你又如何知道我的人情你还得起?”陈姑姑竟笑了起来,虽然只是淡淡的笑意挂在脸上,但却是第一次在秦雨面前显露。 秦雨一听,略为尴尬的道:“秦雨倒没想这个,只是有了麻烦便很自然的想到了姑姑。” 陈姑姑听罢微微摇了摇头,收拢了些笑意颇为认真的问道:“可是,就算我愿意帮你,你又怎么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呢?” “姑姑自是有这个能力,院子中的那些君子兰便是证明。”秦雨更加肯定陈姑姑可以帮到她,否则的话以姑姑的性格不会与她再说这么多。 “不过几株兰花罢了,有什么奇怪之处?” “那不是一般的君子兰,是溢洲特产的极品,自不会比五彩金线难得。” “你倒是懂挺多的。”陈姑姑看向秦雨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欣赏:“可是,你如何断定这花是我的?这院子里毕竟还住了其他的人,李姑姑的身份可是在我之上的。” 秦雨微微一笑,很是自信的道:“人有人品,花有花品,什么样的人爱什么样的花,李姑姑自然不会喜欢的。” “你这话若是让李姑姑听到了,只怕对你不太好。”陈姑姑善意的提醒着,秦雨的聪慧她是真心喜欢。 “多谢姑姑提醒,秦雨会多加注意的。”秦雨连忙谢过陈姑姑的提醒,心中更是对她多了几分敬意。 “好了,没事的话你先回去吧。”说完这句,陈姑姑便不再看秦雨,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继续绣起手中的东西来。 秦雨见陈姑姑即没有答应帮忙也没有说不帮忙,本想开口再问清楚一些的,可看到陈姑姑一脸的专注便还是打住了。 其实,这也许才是最好的,陈姑姑并不是什么随便许诺的人,哪怕真有办法弄到五彩金线却也得通过其他的人,所以成与不成自然是个未知数。不过,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自然不会不理不踩的。 想到这,秦雨心中顿时轻松了不少,她已经尽力了,能不能成也只能顺其自然了。微微朝陈姑姑福了福了,她便退出了里屋。 打开门走出去后秦雨又细心的将门给带拢,走出院子,她重重的舒了口气,心竟然快速的跳动了几下。 她无意识的笑了笑,终究还是个普通人,所谓的镇定与从容大多时候都是强制性的逼出来的。突然,她猛的止住了脚步,眉头也紧跟着皱了起来。 “糟了!”秦雨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显得有些懊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很快,她不再多想,小心的拿好雪锦裙撒腿便朝理衣处跑去。

第五十五章:完工 绣完最后一针,秦雨重重的舒了口气,小心的收拾好首尾后,这才将手中的雪锦裙展开平放在床上。 整整花了两天的时间,她总算是完成了这个极具挑战的活儿。望着改头换面的雪锦裙,秦雨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笑意。 这才叫做真正的锦上添花,绣上去的图案不仅没有破坏原本雪锦的那一份飘逸与圣洁,并且还添加了好几分优雅与灵动的神韵,自然契合得完美无缺,原本的裂口像是从未有过一般,而现在的样子才算是真正的完美。 “天啊,好漂亮,太不可思议了。”惜月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看到秦雨完成的绣品,情不自禁的赞叹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而又灵动绝尘的绣品,没想到秦雨竟然能够用各色的金线搭配出一副如此奇妙的视觉效果出来。 画面其实相当简单,只有一朵悄然绽放的雪莲,可妙就妙在她竟然能在本来就纯白胜雪的雪绵上将那朵雪莲绣得那般逼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处理的那些金线,雪莲的颜色竟与雪锦的颜色形成了显眼却又十分柔和的反差。 更有趣的是,主图虽只有一朵雪莲,但整个裙面上竟被她的那种独特手法渲染出了一雪花飞舞的感觉,那带着层次的雪花泛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泽,仿佛是太阳的光芒映衬下后所折射出来的,虽然只是极为简单的图案,可配在一起却显得格外的引人入胜,宛如一副真实的雪域风情,甚至还有种温暖人心的感觉。 “惜月,你等等。”秦雨一副好戏在后头的样子,小心的将裙子拿了起来,悬在手中,她微微动了动手,却见裙上的那些雪花竟如同活了一般动了起来。 “我的天呀,你是怎么做到的?”惜月倒抽了口气,她又上前两步细细的看了一遍:“明明你没有单独绣什么雪花,可为什么看上去象是来到了漫天飞雪的雪山一般?而且随着裙子的摆动,那些雪花还会动,就像,就像正在下雪一样。 秦雨笑而不答,其实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这可是她之前琢磨了好久才想到的,用金线的效果,配合雪锦,配合她独特的绣法,还有光线以及裙子摆动时形成的动感,没想到竟真的让她绣出了一副活灵活现的雪山雪莲图来。 其实惜月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她所绣的雪莲并不是纯白色的,甚至于那些雪花还有其他的点缀都不是原本应该有的颜色。只不过此时这种淡淡的粉却反倒让人觉得这才是雪莲本应有的颜色,丝毫不会觉得整个色泽有任何的不妥之处。这样一来,即没有打破雪锦原本的素雅圣洁,又能为其添上一份生机与灵动。 “惜月,你说这样的效果董贵妃会不会喜欢?”秦雨问起了另一个话题,虽说自已认为现在的雪锦裙比之前的更加完美,可心中还是不放心,毕竟关系到的是容若与她两人的性命。 惜月从惊喜中回过神来,看到一脸若有所思的秦雨,连忙安慰道:“你放心,别说是董贵妃,依我看,任谁见了都会满意的。我敢打赌,娘娘不但不会怪罪于你,说不定还会好好奖赏你的。” “奖赏那些就不必了,只要能平安度过这事我就心满意足了。”秦雨不再多想,小心的将衣裳收好,准备一会送过去。 看到秦雨的样子,惜月顿了顿道:“现在就准备送过去吗?” 秦雨点了点头,迟早都要去的,拖久了反倒不好。 “要不要叫上容若?”惜月试探着问道,毕竟容若才是这次事件最主要造事者,虽然衣裳也并不是她弄坏的,但责任却不能让秦雨一人背才对。 “不必了,我自己一人去就行了。”秦雨没准备叫上容若,如果没事的话,回来再告诉她也不迟,如果有事的话,叫上她反倒多个人受罪,自然没有必要。 惜月倒也没有意外,秦雨这人的性子就是这样,说实话,她真觉得这样的性子太容易吃亏,可不得不承认,却又偏偏是这样的性子将她给打动。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这个时候其他人都没有回来,惜月不放心让秦雨一人去。 “你也不用去了,去忙你的吧。”秦雨边说着边收拾了一下,又左右打量了一次,确定一切妥当后这才道:“我去了,别担心。” “秦雨。”惜月连忙拉住她的手:“我还是和你一道去吧,若怕我影响到你的话,我便在董贵妃宫外等着。” 虽然她去不去都帮不上什么忙,更改变不了什么,可多少总能安心一些。 秦雨见状,微微想了想,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拿好东西出门了。 刚出浣衣局没多远,身后便传来容若的喊声:“秦雨,等等我!” 秦雨与惜月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却见容若快步跑了过来:“秦雨,让我去吧,祸是我闯下的,你已经帮我这么多了,到了这个时候,本该让我去。” “你回去等着吧,不会有事的,难道你对我没信心?”秦雨微微笑了笑,不想让气氛这般紧张。 容若猛的摇着头,眼中的泪都快流下来了:“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我不想让你替我背上这么大的风险,反正你都已经绣好了,谁送过去都是一样,结果都没有任何的不同。” “当然不同。”秦雨平静的说道:“若是娘娘看着喜欢,问起这些东西是怎么绣的,如何想到的,你能回答得上吗?” “这……”容若一时哑口,但却执意拦住秦雨,不想让她去。 “好了容若,你安心回去等着吧,秦雨不会有事的。”惜月见状便出声道:“秦雨说得有道理,她去的话,有什么需要解答之处都方便得多。” “回去吧,别这样,弄得好象我会一去不复返似的。”秦雨笑着说道:“我听说董贵妃是个很心善的主子,结果再坏也不会有你想的那般严重的。” “可是……” “可是什么,你总是这样婆婆妈妈的,烦都烦死了。”容若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突然而至的声音打断了下来。 “容若你就别再添乱了。”晚晴快步走了进来,一脸不高兴的道:“现在逞能有什么用,早些时候干什么去了,总是这样,东西都看不好,有了第一次了竟还有第二次,真是服了你了。” 见到是晚晴,容若脸色顿时泛上了一丝青白,晚晴没说错,她真是没用,之前就是因为没看好主子的东西所以才被罚到浣衣局来的,没想到现在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晚晴别这样说,这事不怪容若。”秦雨并不喜欢晚晴这样说容若,直接出声制止着。 “不怪她怪谁?难不成怪你?”晚晴今天好象吃了枪药一般,直冲着秦雨道:“也对,你也是自讨的,总是喜欢多管闲事。你以为你是谁,什么事都能摆得平吗?还是以为你有多幸运,不论什么时候总会有人愿意出手帮你?” “晚晴,你怎么啦?”容若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晚晴平日性子虽然是有些不太好,可也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她与秦雨:“不会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晚晴一听,猛的朝容若刮了一眼:“你才受刺激了。” “好了,都别说了,我的事自己会负责,怎么做不需要别人来指点。”秦雨脸上的表情冷了不少:“容若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说着她也没再出声问晚晴来这里做什么,径直转身便往前走。 容若本来还是不太情愿的,可看到秦雨的表情,还有那语气中隐隐显露出来的威严,只得勉强作罢。 第五十六章:会被认出来吗? 倒是晚晴,见秦雨就这样摔头便走,脸上顿时挂不住,心里像吃了只苍蝇般难受。说实话,她真想调头就走,懒得再呆在这,可她却又不能够这样离开。 “秦雨等等!”她快步追了上去,见秦雨没有停下来,只好边跟着走边直接说道:“五皇子要见你。” 听到这话,秦雨只好停了下来:“我现在有事,等忙完了再说吧。麻烦你回去转告五皇子,替我说声对不起。” “算了吧,等你忙完了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晚晴也没多想,脱口便说出了这话。说音刚落,这才发现有些太过分了些。 “我的意思是,你还是先去见五皇子吧,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就在前边的亭子里等你。”晚晴改了口,强忍着心中的不快。 秦雨本不愿多搭理,正想再次拒绝时,一旁的惜月却出声了:“秦雨,你还是先去见见五皇子吧,毕竟人家也是主子,你不去怕是不好。” 听惜月这么一说,秦雨沉默了一会,这才点了点头:“惜月,要不你也先回去吧,一会我自己去就行了。” “没事,你不用管我,我会在前面等你的。”惜月说着,也不等秦雨回应便先行启步离开了。 见状,秦雨只好与晚晴一并去见赵子青,手中的托盘仿佛无形中好似重了不少。一路上晚晴没有再与秦雨说话,二人一前一后的走着,那种感觉是从所未有的冷漠。 秦雨知道,从现在开始,她与晚晴之间算是彻底的完了,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晚晴不再顾忌,但有一点她明白,一定与赵子青有关。 晚晴所说的亭子离这里并不远,走到刚刚能看到的距离时,晚晴便停了下来,不冷不热的朝秦雨说道:“你自己过去吧。” 说罢,她便转过身去,不再看秦雨,那神情比起刚才来更是冷了三分。秦雨也没多说,微微吸了口气便朝亭子方向走去。 “奴婢见过五皇子,不知五皇子找奴婢有何吩咐。”秦雨只是象征性的朝赵子青福了福,一来她手上拿着东西不方便,二来赵子青背对着她,反正也看不见。 “看来,你是准备好去见董贵妃了?”赵子青没有回头,按时辰来算,他在这里并没有等太久,这说明晚晴一定是在半路上便遇到了秦雨。 “回殿下,奴婢正准备去,刚好在路上碰到了晚晴。”秦雨如实说着,末了再次问道:“不知五皇子有何吩咐?” 赵子青慢慢转过了身,目光扫过秦雨的脸孔后,很快便停留到了她手中托盘上的那件衣裙上。 “我只是想帮你而已。” 说完后,赵子青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明白为何在她面前如此坦白,他向来都不喜欢告诉别人心中的想法,也不喜欢别人随意猜测他的想法,只是这次,听到秦雨再次追问,他竟脱口而出了。 不过,这样说完后,他不但没有懊恼,反倒有种很轻松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倒显得格外的自然,看不出半点的异常。 秦雨倒是被赵子青给吓了一跳,愣了一会这才沉住气道:“多谢五皇子的好意,不过,奴婢自己可以应对,不敢劳烦五皇子。” 听到秦雨的拒绝,赵子青也不在意,再次将目光移到了那件雪锦衣裙上:“我可不可以看看这衣裙?听说从来都没有人敢在雪锦上绣任何东西。” 他的目光流露出一丝犹豫,用雪锦做成的裙子他自是见过,而那个曾经穿过的人也是他这一生心中永远不能说出来的痛。 秦雨没想到赵子青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她的手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好一会这才答道:“奴婢手艺不精,恐让五皇子失望。” 她极力的控制着心中的紧张,不想让赵子青看出她的异常,脑袋里却乱成一团,不知道如何是好。赵子青是见过她的绣活的,而她那独特的绣法自然能够一眼便认出来。 “我会不会失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董贵妃不失望就行了。”赵子青顿了顿,语气一转,带着淡淡的笑意继续说道:“放心吧,如果董贵妃不满意的话,还是会有其他办法的。” 听到赵子青的话,秦雨心里更是乱了。当初想起用刺绣来补那处裂口时,她什么都想到了,唯独忘记了赵子青这个人。 她忽略了赵子青认得她独特的绣法,也忽略了赵子青是有机会能够见到这身雪锦衣裙的。就算现在她不给他看,说不定日后什么时候他自己便能看到,因为董贵妃做这衣裳就是为了参加宫中的宴会,而许多的宴会,赵子青都有可能受邀参加。 秦雨一时之间内心慌乱到了极点,给赵子青看的话一定会让他察觉,可是如果不给的话,那么不但会让他心生怀疑,而且日后同样还是会有机会看到。 她知道她不能耽搁得太久,多耽搁一下赵子青心中的疑虑便会越深,以他的性格,就算当面不能解决,暗地里也会想办法弄清楚的。 该怎么办,怎么办呀?秦雨只觉得冷汗都快冒出来了,那种透不过气的紧张与压力让她有种夺路而逃的冲动。可是她却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怎么?我不能看吗?”赵子青见秦雨不出声,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疑惑,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五皇子过虑了,请稍等一下。”秦雨心一横,快刀斩乱麻,终于做出了决定。反正迟早都会被他看到的,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拿给他看。就算他认出来那独特的绣法又怎么样,她现在就是秦雨,只是秦雨。 只要她一口咬定不说便行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人研究出同样的刺绣方法虽然太巧了,但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她的心反倒平静了下来,轻启莲步走到一旁,将手中托盘放到亭中石桌上,然后小心的拿起那件雪锦裙慢慢展开。 她的手不再抖动,一如脸上的平静一般,心中不再有紧张与慌乱,甚至于她还有一种想看看赵子青待会是何等的表情的想法。 她将裙身高高举起,很快那副雪域雪莲盛开的美景便展现在赵子青面前。她似有意似无意的注意着赵子青的表情,心中格外的镇定。 果然,赵子青一贯淡雅从容的脸渐渐开始发生着变化。先是惊艳,再是欣赏,然后渐渐的转为疑惑、惊讶还有最后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恐惧。 对,最后那一丝恐惧,是赵子青从所未有过的一种表情,恐惧! 秦雨觉得自己的心竟十分的痛快,那种痛快比现在就上前抽上赵子青几个大耳光还要来得舒服,原来,这样的人也会心生恐惧呀!她真想看看,除了恐惧以外,这样的人还会不会有其他的感觉,比如说痛苦,比如说绝望。 可尽管如此,她的脸上却依然保持着之前的表情,而心中的情绪也都好好的掩藏着,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 第五十七章:赵子青的怀疑 秦雨很满意自己的进步,能够在他面前保持面不改色,她知道她的确进步不小。只不过,赵子青脸上的神情很快便恢复了常态,若不是她刚才特意细细的捕捉,只怕很难发现他那一瞬即逝的异常。 “这些真是你绣的?”好一会,赵子青终于出声了,语气依就平静却带上一丝淡淡的质疑。 “回五皇子,这些都是奴婢所绣。”秦雨平静的应道:“五皇子若看完了,奴婢想先行将其收好。” 赵子青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秦雨见状,从容而利索的将衣裙整理好重新放回到托盘内。 秦雨忙活的空隙,赵子青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秦雨,他很想从她身上看出些什么来,可从始至终却没有半点的异常。 此时他的心真的震惊无比,只不过震惊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秦雨竟能够打破世人都无法做到的事,在雪锦上绣出那般完美的东西来,而是因为那刺绣的方法竟是那般熟悉,绝无仅有的熟悉。 他绝对不会看错,那种绣法是如云自创而成的,独特至极,绣上去的东西就好象是与生俱来的一般,逼真而灵动,可如今他竟再次见到了这独一无二的绣法,竟是出自于眼前这个秦雨之手。 他真是不敢相信,难道这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秦雨竟也能自己悟出一套与如云一模一样的绣法来?还是她们二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或者是有些其它的他不知道的原因? 一想到如云,他的心莫名的痛了一下,好久了,他都刻意不去想这个名字,哪怕想起了她,也不愿意去深思。原本以为这样子他便能渐渐的遗忘,可现在才发现,原来有些东西已经深入了骨髓,再怎么刻意不想也无法真正的遗忘。 “你怎么会这种绣法?”赵子青再次出声了,他直接朝秦雨问着,目光依就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哪怕一个再细微的变化也不会忽略掉。 秦雨听罢,微微皱了皱眉,故做惊讶的道:“五皇子的意思是还有其他的人会我这种绣法?” 赵子青见状,也没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这就有意思了,奴婢还以为只有奴婢一人想到了呢,没想到原来早就有人想到了。”秦雨略带可惜的说着,神情语气找不出一丝的不妥。 听她这么说,赵子青微微沉默了一会,他还是不太相信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总觉得这中间有哪里不对劲。 “你可曾去过东兴?”他知道柳如云从没有离开过东兴,但却并不确定秦雨有没有去过东兴。 “回五皇子,奴婢从小到大从未离开过大宇。”秦雨一脸平静的答着,这样的事不需要多想,女子向来都是不怎么出门的,更何况是去其他的国家,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但她的印象中却并没有任何的记忆。 “那你可认识一个叫柳如云的人?”赵子青心中有些不甘心,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柳如云?”秦雨边想边摇了摇头:“奴婢没听说过这人,难道会奴婢这种绣法的人便是她?” 她是故意的,故意这样说,自己越是自然的提到柳如云这个名字,那么赵子青就算再怀疑也不会怀疑到她就是柳如云这么荒唐的想法上来。而只要不是这样就好,至于他对她心存疑虑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反正他本就是个多疑的人,只怕没有谁在他心中不值得怀疑。 “没事,我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个故友。”赵子青不再追问这个问题,他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想法真是太过离谱。 他竟然怀疑秦雨的身份,怀疑她与如云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他觉得这段日子,自己可能真的想得太多了,竟如此的疑神疑鬼,生出这般荒唐的想法来。 就算秦雨的眼睛与如云再相似,就算她们之间的性格那么接近,哪怕她们竟如此巧合的想出了同一种从没有过的绣法,可她们明明就是两个不同的人,完全没有半点关系的人。如云已经不在了,是他亲自结束了她的性命,再也不可能活在这人世间了。 他的目光闪过一丝黯然,快到几乎捕捉不到,快到就算有人能察觉也会误以为是错觉而已:“你绣得很好,我想董贵妃应该会很满意的。” “多谢五皇子夸奖。”秦雨不动声色的谢过赵子青:“没别的事的话,奴婢先行告退了。” “去吧,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赵子青微微笑了笑,看向秦雨的目光竟柔和了不少,或许此时他眼中看到的不仅仅是秦雨,而是透过秦雨而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他没有明说什么,但一开始便准备帮她度过这次的麻烦,而此时更是如此。可他也知道秦雨似乎并不太愿意承他的恩情,但越是这样,他便越想帮她。 或许这还是他头一次没有任何目的的去主动帮一个人,他只知道,这样做,他的心会莫名的心安,转而还能得到宁静。 “是!奴婢告退!”秦雨没有多说什么,赵子青的言外之意她自是听得明白,只不过是装糊涂而已。 对,没错,她是不愿承他的情,不但如此,她同时也知道,脚下的路如何走,最终还是得靠自己。 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能够平平安安的走过这偷来的一世实在不容易,未来的路太多的未知,而谁也无法护她一生,能够依靠的唯有自己。 拿好东西,秦雨朝赵子青行了礼之后便退出了亭子,直接往董贵妃宫中方向走去。经过晚晴身旁时,她也没有再出声,目光扫过之后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径直而去。 快到岔路口时,远远的便看到惜月正在那里等着自己。她快步走了过去与惜月汇合。 简单的询问了两句后,见秦雨没什么事,惜月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一并动身往前走,直走到董贵妃住的宫殿前这才停了下来。 按照之前说好的,惜月没有再跟秦雨一并进去,而是在外头等着,细心交待了秦雨几句后这才让她进去。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青莲乐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