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染血盛宴,难道还有更美的

急急忙忙就离开了芬迪奈城堡,你会不会有些舍不得? 正把金币放到口袋里的波里斯像是不懂她的意思,转头看她。 舍不得?有什么舍不得的? 不是有为冠军准备的盛宴吗?少了主角,宴会一定会失色不少。 不会的。小子爵会代替我,成为主角的。 两人心中都回想到同一个情景。在宴会开始之前,他们去见芬迪奈公爵,请求赶快送他们离开,公爵答应之后,他们随即奔到马车等着的地方,结果令人意外的有个人却等在那里。他不是别人,正是路易詹。 当时两人吓了一跳,但路易詹在他们面前露出微笑,说道:谢谢你让我们真的一分高下。我以后不能参加银色精英赛了,不过,你随时可以到卡尔地卡来找我。到时候我们再分一次胜负,今天的宴会,我会帮你好好尽主角责任的。 即使小子爵以后宴请你,恐怕也请不到安诺玛瑞全国最漂亮的美女了吧。如果你去参加宴会,一定可以跟那个小姐跳一曲吧? 伊索蕾的脸上浮现出半开玩笑的笑容。波里斯有些吃惊,皱着鼻子说: 美女……的标准是依个人看法来定的。在我看来,那种类型还不算美女。 哦,难道还有更美的?那已经够美了。 这时,波里斯找到了反击的话,顽皮地笑着说: 或许吧。不过,如果已经迷上了较先认识的小姐,其他美女就都会看不上眼的。 这话在没说出之前,波里斯的脸色都还正常,一说完,就整张脸都红起来。他说的确实是事实,眼里已经有一个人了,怎么可能还容得下其他人呢?不过,他还从未想过要这样讲出口。 但他还是忍不住想看看伊索蕾的表情。结果他发现伊索蕾故意转过头去,眺望着远处的原野。 他感到一阵幸福的心情涌出,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这种幸福的感觉以前也曾感受过吗? 可在他回想以前是否有过这种心情时,不自觉地,眼前浮现出奈武普利温的面容。他是第一个数导波里斯何为信赖,教他何为开怀的人。在没有耶夫南的世上,他成为他唯一的避风港,而且对于少年心中的空白也予以肯定的态度。在雷米两人旅行时,他从未想过对奈武普利温的爱有一天可以被其他人所替代。可想而知,波里斯对奈武普利温的深爱是无可否认的。 不过,现在奈武普利温不在身边,他还是能够如此幸福,想到这里,他内心又涌现出一股不能原谅自己的情绪,困扰着他。严重时,甚至到了几近自我嫌恶的地步。偶尔他也会忘记,甚至会清楚地感觉到他对这两个人的感情是各自不同的。像现在,他就是这么想的。虽然不能比较,但这种感觉确实只有伊索蕾才能给他。 这时,伊索蕾突然开口说: 你没有机会和克兰治·亚利斯泰尔打一战,是好还是不好呢? 虽然他没被我打败,但看得出来,他十分失望。 这个嘛,他们家本就不太知道何谓绝望、失望。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什么绝望的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遇到糟糕情况,就很容易会绝望起来,不过,我看他也有些不一样。也就是说,他对于发生在自身身上的绝望,不会当作绝望来看待。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会绝望的,而且也不承认自己的绝望。这种人不管到哪里,都会想尽办法为自己找出一条出路。 虽然他一直在想办法,企图将来当剑之祭司,但至少,他仍没办法借用到你父亲之名。 伊索蕾听他这么说,像嘲讽般丢出了一句话: 我倒是想看看,他又会想出什么办法,来踩着绝望站起来。 我有些担心他回月岛后,会把我们的事说成什么样。仅是芬迪奈公爵的事就……嗯,说到这,芬迪奈公爵后来还要求我们做什么事了吗? 波里斯认为一切事都是有代价的。因此他觉得偶然认识的人不可能会善意对待并帮助他;但伊索蕾却是一副保留对其评判的眼神。 这个先不谈,我倒是想问你,是什么样的心境变化让你当时没有砍断小子爵的右手? 波里斯有些尴尬地笑着说: 如果说这个,就得讲以前的事了。 波里斯在银色精英赛决赛时,虽然朝着路易詹的右臂挥砍下去,但在最后一瞬间,却把剑往旁边偏。因为这个缘故,他也并不期待公爵会帮忙。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公爵并没有再提这件事,而且还比原先的约定还安排得妥善。只是,他们没有机会去询问原因。 你就长话短说吧。 她知道要波里斯讲以前的事情,等于是要他去刮开自己的伤口,所以才会这么说。波里斯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简短地说: 小子爵也有一个年幼的弟弟。就只是这样。 此外就不需再多说什么了。他们从早上一直到现在,都不断在讨论银色精英赛的事,此时才开始沉默不语地起来。地势慢慢变低,出现了一条河。河面相当宽广,一眼望去对岸全是芦苇草。 波里斯突然回忆起以前的事,不禁露出微笑。他感觉到伊索蕾正在看他,于是开口说道: 我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条河。那时和伊斯德先生一起旅行时……在这里发生过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故。

他一直认为是自己真正对手的人,竟然败在别人的手上,目睹后他才发觉自己心中的想法很矛盾。他一方面答应了芬迪奈公爵的要求,另一方面,却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的最后对手应该不是路易詹而是贺托勒。这里虽然不是月岛,但他还是排除了其他人的可能性,一心只想着他会和贺托勒决战;看来他错了,眼前就已经证明他想错了。 贺托勒在路易詹走出竞技扬之后,在原地站了好一阵,然后,他转过头去,寻找某人。在人群之中,在出赛者等候的地方,他找到了坐在那里的波里斯。两人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彼此脑海里都转着同样的想法。 广漠的世界存在着无数的变数,这些变数是交互竞争的结果,使得两人之间的决斗不可能再会发生。 宣布决赛即将开始的时候,兴奋的群众个个都眼神发亮,期待着一场比准决赛还更长久且残忍的比赛。观众因为准决赛时看到这乡下少年令人意外的表现,对他在决赛会如何表现,都相当感兴趣,也都希望这最后的伏兵能威胁到路易詹,造出一场**迭起的比赛。 可是,虽说如此,却没有人希望路易詹会输。只不过,由不久前的各种结果显示,开始有更多人猜测路易詹可能会输。 芬迪奈公爵入场了,他和家人坐下之后,其他贵族也随即在周围找了位子坐下。芬迪奈公爵左右转头环视之后,找到一个人,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 喂,培诺尔伯爵,不知昨天漫长的夜里,您睡得是否安稳?后来我才听说,城堡里一整夜因为有盗贼小猫跑进来胡闹,制造了不少吵嚷声。很抱歉给你们这些远来的客人添了麻烦。 培诺尔伯爵从上午就和某人有一样难看的表情,听到芬迪奈公爵的话之后,有些惊讶地回答: 啊,那个,这种事没什么关系…… 嗯,没关系那就太好了。先不谈这个,大会结束之后,如果您不急着走,不妨在这里多呆几天,你觉得怎样?有几件事想跟你谈谈。 能被芬迪奈公爵邀请做客,是件相当幸运的事,但培诺尔伯爵却反而露出难堪的表情。可是公爵见他不回答,就当他是答应了似地露出微笑,回过头去。 当培诺尔伯爵费着脑筋想分析这是什么情况时,他看到了坐在特别席下方的一名陌生少女。一个身穿白色棉布衣,背上系着两把剑的短金发少女。 我们威严慈悲的安诺玛瑞国王,柴契尔国王陛下,与宽大为怀的芬迪奈公爵,无时无刻皆是站在以正当实力获得优胜者这一方。卢格芮前国王泰拉克希弗斯所精制之纯银头骨,象征着真正的勇气与实在的努力,拥有这头骨者,应时常引其深意为警戒,藉此精进更精进。 宣布决赛开始,首先朗读一段像是祝福诗一样文言的冗长宣言。这种一般人会觉得很无聊的内容,在这个竞技场上热烈的沸腾气氛下,所有人都专注地听着每一字每一句。 如今在蓝天之下,两个少年战士,较量上天恩赐之实力与幸运,为各自奉拜之人争回荣光,听到的人啊,谦卑听从,看着的人啊,广为流传! 数十支喇叭同时吹出一长声,人们全都站起来高声呼喊。然后,仪典宫宣告两个少年的出身经历: 安诺玛瑞出身,柴契尔国王陛下的亲卫队长康菲勒子爵的长子,同时连续四次获得银色骸骨,十九岁的路易詹·凡·康菲勒! 出身地不明,十五岁的波里斯·米斯特利亚! 两个名字一被宣读出来,群众原本压抑着的兴奋心情瞬间爆发出来,变成如同怒涛般的高昂吼声。两个少年走向中央时,竞技场上一时喧腾到令所有人都耳鸣。两人面对面,不发一语拔出各自的剑,这时群众们的太阳**上早已汗水直冒。 波里斯感觉到一阵与群众呼声无关的遥远雷声,同时缓慢地移动着他的剑。看着因阳光而闪烁的剑刃,他心里想着从昨晚就不断困扰着他的问题。如今这问题需要答案了。 一开始,他问自己,后来他开始问给他这剑的人。自己该怎么做才好?选择哪一个才对?波里斯希望他能给予答案。要是他在身旁,或许可以给予一个明快的解答。 奈武普利温,我要怎么做才好? 安诺玛瑞的夏天,七月正要结束时的高温,宛如火炉般高热。两人持剑,就这么瞪视着对方,在两人之间所存在的那股沉默,也是一种炎热。在这段不能说是短暂的时间里,你来我往的就只有目光。 出招啊。 传来了路易詹低声说话的声音。因为,他只想说给波里斯听。波里斯不做回答,只稍微移动了一下目光。他看到路易詹被贺托勒剑尖所削下的耳垂已经让治愈术士们给治疗过,很快就愈合了。 ……不出招吗? 路易詹的剑开始慢慢移动。短短一个弧线,紧接着,一个牵制的刺击动作,令等待的群众看了都不由得叫喊起来。可令人惊讶的是,也有不少人在为波里斯加油。那些人大部分是与赌博无关,纯粹只是来看比赛的人。也有些是年轻人,他们希望四年来的权威被人挑战成功。 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波里斯心中的苦恼。

最后,公爵以仿佛是在试探对方的那种语气,说道:可是所有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推测而已。你能拿出可以让我对康菲勒子爵另眼看待的实际证据吗?根本没有别的证据,我如何能够相信你的话?此时,伊索蕾走上前一步,从袖子一角拿出短短一块钢铁圆盘,放到桌上。这东西看起来像是从盔甲或者其他这类东西上削下来的,上面精细地阴刻着一个像马头的图案。第一天晚上,我们就已经遭到袭击了。我是从他们之中一个人的手腕护带上削下这个东西的。至于这个家徽,公爵您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才对吧。当然,这是康菲勒子爵家族的家徽。波里斯完全不知道伊索蕾身上带着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有人袭击的事。因为那天他听着伊索蕾的圣歌就入睡了,在天亮之前,就算打雷恐怕也叫不醒他。公爵沉思了片刻之后,咋昨舌,像嘲笑般说道:哼,装出一副绅士模样,原来他是这种人。虽然外表一副不会如此的样子,但实际上却与宫廷谋利之辈没什么两样。可是你刻意把这东西收起来,可见你也是个狡猾的丫头!你的行为像是早就预料到会见到我,是吗?伊索蕾并没有答话,终于,公爵看着波里斯,对他如此说道:好。我姑且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要怎么帮忙?今晚把住所隐密搬到其他地方,派士兵保护,好让你明天安全比赛,这样行不行?伊索蕾答道:光是这样还不够。他们两位都是安诺玛瑞的贵族,我们在离开这个国家之前,在任何地方都不安全。当然我知道公爵大人您无法把所有一切都负责到底,所以只希望您能让我们在芬迪奈领地里不受人暗杀,出去的时候借用一下您的马车。我听说在您的领地里,即使是空马车也不能碰触,否则视同意图危害公爵大人。这实在是个非常大胆的提议,所以连克萝爱的眉毛也稍微上扬了一下。因为,能够搭乘公爵马车的,就只有公爵一家人。你的主张实在是太无理了。你居然说仅派士兵保护还不够?如果只是这么做,公爵大人还有您的几个士兵,恐怕永远也没有机会报答恩人新的恩情了。伊索蕾有时候讲话就是这样,带着一种迂回性的冷漠。芬迪奈公爵突然提高语气:你,难道胆敢命令我!我好意听你们请求,你却越说越不像话了!可是伊索蕾一点也不屈服,断然地说:我只是期待公爵大人的雅量而已,不是来乞求您。万一我一定得用乞求的方式,一开始我就会跪着,甚至趴下来吸羊毛毯的灰尘。没有人会因为我没有还很久之前的恩惠而责骂我的。说得不好听一点,我现在听你们请求,就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你的舌头尖锐,我倒要试试看,撇开以前恩人的问题不谈,我有什么理由必须听从你的要求吗?有的。伊索蕾粉红色的眼珠正面迎视着公爵的目光。而公爵即使这么说,也没有当场赶走恩人的女儿伊索蕾。你说说看。首先,在公爵大人的城堡里,银色精英赛准决赛出战者晚上被杀死,会丑化整个比赛的名声,同时公爵大人的名誉也会有个大瑕疵。第二,今天过后,明天的情况会更加糟糕。因为,如果明天下午我们被杀,那就等于这一届的银色精英赛冠军消失不见了。呵!你说的是冠军?真的是越说越骄傲!冠军一定是我们的,请您记住这一点。那么,我可以跟您说第三个理由了吗?到此为止,她说的事都是波里斯可以想得到的;但第三个是什么,他就无法轻易猜到了。公爵说道:第三个,我看一定是比较不重要的,是吧?伊索蕾的声音一直很冷漠,但语气却越来越火热。我听说,原本就一直担任国王陛下亲卫队的康菲勒子爵家,最近深受国王的信任。当然,应该还无法与公爵大人您较势力。但这次银色精英赛如果出现了历届首次的五连冠优胜者,那会怎么样呢?等于是新兴的骑士家族里出了一个全国最厉害的少年战士。这个人的存在应该多少不利于公爵大人吧?……!阻止这件事的方法,您也知道,只有一种而已。此时,克萝爱开口说道:她说得没错。陛下今年不也说过,如果路易詹得了冠军,就赐给康菲勒子爵家一块领地吗?康菲勒子爵原本是宫廷武官出身,根本没有自己的领地。就连子爵这个爵位也是柴契尔国王为了奖赏他的忠诚而赐予的。至于,让他们在卡尔地卡宅邸之外还拥有一个外部领地,这是子爵很早之前就十分期待的事。公爵陷入了思考之中。伊索蕾的这番话正好刺中了公爵一直在暗自思考的问题。当然,康菲勒子爵就算拥有了领地,势力还是比不上芬迪奈公爵,但怎么说还是受国王恩宠之人,不能等闲视之。芬迪奈公爵因为是国王的大舅子,国王的信任向来是最大的力量泉源。因此,他当然不愿有竞争者出现。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染血盛宴,难道还有更美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