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符文之子,非常珍贵的物品

彤达!你怎么还没收拾好啊?到现在,连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没办法解决,你还配当三翼? 彤达是名沉默的男子,被玛丽诺芙这么一喊,他的速度变快了许多。波里斯的额头汗珠直冒,身体已有几处受了伤。虽然伊索蕾让玛丽诺芙受了重伤,但是再这样拖下去,他们两人终究还是有可能被捉起来。不过,伊索蕾在躲过一次猛力朝她砍去的战斧之后,又让对方的腋下受了伤。 可恶!真是麻烦!怎么跟他们说的不一样? 玛丽诺芙当初是透过魔法师琼格纳,得知柳斯诺和尤利希的传令。据他们所言,只是平凡的少年们,要捉他们是易如反掌。可是他们所谓的平凡少年,就是这样的,玩笑未免也开得太过分了吧! 不过,战况仍然对玛丽诺芙与彤达越来越有利。受伤的玛丽诺芙和无法使用圣歌强化能力的伊索蕾实力相当;波里斯面对拿着他不熟悉的武器的敌人,却连连受伤。此时他才真正感受到,自己至今学到的,只能用来对付拿剑的对手。他原本是大陆人,到了人口少的小岛之后,竟然开始安于当地的环境。在月岛上,打斗时都是用剑,但是大陆上的敌人什么武器都可能用,这一点他竟然忘了。 噗滋,他的脚踩到了水。注意一看,他已经到了河岸边缘。波里斯想集中精神去对付让人头昏眼花的绳索,可却总是一再目光昏乱。 过了片刻,他感觉到这目光昏乱并不只是因为打斗辛苦所造成的。他的鼻子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而且不只是波里斯发现而已。 什么,哪里失火了? 玛丽诺芙尖着嗓子喊着,想要混乱伊索蕾的注意力,同时快速挥动战斧,往伊索蕾手臂砍去。不过伊素蕾却令人意外地以更加犀利的动作刺中了对方手腕。 一大片芦苇草地烧起来了。因为那片草地实在太大,所以根本不知是从哪里烧起以及怎么会烧起来的。火势越烧越烈,没多久,就让他们开始感觉热烫起来。全身湿透的伊索蕾好些,但波里斯在前有绳索,后有大火的情况下,变得进退两难。 正在这时—— 到这边来! 传来了陌生的声音,在他们仍然酣斗之际,眼前落下了好几捆着火的芦苇捆。彤达的绳索因而烧了起来,但可能因为材质特殊的缘故,很快就熄灭掉,那个名叫彤达的男子吓了一跳,想把绳索扔掉。 波里斯!赶快过来! 这人还知道波里斯的名字。趁着彤达放开绳索的空档,波里斯很快地瞄了一眼,有几名男女在着火的芦苇草地里,正在向他招手。是叫他过去吗? 此时,伊索蕾首先察觉到是什么状况。 波里斯,跟着他们走! 她一面说,一面先行跑向芦苇草地,直冲进火场里。果然如其所料,着火的部分只是他们打起来的空地周围,其他地方已经都用水浇湿了,不会烧起来。接着,波里斯也跟着进来,但因为衣服是干的,所以必须拍熄身上的火苗才行。有一人对他喊着: 来,不要耽搁了,快跑! 他也没空去确认对方的脸孔,就跟着穿越那片芦苇,奔跑起来。因为芦苇长得很长,只要稍微弯下身体,就会连头也全遮掩住。加上身后被火势掩护,所以很快就不必担心会被发现行踪。只是,波里斯因为浑身是伤,移动起来相当痛苦。 往这里! 才穿过芦苇草地,一走出去,就看到十多名男子拿着农具,像是十字镐、锄头、铁锹之类的东西,站在那里。此时波里斯才看清带他们过来的人的脸孔。那名女子的长发整个盘在头上,手持一根长竿,对波里斯露出微笑。她正是那个一口流利南方口音的船工小姐,荷贝提凯。 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哦! 跟着荷贝提凯来到村庄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和上次一样,村子中央升起了营火,围着火堆,几个男人在那里喝酒聊天,这些都是他不陌生的景象。 首先他被带去疗伤。一进入挂满干药草的屋子,原本在煎药的老奶奶就帮他清洗伤口,然后把捣好的药草揉成圆圆一团,敷在伤口上。波里斯看不到伤口,但是背部伤口似乎比他所想的要严重,因为伊索蕾看了伤口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刚才在紧急状况下,不知道痛,现在才感觉只要稍微动一下手臂,背上的伤口就非常痛。他好不容易才把上衣给穿回去。 当他一走到外面,等着他的荷贝提凯就招手要他去营火那边。而在那里,又有一样令他感觉亲切的东西在等着他。 来,吃这个。这是从你跟那个顽皮大叔一起守护的玉米田里采收的玉米。 吃这种用火烤过的玉米并不容易。波里斯和伊索蕾辛苦了好一阵子之后,一看彼此的脸,嘴角都沾得黑漆漆的,结果两人几乎同时笑了起来。 那些男子叫他们喝酒。伊索蕾到大陆之后,还不曾沾过酒,但令人惊讶地,她居然要了一杯,喝完之后,脸色泛红地对波里斯微笑。 很不错的好地方! 因为玉米的关系,手指头都沾黑了,波里斯一面轻舔指尖,一面点头。回想起来,当初并没有在这里呆很久。一开始是因为那个丢脸的冰河事件,然后是以可笑的玉米田争夺战作结尾。滞留的那段时间,他特别记得的,就是奈武普利温喝了好多的陈年葡萄酒。而他也是在离开村子好久之后才醒悟到,在此寒地是不生产葡萄的,葡萄酒可说是非常珍贵的物品。 嗯,可喜可贺的是,你这回同行的不是那个无聊的大叔,换成这个漂亮的小姐。到底你把那个大叔丢到哪里去了?

她还是没有滴下一滴眼泪。可是这一刹那的伊索蕾,就像是很久以前波里斯在雷米湖畔利用奈武普利温的弯月匕首所看到的影像——一个瘦削脸庞上带着悲伤眼神的少女。她终究无法避免的命运,就是再度丧失掉回到她生命中的珍贵感情。 伊索蕾一走到屋外,荷贝提凯和五六个人正在等着她。荷贝提凯静静地看着她,另一名男子走过来,对伊索蕾说: 大事不好。村外一百多名蛮族佣兵摆好阵势,他们要求立刻把你们交出去。 乡村攻防战 整个村子骚动起来。总共不到三十户的小村子里,可以参加战斗的人数,男女合起来不到五十人。而且对方还是长期熟悉战斗的蛮族佣兵,如果真要跟他们打起来,就等于是自杀。 村民的意见有分歧。在雷米,有半数人是行船,有半数人是靠山吃饭,而这里人民的特性就是独立性强,所以散居在雷米各处的小村庄等于是一个个小社会,向来都是内部非常团结而且讲求义理的。因而,被他们认定是客人的人,是绝对不会交给敌人的;而对于威胁到村庄安全的人,也一向都以牙还牙。但是这一次情况有些不一样。首先,敌方实在非常强大,只要敌方下定决心,整个村子很快就会被消灭掉。而且,所谓的客人与其说是全村的客人,倒比较像是荷贝提凯的客人。 一开始,他们帮助波里斯和伊索蕾,完全是因为过去奈武普利温帮助过他们,而当时波里斯也在场,只是如此而已。不过,在荷贝提凯的强力护说之下,一些人认为应该保护这两个孩子。 他们想看看是否有协商的余地,所以几个人站到围着村庄的防卫栅栏上,大声向对方喊话。果然,带那些佣兵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攻击波里斯和伊索蕾的那两个人,也就是玛丽诺芙和彤达。 他们不知道玛丽诺芙和彤达并不是普通人,看到他们竟然能在一天之间纠集到这么多佣兵,全都呆愣住了;但有一点是他们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根本没有协商的余地。玛丽诺芙气势汹汹地站在最前方,威胁着表示:如果不把昨天那两个年轻人交出来,今晚就会把整个村庄给毁了,而且连小孩子也不会放过。她为了示警,还把在村外活捉到的村民,拉了一个出来,立刻挥舞战斧斩首。之后,她一面晃着那沾血的战斧,说还有三名俘虏,在到晚上之前,她会每两个小时就用不同的方法杀死一个,要村民最好尽快投降。 然后,村里的意见开始对波里斯和伊索蕾大大地不利。 我一直在努力,但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真是的,雷米人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惧怕蛮族人的胆小鬼了?想到我就气。现在到了这种地步,只能想想如何悄悄逃出去。如果你们逃出去了,他们就不会对我们怎么样。我们不会坏到要把受了伤的孩子交给那种残酷的人。 伊索蕾被叫到荷贝提凯的家中,听到这番话之后,不发一语地思考着。她知道荷贝提凯是为了让她安心才这么说的。虽然荷贝提凯以前认识波里斯,但伊索蕾却是这一次才认识。不过,已经威胁到村民生命了,她还对外人这么好,这实在令伊索蕾很诧异。如果在月岛,岛民会为了岛民,即使是比现在还更严重的事,也会坚守保护的立场;但如果是外地人,岛民们根本不会插手去管。伊索蕾很清楚这一点。因为她是在月岛出生的,也遗传到了岛民的残忍与排他的优越感。 但另一方面,月岛岛民的祖先是古代王国的魔法师们,岛民的自我中心,还有唯我独尊的特性,都是从他们的高贵特质里显出来的。被上天捡选而高人一等的人总有自认高贵的特质;但他们也拥有傲慢的自负,不容许那些没被选择到的人被牺牲。 不,我们出去见他们。 你在说什么呀,小姐…… 伊索蕾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不能丢下你们逃走,而且就算告诉他们说我们逃走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佣兵都是在雇用时就已经给了钱。既然是给了钱才聚集到的佣兵,不用那些佣兵就等于是他们的损失,所以即使我们离开了,他们还是会当作报复践踏村庄。他们虽然残忍,但曾说过不会杀死我们,这我暂且相信是真的。可能是有什么理由吧,总之,他们是要活捉我们回去。虽然他们最终还是会杀害我们,但到时候我们会对付他们的,这是我和波里斯应该去面对的事。 可是波里斯现在他—— 我知道。即使受伤了也一样,不管是输还是死,都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我不认为他会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我们会跟他们打的,打输了就是死。我会尽我的名誉,保护他的。如果他死了,我会替他报仇;但我无法接受因此牺牲掉别人,我想波里斯也无法接受。 荷贝提凯的眼里闪现出奇异的光芒。她对于伊索蕾所说的这番话,有些懂,又有些不懂。她肯定伊索蕾战士般的坚毅性格,但是连自己好友的生命也以客观标准来看待,这种冷漠,她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你说得好。我父亲被库伦族包围时,也这么说过。 突然间,原本蜷缩在床上的男子伊贾喀一面如此说道,一面倏地起身。两名女子都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因为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在听,而且也没想到他会提出什么意见。

你够厉害。 可是伊索蕾很快拔出双剑,毫不迟疑地回答: 我不想把自己的事全都交给别人来做。 伊贾喀沉默了一下,简短地回答: 不愧为战士。 伊索蕾想起在月岛发生的事。当贺托勒不当地侮辱她时,是波里斯为她而战。如今有人要伤害波里斯,她当然应该要为他而战。不,应该说她一直想要这么做。 然后,两人与七十名佣兵对峙,使他们后退了数米远。就在这时,栅栏上的门打开了。荷贝提凯还有大约二十个村民拿着武器跑出来。站在他们后面的男子喊着: 我们不只有堪嘉喀族的-永不屈服的史高弩-,而且比你们人多!想要打到两边全军覆没,就来啊! 这句话像是信号般,一听到这里,伊贾喀就冲过去了。惊慌的佣兵们虽然人数较多,却都四处奔散,其中一个在前面的可怜佣兵就喀地一声,传来了脖子被扭断的声音。史高弩瞬间出手好几次之后,又一人的脖子被折弯,另一人的手臂被打断,肩膀被拉断,鼻梁被打碎。全都是一转眼间发生的事。 不过,伊贾喀却没有受到任何一点伤。伊索蕾很快就明白是什么原因了。因为伊贾喀在敌人拿起武器的瞬间,就用眼睛难以看见的速度,手脚齐发,再如同弹簧般弹回来。伊索蕾是使用速剑的人,所以她的眼睛才能快速跟上,然而,这确实是她生平从未见过、也模仿不来的身体术能。 伊贾喀在移来的枪剑之间巧妙地运用简短的律动,移动着身躯。这个男人真的具有以一抵百的实力。他不需要武器,也不需要盔甲。用铆钉制成的一只手套,就足以纵横于数十人围攻的战场上,他这副模样使得与他站在同一方的人,也觉得害怕。 伊索蕾当然也不是等在那里。在她冲进敌阵之前,就已经有个人挡在她面前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玛丽诺芙。 自己实力不够,就去雇用这样一个怪物啊,可恶的死丫头! 伊索蕾并不是因为她这番话,而是因为想到波里斯的伤口,不禁怒从中来。她那张越是愤怒越是冷漠的脸孔像是冰雪雕像般白亮。她丝毫不再迟滞,左手剑横屈,右手剑直刺,再将左手剑以对角线上挥。在玛丽诺芙还来不及反击时,她就已经跃至对方头部,用双脚直踢敌人脸孔。从对方背后一跳下,随即一个转身,顺势挥向腰部。这同样也是村民以及佣兵们从未见过的攻击招式。由于伊索蕾在冲入战场前,已经用圣歌强化了自己的能力,所以跳跃力和速度都到达了普通人眼力所不能及的境界。 要不是因为波里斯,伊索蕾也不会在大陆人面前随便展现圣歌的力量。事实上,参加银色精英赛之际,虽然遇到几次困难,她也不曾使用过这种能力。但是这一次却不同。为了那入睡的少年,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守护他,至于那些让他受伤的人,她身为剑之祭司的女儿,是一定会予以回报的。 玛丽诺芙看到伊索蕾使出比昨天还快速好几倍的剑法,惊讶不已,更对她这简直非人类的动作,倍感惊奇。玛丽诺芙发觉自己绝非对手时,立即后退,叫唤彤达,打算两人一起合攻。 快来帮忙! 而这时候,佣兵们早已因为伊贾喀的迫人攻势被震撼住,有一部分人逃走了,另一部分人则是希望雇用他们的那两人死在伊索蕾手里,所以迟迟不走。而且也已经有十几个人被伊贾喀杀死或负伤倒地。村民们一冲过去,原本有胜算的佣兵们也像是不想跟他们对战似地,一直后退跑掉。加上那些最初一听到史高弩的名字就不想与之为敌而走掉的,实际上敌人的总数也就三十几个人。此时,伊贾喀转向伊索蕾这边,看到她正被玛丽诺芙和彤达,也就是二翼和三翼,联合攻击。 难道南方人连荣誉心也没有吗? 像是锣鼓鸣响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由于剩下的佣兵几乎都已没有战斗意愿,于是伊贾喀修正攻击目标,逼近使用绳索的彤达。伊索蕾喊道: 这个人的绳索尖端有毒,要小心! 伊贾喀看着炫乱移动的绳索一下之后,像是表演跳绳那样,跳过了几根绳索,再用戴有手套的手抓住几根。套索上面像锯齿般的铁片,根本刺不进伊贾喀那不知用何种材质做成的手套。伊贾喀把绳索用力往前一拉,彤达便有些重心不稳。伊索蕾趁机挥剑,把绳索斩成两截。 彤达面无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愤怒的神色。他把剩下的二根绳索握在一手,从背后拔出三叉戟。接着,他放开绳索,开始与伊贾喀展开对决。 三叉戟以惊人的速度快速移动。没想到像彤达这样健壮的人竟能挥出如此精巧且变化丰富的戟法。原本长戟因为长度的关系,在短距离对决时比较慢,但是由他使来,却几乎连这种弱点也被掩饰住了。 可是伊贾喀看了一会儿对方的攻击,像是大致知道了对方招式,伸出手去。他的手其实是诱饵,彤达以为他要避开移来的长枪,不知何时他却一个屈身,像豺狼般直冲过去,抓住了彤达的下半身。那简直是令人难以想像的强大力量。他抓住彤达精壮的身体整个举起,往头后方丢出去。看到这骇人的攻击招式,所有人都一阵毛骨悚然。在彤达倒着跌到地上还未站起来之前,伊贾喀转身,又再冲过去,把他倒抓着,往地面猛插。一瞬间,彤达像是颈椎碎裂,再也无法站起来。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符文之子,非常珍贵的物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