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抓你回地狱的使者,快来帮忙

他回忆起胡乱打赌然后掉进冰河里的事,当时不知道河水很浅,挣扎着以为要死掉了,后来被附近村里的人救上岸。这些事一一浮现在他脑海里。伊索蕾并没有问他是什么事,只是一副大概了解的笑容。 过了片刻,伊索蕾一面俯视着河面,一面喃喃地说: 很深吗? 这里比过去发生骚动的地方要靠下游一些,看起来不像可以涉水过去。这时,他看到河对岸坐着两个人在钓鱼。站在河边的波里斯于是把双手比成喇叭形状,问对方: 对不起,请问你们知道从哪里可以过这条河吗? 他们是一副乡下人打扮,其中一个是女的,另一个则是虽然衣衫褴褛,但看起来肌肉相当结实的大汉。一开始,他们像是在专心钓鱼没有回答,波里斯再喊一次,女的那一方才抬头看见他们。她的手上拿着一根长竿子。 虽然这女子戴着遮阳的宽边草帽,看不清楚她的脸,波里斯却想到刚才回忆的事件,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不知为何,一抹怀念的情绪掠过心中。不过,他随即又想到,当时停留的荷贝布洛村距离这里至少有好几个小时的路程。 此时,他听到那名女子回答的声音: 想过河,就踩着那边的几颗岩石,跳过来!当然啦,要能力够好才行! 仔细一看,往上游走十米的地方,有几颗凸起的岩石,像踏脚石一样。可是波里斯却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看他们的打扮,应该是雷米的乡下人,可是这女子的腔调却是正统的南方腔。 话说回来,之前有某个人也是这样;想到这里,波里斯和伊索蕾走了过去,轻而易举就过了河。特别是伊索蕾,她几乎是一脚只踏一颗岩石,轻快地跳跃,就到了对岸边。 之后,他们想道谢,就把头转向那名女子。原本在钓鱼的两个人却站了起来。不只是站起来,还一直盯着他们看。波里斯走近几步,女子露出了微笑。当然,她不是荷贝提凯。看起来年龄约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 身手不错嘛。特别是这位小姐,看你背后系着的东西,你是剑士吧?身体蛮轻盈的! 谢谢你的夸赞。 伊索蕾对陌生人通常还是有些礼貌;可是那名女子却很快地走向伊索蕾,伸出手来,抓住了伊索蕾的手腕! 这是转眼间就发生的事。伊索蕾反射性地弯起手臂,想甩掉对方的手,但令人惊讶的是,那名女子的手像个铁钩般,怎么也甩不掉。正想要用另一只手时,那只手也被抓住了。伊索蕾神色大变,她算是女子当中力气不小的,但这名女子的握力竟然大到连健壮的大汉也难以相比。她的力气之大,一下子就把伊索蕾的手给抓红了。伊索蕾转为冷漠的语气,问对方: 你这是干嘛? 剑不是只求速度挥击吗? 这名女子一面说,一面把头往后仰,甩掉了草帽。随即,露出用好几支发针精细编上去的发型以及脸孔。什么乡下人啊。这女子精心打扮的漂亮脸孔,还有白皙皮肤,以及像是在嘲讽般灼热眼神,一看就知道并非普通百姓。 你们是谁? 波里斯正要冲过去,站在后面不发一语的大汉突然插进来,推了一下波里斯的肩膀。波里斯身体一被碰触到,就感觉到一股根本无法抵挡的力量冲击而来,使他整个人重心不稳。波里斯摔到在地上,有好一阵子难以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种程度的力气是他至今从未经历过的。 我们是来抓你回地狱的使者,小鬼! 这句话直刺进他的耳中。接着,女子转头看向自己同伴,以完全不同的语气喊着: 彤达!快把这丫头给绑起来! 那个名叫彤达的人从手腕边突然抽出绳索,缠住了伊索蕾的脚踝。绳索像是有生命的东西那般,牢牢地勒住她的脚踝。伊索蕾的膝盖一弯曲,女子便拉扯抓着的手臂,要她站直。伊索蕾使劲想要抽出手臂,女子的手却纹丝不动。伊索蕾喊着: 快后退,波里斯! 哦,你叫波里斯……谢谢你们帮我们做了确认。其实光是看脸孔,就已经猜出来了。 伊索蕾转过头去看波里斯,又再喊了一次: 我叫你后退!快拔剑! 波里斯猛然站起来,后退几步,拔出剑来。他从一开始就不想抛下伊索蕾逃走。随即,沉默不语的大汉又再伸出手来。这一次,是套索飞了过来。套索上面有一圈像是铁片之类的小东西。 虽然波里斯敏捷地挥剑砍到了套索,但剑一碰到铁片,就弹了出去。接着,除了套索,还有两根绳索同时巧妙地飞窜过来。绳索尖端有尖锐的铁刀。 奇怪的是,这些绳索与捆绑伊索蕾的绳索不同,里面似乎有种特殊成分,非常具有弹性,可随着使用者的手势移动方向。可是,波里斯在紧张的瞬间手腕也变得十分灵活,他等待着难以猜出行进方向的绳索和套索一接近,就使劲挥砍过去。随即,那名女子像是惊讶的语气,喊着: 你那边那个好像也挺厉害的嘛!我还以为只有这这个女的速度比较快,才先制住她,还没想到!既然你们都这么行,那我理应报出姓名才对了。我叫玛丽诺芙·坎布!不要以为打得过我们。我们要是能杀你们,早就把你们给杀了。

你够厉害。 可是伊索蕾很快拔出双剑,毫不迟疑地回答: 我不想把自己的事全都交给别人来做。 伊贾喀沉默了一下,简短地回答: 不愧为战士。 伊索蕾想起在月岛发生的事。当贺托勒不当地侮辱她时,是波里斯为她而战。如今有人要伤害波里斯,她当然应该要为他而战。不,应该说她一直想要这么做。 然后,两人与七十名佣兵对峙,使他们后退了数米远。就在这时,栅栏上的门打开了。荷贝提凯还有大约二十个村民拿着武器跑出来。站在他们后面的男子喊着: 我们不只有堪嘉喀族的-永不屈服的史高弩-,而且比你们人多!想要打到两边全军覆没,就来啊! 这句话像是信号般,一听到这里,伊贾喀就冲过去了。惊慌的佣兵们虽然人数较多,却都四处奔散,其中一个在前面的可怜佣兵就喀地一声,传来了脖子被扭断的声音。史高弩瞬间出手好几次之后,又一人的脖子被折弯,另一人的手臂被打断,肩膀被拉断,鼻梁被打碎。全都是一转眼间发生的事。 不过,伊贾喀却没有受到任何一点伤。伊索蕾很快就明白是什么原因了。因为伊贾喀在敌人拿起武器的瞬间,就用眼睛难以看见的速度,手脚齐发,再如同弹簧般弹回来。伊索蕾是使用速剑的人,所以她的眼睛才能快速跟上,然而,这确实是她生平从未见过、也模仿不来的身体术能。 伊贾喀在移来的枪剑之间巧妙地运用简短的律动,移动着身躯。这个男人真的具有以一抵百的实力。他不需要武器,也不需要盔甲。用铆钉制成的一只手套,就足以纵横于数十人围攻的战场上,他这副模样使得与他站在同一方的人,也觉得害怕。 伊索蕾当然也不是等在那里。在她冲进敌阵之前,就已经有个人挡在她面前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玛丽诺芙。 自己实力不够,就去雇用这样一个怪物啊,可恶的死丫头! 伊索蕾并不是因为她这番话,而是因为想到波里斯的伤口,不禁怒从中来。她那张越是愤怒越是冷漠的脸孔像是冰雪雕像般白亮。她丝毫不再迟滞,左手剑横屈,右手剑直刺,再将左手剑以对角线上挥。在玛丽诺芙还来不及反击时,她就已经跃至对方头部,用双脚直踢敌人脸孔。从对方背后一跳下,随即一个转身,顺势挥向腰部。这同样也是村民以及佣兵们从未见过的攻击招式。由于伊索蕾在冲入战场前,已经用圣歌强化了自己的能力,所以跳跃力和速度都到达了普通人眼力所不能及的境界。 要不是因为波里斯,伊索蕾也不会在大陆人面前随便展现圣歌的力量。事实上,参加银色精英赛之际,虽然遇到几次困难,她也不曾使用过这种能力。但是这一次却不同。为了那入睡的少年,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守护他,至于那些让他受伤的人,她身为剑之祭司的女儿,是一定会予以回报的。 玛丽诺芙看到伊索蕾使出比昨天还快速好几倍的剑法,惊讶不已,更对她这简直非人类的动作,倍感惊奇。玛丽诺芙发觉自己绝非对手时,立即后退,叫唤彤达,打算两人一起合攻。 快来帮忙! 而这时候,佣兵们早已因为伊贾喀的迫人攻势被震撼住,有一部分人逃走了,另一部分人则是希望雇用他们的那两人死在伊索蕾手里,所以迟迟不走。而且也已经有十几个人被伊贾喀杀死或负伤倒地。村民们一冲过去,原本有胜算的佣兵们也像是不想跟他们对战似地,一直后退跑掉。加上那些最初一听到史高弩的名字就不想与之为敌而走掉的,实际上敌人的总数也就三十几个人。此时,伊贾喀转向伊索蕾这边,看到她正被玛丽诺芙和彤达,也就是二翼和三翼,联合攻击。 难道南方人连荣誉心也没有吗? 像是锣鼓鸣响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由于剩下的佣兵几乎都已没有战斗意愿,于是伊贾喀修正攻击目标,逼近使用绳索的彤达。伊索蕾喊道: 这个人的绳索尖端有毒,要小心! 伊贾喀看着炫乱移动的绳索一下之后,像是表演跳绳那样,跳过了几根绳索,再用戴有手套的手抓住几根。套索上面像锯齿般的铁片,根本刺不进伊贾喀那不知用何种材质做成的手套。伊贾喀把绳索用力往前一拉,彤达便有些重心不稳。伊索蕾趁机挥剑,把绳索斩成两截。 彤达面无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愤怒的神色。他把剩下的二根绳索握在一手,从背后拔出三叉戟。接着,他放开绳索,开始与伊贾喀展开对决。 三叉戟以惊人的速度快速移动。没想到像彤达这样健壮的人竟能挥出如此精巧且变化丰富的戟法。原本长戟因为长度的关系,在短距离对决时比较慢,但是由他使来,却几乎连这种弱点也被掩饰住了。 可是伊贾喀看了一会儿对方的攻击,像是大致知道了对方招式,伸出手去。他的手其实是诱饵,彤达以为他要避开移来的长枪,不知何时他却一个屈身,像豺狼般直冲过去,抓住了彤达的下半身。那简直是令人难以想像的强大力量。他抓住彤达精壮的身体整个举起,往头后方丢出去。看到这骇人的攻击招式,所有人都一阵毛骨悚然。在彤达倒着跌到地上还未站起来之前,伊贾喀转身,又再冲过去,把他倒抓着,往地面猛插。一瞬间,彤达像是颈椎碎裂,再也无法站起来。

彤达!你怎么还没收拾好啊?到现在,连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没办法解决,你还配当三翼? 彤达是名沉默的男子,被玛丽诺芙这么一喊,他的速度变快了许多。波里斯的额头汗珠直冒,身体已有几处受了伤。虽然伊索蕾让玛丽诺芙受了重伤,但是再这样拖下去,他们两人终究还是有可能被捉起来。不过,伊索蕾在躲过一次猛力朝她砍去的战斧之后,又让对方的腋下受了伤。 可恶!真是麻烦!怎么跟他们说的不一样? 玛丽诺芙当初是透过魔法师琼格纳,得知柳斯诺和尤利希的传令。据他们所言,只是平凡的少年们,要捉他们是易如反掌。可是他们所谓的平凡少年,就是这样的,玩笑未免也开得太过分了吧! 不过,战况仍然对玛丽诺芙与彤达越来越有利。受伤的玛丽诺芙和无法使用圣歌强化能力的伊索蕾实力相当;波里斯面对拿着他不熟悉的武器的敌人,却连连受伤。此时他才真正感受到,自己至今学到的,只能用来对付拿剑的对手。他原本是大陆人,到了人口少的小岛之后,竟然开始安于当地的环境。在月岛上,打斗时都是用剑,但是大陆上的敌人什么武器都可能用,这一点他竟然忘了。 噗滋,他的脚踩到了水。注意一看,他已经到了河岸边缘。波里斯想集中精神去对付让人头昏眼花的绳索,可却总是一再目光昏乱。 过了片刻,他感觉到这目光昏乱并不只是因为打斗辛苦所造成的。他的鼻子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而且不只是波里斯发现而已。 什么,哪里失火了? 玛丽诺芙尖着嗓子喊着,想要混乱伊索蕾的注意力,同时快速挥动战斧,往伊索蕾手臂砍去。不过伊素蕾却令人意外地以更加犀利的动作刺中了对方手腕。 一大片芦苇草地烧起来了。因为那片草地实在太大,所以根本不知是从哪里烧起以及怎么会烧起来的。火势越烧越烈,没多久,就让他们开始感觉热烫起来。全身湿透的伊索蕾好些,但波里斯在前有绳索,后有大火的情况下,变得进退两难。 正在这时—— 到这边来! 传来了陌生的声音,在他们仍然酣斗之际,眼前落下了好几捆着火的芦苇捆。彤达的绳索因而烧了起来,但可能因为材质特殊的缘故,很快就熄灭掉,那个名叫彤达的男子吓了一跳,想把绳索扔掉。 波里斯!赶快过来! 这人还知道波里斯的名字。趁着彤达放开绳索的空档,波里斯很快地瞄了一眼,有几名男女在着火的芦苇草地里,正在向他招手。是叫他过去吗? 此时,伊索蕾首先察觉到是什么状况。 波里斯,跟着他们走! 她一面说,一面先行跑向芦苇草地,直冲进火场里。果然如其所料,着火的部分只是他们打起来的空地周围,其他地方已经都用水浇湿了,不会烧起来。接着,波里斯也跟着进来,但因为衣服是干的,所以必须拍熄身上的火苗才行。有一人对他喊着: 来,不要耽搁了,快跑! 他也没空去确认对方的脸孔,就跟着穿越那片芦苇,奔跑起来。因为芦苇长得很长,只要稍微弯下身体,就会连头也全遮掩住。加上身后被火势掩护,所以很快就不必担心会被发现行踪。只是,波里斯因为浑身是伤,移动起来相当痛苦。 往这里! 才穿过芦苇草地,一走出去,就看到十多名男子拿着农具,像是十字镐、锄头、铁锹之类的东西,站在那里。此时波里斯才看清带他们过来的人的脸孔。那名女子的长发整个盘在头上,手持一根长竿,对波里斯露出微笑。她正是那个一口流利南方口音的船工小姐,荷贝提凯。 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哦! 跟着荷贝提凯来到村庄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和上次一样,村子中央升起了营火,围着火堆,几个男人在那里喝酒聊天,这些都是他不陌生的景象。 首先他被带去疗伤。一进入挂满干药草的屋子,原本在煎药的老奶奶就帮他清洗伤口,然后把捣好的药草揉成圆圆一团,敷在伤口上。波里斯看不到伤口,但是背部伤口似乎比他所想的要严重,因为伊索蕾看了伤口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刚才在紧急状况下,不知道痛,现在才感觉只要稍微动一下手臂,背上的伤口就非常痛。他好不容易才把上衣给穿回去。 当他一走到外面,等着他的荷贝提凯就招手要他去营火那边。而在那里,又有一样令他感觉亲切的东西在等着他。 来,吃这个。这是从你跟那个顽皮大叔一起守护的玉米田里采收的玉米。 吃这种用火烤过的玉米并不容易。波里斯和伊索蕾辛苦了好一阵子之后,一看彼此的脸,嘴角都沾得黑漆漆的,结果两人几乎同时笑了起来。 那些男子叫他们喝酒。伊索蕾到大陆之后,还不曾沾过酒,但令人惊讶地,她居然要了一杯,喝完之后,脸色泛红地对波里斯微笑。 很不错的好地方! 因为玉米的关系,手指头都沾黑了,波里斯一面轻舔指尖,一面点头。回想起来,当初并没有在这里呆很久。一开始是因为那个丢脸的冰河事件,然后是以可笑的玉米田争夺战作结尾。滞留的那段时间,他特别记得的,就是奈武普利温喝了好多的陈年葡萄酒。而他也是在离开村子好久之后才醒悟到,在此寒地是不生产葡萄的,葡萄酒可说是非常珍贵的物品。 嗯,可喜可贺的是,你这回同行的不是那个无聊的大叔,换成这个漂亮的小姐。到底你把那个大叔丢到哪里去了?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抓你回地狱的使者,快来帮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