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你这个恐怖的杀人魔,符文之子

即使她认为奈武普利温隐瞒了什么事,但还是没有怀疑他。这曾经是波里斯非常希望听伊索蕾说出来的一句话。当时波里斯认为两人之间有某种误会,希望最终能够化解。但是此时此刻,奇怪的是,他听到她这么说了,却丝毫不觉得高兴,反而觉得失望,而且因为失望而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他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开口问她: 伊索蕾……最后,我有句话要问你。 她稍微点了点头,仍旧一副难过的表情;但究竟是因为什么情绪才变得这样,波里斯实在是难以推断。 那天……下雪的那天……我去找你……还记得……吧? 才讲到这里,伊索蕾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她撇过头去,然后又转头看着他,简短地回答: 没错。 这两个字应该够了吧? 无尽的沉默在夜里流逝。此时,一道星光在空中流逝而去。 当感觉被摇晃而睁开眼睛时,外面已经天亮了。波里斯并没有一下子就看出对方是谁。昨晚到底是怎么回到这里来睡觉的,他都想不起来了。 起床了!外面那么嘈杂,你还睡啊? 原来是荷贝提凯。一听到嘈杂两个字,他坐起身子,可是瞬间因为背部的伤口像被铁棍刺入般疼痛,不由自主叫了一声。荷贝提凯惊讶地低头看他,问道: 很痛是不是? 他痛到连气都快喘不过来,过了片刻才感觉比较好了,勉强振作精神。虽然打起精神,但伤口仍然疼痛不已。是不是箭伤就是这么疼痛啊?他以为自己已经锻炼到可以忍受痛苦了,而且是已经治疗过的伤口,没想到还这么痛苦,难道自己变得无法忍痛了吗? 荷贝提凯见波里斯才起身一半,就维持着那个姿势,久久无法动弹,她立刻表情僵硬地走到他身后,把盖住他背部的上衣给翻了起来。 天啊…… 生性大胆,很少大惊小怪的她一时之间说不出话,然后才从波里斯背后把头伸过来,盯着波里斯的脸孔。四目相视。荷贝提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到底……你怎么会……这么严重,还睡得着?你在这里等着。绝对不要动。我去叫人来。 伊索蕾现身时,波里斯已经被人抬到那个做药草的老奶奶家。他上身**地趴着,伤口已经洗好,但是周围帮老***人都是一副惊讶表情。依荷贝提凯的说法,首先是这么严重还能睡得着,实在惊人,再就是他在处理这么严重的伤口时,还能半声不吭,看到这么厉害的少年,大家都不由得露出佩服的表情。 伊索蕾也看到了。昨天明明才二节手指长的伤口,居然变成比手掌还大的黑色伤口。当时大家都没发觉,但一定是昨天那个刀刃淬有毒药的缘故。老***药草医术是附近几个村庄闻名的,但因为昨天没有中和毒性,现在情况就严重了。 波里斯并没有失去意识。看到伊索蕾来了,他试着要露出一丝笑容,但实在是太过疼痛,脸上的肌肉无法动。他能做到的,只是不让脸孔皱起来而已。伊索蕾走过来坐下,波里斯随即开口低声说: 没关……系的。我可以忍。 人们看到伊索蕾居然没有哭,也没有不知所措或者忧虑的样子,又再吓了一大跳。伊索蕾完全没有他们所能想像到的任何反应。相反地,她用沉着的表情,一面看着波里斯,一面说: 你再忍一下。我来想办法。 伤口消完毒,敷上具有中和作用的药草之后,伊索蕾对老奶奶说: 可以请所有人都出去吗?我想和他独处一会儿。 这里虽是老***家,但是伤口实在太严重了,或许是因为怕救不活吧,他们都走了出去。伊索蕾定了一下心之后,拉起波里斯的手,低声地吟唱起来。 你到了无法到达之处 风儿吹拂到此 你见了无法得见之处 水波连接到此 风呼吸而吹拂形成 烈日的人类啊 水动血流而涌注抱守 黄泥的人儿啊 等待风吹寻找远望处 呼唤灵魂飘动 如同波流寻找未知地 奔向湿润心脏 波里斯知道伊索蕾这么做违反了月岛的禁忌。圣歌是古代王国流传下来的月岛传统技术之一,按照规定,是不能在大陆人面前随便使用的。现在虽然人们都出去了,伊索蕾的声音也很小声,但外面的人不可能没听到圣歌。 渐渐地,原本烧烫般的痛苦慢慢退去,睡意越来越浓。他觉得没必要抗拒睡眠。他入睡前紧抓住伊索蕾的手。他想,他会一直握着她到最后一刻。 他知道他昨晚都在作什么样的梦,也知道伤口溃烂,但就是起不来。他那样恳切期盼过的人,到最后却不得不放手,梦里他哭过,紧抓着不让她走,喊着说他其他人都不要,只要、只想要一个人,他如此决心、告白、宣言,但这一切都只是梦里的事…… 如今,他握着再也无法靠近的人那只温暖的手,慢慢地失去意识。 伊索蕾默默地望着入睡的波里斯。也看到他的手从她手里松开、掉下。少女面无表情的脸上隐藏着的情感只有一个人看得出来,而这个人正闭着眼。

彤达!你怎么还没收拾好啊?到现在,连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没办法解决,你还配当三翼? 彤达是名沉默的男子,被玛丽诺芙这么一喊,他的速度变快了许多。波里斯的额头汗珠直冒,身体已有几处受了伤。虽然伊索蕾让玛丽诺芙受了重伤,但是再这样拖下去,他们两人终究还是有可能被捉起来。不过,伊索蕾在躲过一次猛力朝她砍去的战斧之后,又让对方的腋下受了伤。 可恶!真是麻烦!怎么跟他们说的不一样? 玛丽诺芙当初是透过魔法师琼格纳,得知柳斯诺和尤利希的传令。据他们所言,只是平凡的少年们,要捉他们是易如反掌。可是他们所谓的平凡少年,就是这样的,玩笑未免也开得太过分了吧! 不过,战况仍然对玛丽诺芙与彤达越来越有利。受伤的玛丽诺芙和无法使用圣歌强化能力的伊索蕾实力相当;波里斯面对拿着他不熟悉的武器的敌人,却连连受伤。此时他才真正感受到,自己至今学到的,只能用来对付拿剑的对手。他原本是大陆人,到了人口少的小岛之后,竟然开始安于当地的环境。在月岛上,打斗时都是用剑,但是大陆上的敌人什么武器都可能用,这一点他竟然忘了。 噗滋,他的脚踩到了水。注意一看,他已经到了河岸边缘。波里斯想集中精神去对付让人头昏眼花的绳索,可却总是一再目光昏乱。 过了片刻,他感觉到这目光昏乱并不只是因为打斗辛苦所造成的。他的鼻子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而且不只是波里斯发现而已。 什么,哪里失火了? 玛丽诺芙尖着嗓子喊着,想要混乱伊索蕾的注意力,同时快速挥动战斧,往伊索蕾手臂砍去。不过伊素蕾却令人意外地以更加犀利的动作刺中了对方手腕。 一大片芦苇草地烧起来了。因为那片草地实在太大,所以根本不知是从哪里烧起以及怎么会烧起来的。火势越烧越烈,没多久,就让他们开始感觉热烫起来。全身湿透的伊索蕾好些,但波里斯在前有绳索,后有大火的情况下,变得进退两难。 正在这时—— 到这边来! 传来了陌生的声音,在他们仍然酣斗之际,眼前落下了好几捆着火的芦苇捆。彤达的绳索因而烧了起来,但可能因为材质特殊的缘故,很快就熄灭掉,那个名叫彤达的男子吓了一跳,想把绳索扔掉。 波里斯!赶快过来! 这人还知道波里斯的名字。趁着彤达放开绳索的空档,波里斯很快地瞄了一眼,有几名男女在着火的芦苇草地里,正在向他招手。是叫他过去吗? 此时,伊索蕾首先察觉到是什么状况。 波里斯,跟着他们走! 她一面说,一面先行跑向芦苇草地,直冲进火场里。果然如其所料,着火的部分只是他们打起来的空地周围,其他地方已经都用水浇湿了,不会烧起来。接着,波里斯也跟着进来,但因为衣服是干的,所以必须拍熄身上的火苗才行。有一人对他喊着: 来,不要耽搁了,快跑! 他也没空去确认对方的脸孔,就跟着穿越那片芦苇,奔跑起来。因为芦苇长得很长,只要稍微弯下身体,就会连头也全遮掩住。加上身后被火势掩护,所以很快就不必担心会被发现行踪。只是,波里斯因为浑身是伤,移动起来相当痛苦。 往这里! 才穿过芦苇草地,一走出去,就看到十多名男子拿着农具,像是十字镐、锄头、铁锹之类的东西,站在那里。此时波里斯才看清带他们过来的人的脸孔。那名女子的长发整个盘在头上,手持一根长竿,对波里斯露出微笑。她正是那个一口流利南方口音的船工小姐,荷贝提凯。 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哦! 跟着荷贝提凯来到村庄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和上次一样,村子中央升起了营火,围着火堆,几个男人在那里喝酒聊天,这些都是他不陌生的景象。 首先他被带去疗伤。一进入挂满干药草的屋子,原本在煎药的老奶奶就帮他清洗伤口,然后把捣好的药草揉成圆圆一团,敷在伤口上。波里斯看不到伤口,但是背部伤口似乎比他所想的要严重,因为伊索蕾看了伤口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刚才在紧急状况下,不知道痛,现在才感觉只要稍微动一下手臂,背上的伤口就非常痛。他好不容易才把上衣给穿回去。 当他一走到外面,等着他的荷贝提凯就招手要他去营火那边。而在那里,又有一样令他感觉亲切的东西在等着他。 来,吃这个。这是从你跟那个顽皮大叔一起守护的玉米田里采收的玉米。 吃这种用火烤过的玉米并不容易。波里斯和伊索蕾辛苦了好一阵子之后,一看彼此的脸,嘴角都沾得黑漆漆的,结果两人几乎同时笑了起来。 那些男子叫他们喝酒。伊索蕾到大陆之后,还不曾沾过酒,但令人惊讶地,她居然要了一杯,喝完之后,脸色泛红地对波里斯微笑。 很不错的好地方! 因为玉米的关系,手指头都沾黑了,波里斯一面轻舔指尖,一面点头。回想起来,当初并没有在这里呆很久。一开始是因为那个丢脸的冰河事件,然后是以可笑的玉米田争夺战作结尾。滞留的那段时间,他特别记得的,就是奈武普利温喝了好多的陈年葡萄酒。而他也是在离开村子好久之后才醒悟到,在此寒地是不生产葡萄的,葡萄酒可说是非常珍贵的物品。 嗯,可喜可贺的是,你这回同行的不是那个无聊的大叔,换成这个漂亮的小姐。到底你把那个大叔丢到哪里去了?

然后,伊贾喀把注意力转往玛丽诺芙。此时的玛丽诺芙早已被伊索蕾的剑伤了好几处,因而动作变得缓慢,在她因为流血而慌乱之时,所剩的就只有凶悍的气势了。伊贾喀正要接近,她硬是乱挥战斧,大喊着: 不要过来!我叫你不要靠近我!你这个怪物!你这个恐怖的杀人魔! 杀得多,跟杀得少,不同样都是杀人的人吗? 玛丽诺芙的战斧扫过伊贾喀的手臂,可是伊贾喀却是一副没什么感觉的表情。避开第二次速度较慢的攻击后,他滑移向前,双手抱住这名女子的腰部,正打算要捏断的时候,伊索蕾喊道: 住手!不要杀这女的! 伊贾喀像个听话的少年般停住动作,一手抓住玛丽诺芙的脖子。然后问伊索蕾: 你有话要对她说吗? 伊索蕾垂下剑。圣歌的力量已逐渐消去。同时,极度的疲劳朝她袭来。她像去年夏天和月岛的怪物打斗后沉睡前那样,眼前头晕目眩。可是她定了定目光,将剑入鞘之后,说道: 我们要问她几句话。 罪恶的代价 玛丽诺芙手脚被牢牢绑住,跪在营火前。好几个村民围着她议论纷纷,而伊贾喀则站在一旁,一副战斗结束后他就不怎么关心的态度,打了一个很长的哈欠。 事实上,现在村子里的议论对象主要是伊贾喀,而非玛丽诺芙。但是站在伊贾喀身旁的村民们,哪里还敢胡乱对伊贾喀说话,村民们只敢彼此交换一下眼神而已。 玛丽诺芙受到她以前从未想过的屈辱,整个脸都涨红了。她认为失败并非错在自己,而是因为对方实在太强。那个忽然实力突飞猛进的丫头是造成失败的原因之一,但最大因素还是在那个恐怖的男子,他才是真正超乎她想像的怪物。她是个习武之人,当然也听过堪嘉喀族史高弩的事。她也大略知道,在埃尔贝战役里,他和雷米公主吉娜帕大战过一场。可是她以前一直以为这些是夸大其辞,而且对于没亲眼见识到的实力,她当然是不惧怕了。所以刚才蛮族佣兵吓得心慌时,她才会毫不畏缩,敢跟他对战。 现在落到了这个下场,让人这样羞辱,还要担心是否会受处罚。又因为她最初杀死了一个村民,所以村民们个个都咬牙切齿,只是碍于伊贾喀的关系,没敢随便对她怎么样。她最害怕的就是被交到村民们手中。像她这样的人物,如果死在那种默默无闻的百姓手中,可就是莫大的耻辱了。 不过,看他们似乎有话要问她,应该不一定被杀吧。不管怎样,她还是抱有一点希望。只要挨过几天,柳斯诺和尤利希就会来救她出去的。因为,发生这种事,他们应该不会没有察觉。而且是他们叫她和彤达来这里的,他们应该已在离此不远的地方吧?她原以为才只不过是两个孩子,似乎可以立下功劳,就匆忙行动,谁知道居然会遇到那种怪物? 同时,玛丽诺芙也暗自以为,这里的所有人都比她脑筋差,百姓的特点就是相当富有同情心。 时,那个被玛丽诺芙在心中取名为罗嗦女人的荷贝提凯朝她这边走来。她走近之后,瞪了一眼玛丽诺芙,就教人群稍微后退,以营火为中心围成圆圈。过了片刻,伊索蕾以及波里斯从对面屋里出来,以缓慢的步伐走了过来。 波里斯因为伤口的缘故,脱掉了上衣,上身披着一件大斗篷。那个伤口使他连移动手臂都很困难,更别说是站起来,不过,除了微皱的脸孔外,看不出疼痛的神色。 原本荷贝提凯等人不让他下床,要把抓到的女子带到他那里,可是波里斯没听从。他表示,已经受到众人帮忙才得以安全,他不能再是这副软弱模样,所以他希望在审问这名他无法亲自抓到的敌人时,能保有最低限度的礼貌。波里斯虽然没有感觉到,但其实他这样的行为跟父亲优肯的严肃个性非常相象。大家都为他这种惊人的忍耐力而不禁张口结舌。 他已经从伊索蕾那里听到了大致的情况,所以他首先向伊贾喀表示谢意,但是伊贾喀却是一副自己对他没有什么大恩、不用道谢的表情,呆呆地接受他的道谢。之后,波里斯站着俯视着玛丽诺芙,人们要拿椅子给他,他拒绝了。 风一吹,斗篷就轻轻掀开,稍微露出前胸。波里斯把剑当拐杖般拄着,一个深呼吸之后,开口说道: 玛丽诺芙·坎布。你的名字很耳熟。正是我故乡那个地方的名字。我原以为是我叔叔派你来的,可是你已经否认,那么,请问是谁派你来的呢? 玛丽诺芙有些犹豫,但是立刻愤然说道: 哼,你以为我会乖乖地说出来吗? 如果你不乖乖地说出来,要不要我把你手指头一根根砍下来? 玛丽诺芙吃了一惊。对方是少年,她没想到他会知道这种手段。此时,她心想最好改变态度比较好,但她还是保持沉默。 方法我决定等一下再想……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何攻击我呢? 这一回,她没有必要隐瞒。 当然是来捉你回去了。不过,却变成是我被捉了起来。 为什么呢? 因为有人要你这个人。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这个恐怖的杀人魔,符文之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