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管家婆全年免费资料

半夜住宿遇女鬼,半夜住宿竟遇到了一个女鬼

.引子 你说,大海会不会嘲笑我们这些人俗人呢? 为什么? 你看,这么多人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说简单一些是一些男人和女人,说复杂一些是男女老少,为什么都选择了大海?你看,大海总是那么慷慨,谁来了它都欢迎,也总是那么冷漠,谁走了它也不留恋! 古人说的好,“上善若水,有容乃大”你记住大海就好了,何必要大海记住你? 是啊,海的胸怀,非一般人能比!你看,茫茫海水已通达天际! 如果,我生在大海里多好啊! 那你一定是一条美人鱼! 那你就是大鲨鱼! 一.坠入冥府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以为我已经到了阴曹地府。 眼前的景象把我惊呆了,阴曹地府是这般美!怨不得,所有死去的人都不曾回到人间。 这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圆形拱顶建筑。 我首先感到惊奇的是,这里没有阳光照进来的窗户,只有一个圆形的门紧闭,屋里色彩明亮,但不刺眼,也不暗淡,可是,整个屋里怎么看不到灯呢? 我搜索着光源,是什么使这间屋子如此明亮呢?屋子里的摆设及其简单,没有多少物件,我找不到它们的阴影,也看不到自己的影子,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死后人没有影子’吗? 我用手触摸自己的胸膛,有体温,还有心跳,我还活着?人死后不就成为僵尸了吗?跳动了几下,打了几拳,试着运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怎么和世间一样,心跳加速,感觉到身体起热,可是没有汗水。 这也怪,怎么会没有汗水呢?通常在人世间运动一会儿是要流汗的呀! 我转身,望着刚才我睡过的那张床,就像一张圆形台子,没有被单,没有棉被,只有一个枕头形状物体,可我明明睡在上面感觉到舒服,仿佛有被子、有褥子呀! 奇怪!这,难道都会在一瞬间消失吗? 像传说的那样,阎王爷会施魔法?可以把有变做无,把无变做有?有无,只是他心念一间? 这,怎么可能?我好奇地用手触摸,只是一种和四周一样的质地的原料做成。它的线条完全是流线形,像是平平的水平面。我试着坐上去,和水里沉浸一样舒适,宛如又回到温暖的被窝,怎么转身,都觉得舒服。 嘿,神了!这阎王爷,下界的东西,都过着神仙生活! 我开始审视这张床,宛如天然的巨石,毫无棱角,每一处都平滑如玉。没有任何空隙,它是直接放在“地上”的,也是精密吻合在一起。真乃神床,比我家里的那张木床舒服多了! 经过观察,我发现床和周围的物体都放射出温和的光芒,可以说,除了我之外都是这样。 我开始赞叹,死去的人真会享受,科技也比上界的社会发达百倍。 二.我死了吗 在桌子上,放着一个四方形的物体,像人间的液晶电视,莫不是电视机?我用手触摸,这什么玩意?真不知道阎王爷搞什么鬼。 我,不是死了吗? 对,我是魂,我不是僵硬的尸体,尸体已经留在人间。那大海里,也许我的躯体已经腐烂,或者已经被鱼当作了晚餐。现在呀,我是一个幽魂,也可以说是个鬼。我想张开嘴,吐吐自己的舌头,看看到底有多长,可任凭我怎么使劲吐,也不见长,我急了用手拉也是,看来我不是长舌头的鬼,大概是短舌头的鬼吧! 我想学着鬼步,跳着走,可是我跳了好几步,怎么也不习惯。我还是用两条腿迈着步子走路,仿佛看到自己半人半鬼的样子! 我纳闷,又疑虑重重,我眼前的世界,究竟是什么地方? 可是,我记起一些零碎的记忆:两年到了南方的一座城市,出了站台,人流熙熙攘攘,步履匆匆,我不知何处去!我在烈日下寻找,在高楼林立之间游走,没有一句言语!累了,就坐在湖边休息,看湖水淡淡的波纹,看船儿在水面划出一道弧线。有时远远地看去,就像一个移动的浮标,又黑又小,有像是一只飞虫。我看不到船上人的表情,是浪漫,还是快乐? 可是,陌生很快淡去,几天后就变得熟悉起来。我习惯了这里的饮食,虽然不合胃口,却也喂饱了我。我听不懂这里的方言,却也和他们默默地交流。我在苦热的夜晚游走,游走在地摊和叫卖声之间,游走在暗淡的街道上,昏黄的街灯,陌生的门牌号码,有些生活的细节,以声音的方式打乱我的脚步。我回头,我想在这里扎根,结果在这里留下了凌乱的脚印和一些背影。在回忆里,时不时凝望,我不知道为什么来着,我来了,但我走了,或许,这里没有所谓的根,只是,渡口的船票,只是江水上一抹晚风,阵阵潮湿的味道,袭来,还有廉价的纯净水,以及顺着路面流动的街市,和那古色的门柱。 我不想说些什么,其实也没有必要说些什么,靠在车窗前,转头已是暮色深沉,而城市的灯火灿烂。我要看懂这些灯火的颜色吗?谁从我的眼前飘过?是熟悉的、还是陌生过客? “下车,我要下车!”我急促地说道。下了车,我就往回赶,果然是她。 到一座有着几百万人口的都市,我想找寻一个人,我以为我永远找不到她,可我在找寻,为了找寻而寻找,不是为了找到而寻找。 结局,在中巴车路过的一个站台,她在等待另一辆车的到来。 我又回到现实中来,大概初到阴间就是这样。我觉得我得受一段时间的苦,因为我刚来到这,还不算是一个正式的鬼,得像入学军训那样接受鬼界的训练,学鬼步和伸长舌头吧。那样,一定很辛苦的!也许和走正步差不多,练一段时间就习惯了。可是,这伸舌头,要使它多长就多长,我一想,就捂住嘴,看来真是有苦受的了。 我静静听着,想听到声音,可是我听不到,但发觉也不是死一样的寂静,这屋里有音乐的味道,在呼入心中的时候,滋生出一种乐感的情绪。 可是,我不能总是呆在这里呀,我想法出去看看,反正来到阴间,即来之,则安之,我已经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得清楚这个什么地方,今后要做什么。我想,这里不可能就我一个死鬼,一定还有其它和我一样迷茫的鬼吧! 这里的门是圆形的,不是太高,我得低着头,才能走过去。看来,我来到一个小鬼的世界,连门都是小的。 我走到门前,还没有伸手去触门,门立刻开了。 三.新的发现 开始惊慌,后来一想,也对,我是鬼,是鬼都有法力,想到此,也就心安理得了。 我走出门,就进了走廊。这走廊的亮度和屋里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外面的墙壁是黄色的。我已经分不清楚东西南北,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又去哪里?仿佛走入了迷宫。 也许是海水喝的多了,这时候,我好想撒尿。 这地方一定有厕所吧!一定有,不可能随便大小便,鬼也是人变得啊!我猜想这附近一定有厕所,就顺着走廊走去。看到一个门上有个圆形标记,我觉得像是桶,马桶即桶,这一定是厕所了。 我向门前一站,果然门打开了。噢,这屋里是绿色的世界——是草的绿色,一样没有灯,是墙体发出来的光芒。我进入了童话世界,绿色让我感觉到新鲜,仿佛置身于绿色丛林之中,呼吸着新鲜空气。闭上了眼睛,细细倾听,仿佛有微风下绿叶的翻动。这间屋子也挺奇怪的,也没有什么摆设,找遍屋子也没有马桶,只有一个我没有见过的物体,它是两个球体压在一起,底座是个圆盘。我看到第二个球上面有两个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这就是了,揭开裤子就撒尿。 突然听到“哇”的一声,把我吓了一跳,那个马桶居然会叫!从孔里钻出两个长长的触须,上面的球体上长出两个眼睛,大大的、红红的,像两个电灯泡。噢,我的妈呀!这究竟是什么呀?足有半人高,算是土地神?我转身就跑,可是,已经逃不掉了,它已经站在门前。 “你醒了,跟我去见队长” “我死了,该去见阎王爷!” 嗨,这下完了,我可能要受到处罚,做一个受罚的小鬼。得罪了他,兴许就没有好差使了。 原来,他会飞,而不是两条腿走路。 头上得像触须,和蚂蚁得差不多,但是要大得多。这家伙没有脸,也没有表情,只有两个大眼睛,两束白色光。他的脖子能转动,因此他转身只要转动头部即可,身子不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阎王爷的小鬼吗?怎么和以前电视里的不一样?随他去,管他呢!说走咱就走,大不了,向阎王爷讲清楚,他这个阴间的王,还能因为撒尿降罪于我吗?

李四说:“说真的挺渗人的,如果他不给咱们说的话还好,谁知道他竟然给咱们说了还,你说是不是故意吓唬咱们呢。”

张三听老头说有房间,立刻就眉开眼笑了起来,说:有房间就好啊,总比躺在院子里强,我们当然敢住了有什么不敢的啊。

张三把活命的希望,放在了正在熟睡中的李四身上,他斜着眼睛,朝李四那边看了看,发现李四这家伙还在睡着,身体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压根就没有动过,仿佛早已经死了一般。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李四突然就听到,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是我的床,快还给我紧接着又传来了张三的惊呼声: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也许是因为太累了的原因,没多大一会儿,呼噜声便响了起来,不过这呼噜声传自一个人,李四睡觉比较安静,特别是张三,那呼噜声堪比雷声轰隆,不过李四身体由于太过疲惫,所以张三的呼噜声并未干扰到他的睡眠。

张三啪啪两下,扇自己两个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说:胡思乱想什么,真是自己吓唬自己。站起身来拍拍屁股,然后走进了屋里,关上了门。

张三刚想到这里,突然就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副非常恐怖的画面:那根绳子之所以会自己动,因为上面正挂着一个女人,她的脸色苍白,瞪着大大的眼睛,伸着长长的舌头。她的身体在微微摇晃,所以绳子也跟着动了起来。刚才自己起床撒尿,刚走到屋中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那正是被吊着的那女人的脚尖。

奔出了一多里路之后,李四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满头的大汗,几乎快要断氧,突然腿脚一软,一下子摊到在地,已是绝望至极,心说:妈呀!这下我完蛋啦,爸爸妈妈,儿子不孝,不能为您二老送终了,要您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最后孤独一生,儿子不孝,儿子不孝呀。恼的用拳头砸地。

恐怕惊醒睡梦中的李四,他也就没有点灯,直接抹黑下了床,穿上了鞋子,准备去开屋门撒尿。可是当他走到屋中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就像是一个人用手指头戳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又迅速的把手指头给缩回去了一样,不过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张三,并没有在意这个感觉,他直径走到门前,打开了门,然后走了出去。

越来越近,感觉就在自己面前一样,看来漆黑中的那个女人已经走到自己的面前了。

接下来他又听到张三关上了门,然后走到了床边,上了床,躺了下来。心说这什么事也没有,那张三刚才为什么尖叫了一声?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张三并没有尖叫?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漆黑无比,还有雾气的夜空,不知在何时,突然出现了月亮,月光也很亮,虽然是晚上,但是借助月光,可以依稀的看到院子里的事物。

李四说:“你想想啊,这个世界上一天下来得死多少人啊,要是死了就变成鬼的话,那还得了啊。”

女鬼见状,顿时大怒,迎头对天,狂吼一声,一步飞起,跳过窗户,便追了上去。

屋里没有点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张三楞住了,原以为点着灯之后,他会看到一个伸着长舌头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但是却没有。

李四切了一声,说:“你个老p眼,老不正经的,连死人的玩笑你都敢开,当心那老头的女儿晚上来找你。”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刚想闭眼的时候,突然就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这是我的床,快还给我说话声就和空灵一样,语速缓慢而又清晰。

越来越近,感觉就在自己面前一样,看来漆黑中的那个女人已经走到自己的面前了。

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只感觉天昏地暗一样,意识迷迷糊糊,突然张三感觉到一阵尿意袭来,但是由于睡得太舒服,他宁愿憋着,也不愿起身,可是这尿意却越来越强烈,感觉快要撑炸了小腹一样,后来是在憋不住了,张三也就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极其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脑海里这幅恐怖的画面刚刚闪过,张三就被吓得“哎呀”一声尖叫,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头的大汗,呼呼的喘息着粗气。

张三的脸上,漏出了绝望的神色,慢慢的,他的眼睛开始往上翻,最后黑眼珠不见了,整个眼洞里,只剩下了白眼珠,身体也软了,就像一块肉一样,估计要不是女人的手,在他的脖子上掐着,他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图片 1

那女人又开口了,她恶狠狠的说:你们睡了我的床,就要下来陪我,我要睡你们,哈哈!她说话的时候,长长的舌头动,嘴巴却不动,说完之后,用那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张三的脸。

张三说:“不知道,我想应该没啥事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也许是因为太累了的原因,没多大一会儿,呼噜声便响了起来,不过这呼噜声传自一个人,李四睡觉比较安静,特别是张三,那呼噜声堪比雷声轰隆,不过李四身体由于太过疲惫,所以张三的呼噜声并未干扰到他的睡眠。

张三啪啪两下,扇自己两个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说:胡思乱想什么,真是自己吓唬自己。站起身来拍拍屁股,然后走进了屋里,关上了门。

李四知道闹鬼了,在心里叫苦,然后又感觉到张三在推他,可他就是装作睡觉,愣是不敢睁开眼睛。

看见左右慢慢摇晃的绳子,张三感觉有些奇怪,这现在虽然是晚上,但是并没有风,就算是有风,它也没有吹到屋里,那根绳子怎么会自己动?又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起床撒尿的时候,刚走到屋中间,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碰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之后,李四听到了脚步声,知道是张三撒尿回来了,可是紧接着,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那是张三叫的,李四不知道张三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也不想知道,继续装作呼呼大睡,其实心里早就后悔几百遍了,早知道不住这间房间了。

张三见李四睡了,也就不说话了,拍着嘴巴,打了一个哈哈,然后伸了一个懒腰,熄了床头灯,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了。

李四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哈,然后开始脱衣服,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行了时候不早了,赶紧休息吧,明天还得回家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漆黑无比,还有雾气的夜空,不知在何时,突然出现了月亮,月光也很亮,虽然是晚上,但是借助月光,可以依稀的看到院子里的事物。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着:还给我,还给我,把我的床还给我!一直继续着,一直继续着。

张三说:“为什么?”

恐怕惊醒睡梦中的李四,他也就没有点灯,直接抹黑下了床,穿上了鞋子,准备去开屋门撒尿。可是当他走到屋中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就像是一个人用手指头戳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又迅速的把手指头给缩回去了一样,不过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张三,并没有在意这个感觉,他直径走到门前,打开了门,然后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之后,李四听到了脚步声,知道是张三撒尿回来了,可是紧接着,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那是张三叫的,李四不知道张三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也不想知道,继续装作呼呼大睡,其实心里早就后悔几百遍了,早知道不住这间房间了。

当他再去看梁头上那根绳子的时候,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根孤零零的绳子,在那悬吊着,轻轻的摇晃着。

此时的张三,又是一头的大汗!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推了推睡在旁边的李四,想问问他有没有听见,但是他却发现,李四还是睡的那么死,怎么推就是不醒。

正所谓是无尿一身轻,本来就在熟睡中的张三,被尿给弄醒,现在尿完了尿,感觉浑身爽歪歪,睡意又一阵阵的袭来。

正所谓是无尿一身轻,本来就在熟睡中的张三,被尿给弄醒,现在尿完了尿,感觉浑身爽歪歪,睡意又一阵阵的袭来。

刚来到屋门前的时候,张三突然就站在了门口,睡意也全都没有了,因为他突然间想到,就在几天前,那老头的女儿,就是在这间屋子里上吊死的。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害怕,转身看看自己的周围,四周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也许是由于太过安静了,竟然让张三更加害怕起来。

奇怪的是,灯刚被点着,那个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整个屋子里什么也没有,非常的安静

张三见李四睡了,也就不说话了,拍着嘴巴,打了一个哈哈,然后伸了一个懒腰,熄了床头灯,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了。

那女人又开口了,她恶狠狠的说:“你们睡了我的床,就要下来陪我,我要睡你们,哈哈!”她说话的时候,长长的舌头动,嘴巴却不动,说完之后,用那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张三的脸。

张三说: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

李四和张三两个人噢了一声,都没有在说话。接着老头又指着梁头上悬着的一根绳子,说道:我女儿就是在这里吊死的,当时她的舌头伸的很长很长,眼睛瞪得也很大很大,我和她妈妈发现她的时候,她都硬了。老头说着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张三捂着嘴巴,坏笑一声,说:“女人的香味。”

屋里没有点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没有人回答!

后来又走了一段路,二人忽然发现前面有灯光闪烁,走近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一户人家,于是张三就和李四商量,这天太黑了,而且还有白雾,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挺渗人的,要不先在这户人家里借宿一晚上,等到明天天亮了在赶路。

女鬼见状,顿时大怒,迎头对天,狂吼一声,一步飞起,跳过窗户,便追了上去。

农村人没有那么多讲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他来到了院子里,直接走到西北墙角就撒起尿来。

梁头上的那根绳子,还在慢慢的摇晃着。

本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个农村人,他们两个的名字很特别,其实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人,张三和李四。

他看到正有一个女鬼,在门口死死的掐着张三的脖子。李四看到这里,顿时就是一身冷汗,吓得又赶紧闭上了眼睛,在心里寻思千万遍,心说能不能逃掉不知道,但是不逃肯定是一个死。想到这里,他睁开了眼睛,四处巡视一遍,发现了一个窗户,顿时大喜,猛得纵身一跳,撞开了窗户,在地上滚了一下,然后爬起来就跑,嘴里还哇哇大叫着。

过了一会儿,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张三又是摇头苦笑,心说是自己太累了,产生了幻觉,听错了,又或者是自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毕竟这间屋子里前几天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自己睡在这间死过人的屋子里,做噩梦那是正常的,可以说是在正常不过了。

这次他确定了,没有听错,不是幻觉,更不是做梦,而是真的有人说话,在这间屋子里,不止他和李四两个人,还有第三个。

李四说:说真的挺渗人的,如果他不给咱们说的话还好,谁知道他竟然给咱们说了还,你说是不是故意吓唬咱们呢。

张三点点头,说:“说的有道理。”

张三又猛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声问:谁?

李四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哈,然后开始脱衣服,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行了时候不早了,赶紧休息吧,明天还得回家呢。”

自己在心里给了自己安慰之后,感觉好了很多,又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准备继续呼呼大睡。

最后那女鬼追上了李四,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给掐死了。

这间屋子里的摆设很是简陋,只有一张桌子,四个板凳,外加一张床。不过桌子上还有很多女人用的东西,老头说:这些都是我女儿生前用的东西,还没有收拾走呢。

张三再也忍不住,“妈呀”一声尖叫,顺手抓起枕头下面的火柴,开始点床头灯。

张三吓坏了,急忙推李四,但是他使进全身的力气,又是捏又是掐的,就是推不醒李四,最后他又放弃了。

农村人没有那么多讲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他来到了院子里,直接走到西北墙角就撒起尿来。

李四和张三两个人感觉有些不自在,就劝了几句老头。老头擦擦眼泪说:不好意思啊二位,我有些失态了,我去拿床被子二位就先休息吧。

但是由于太过惊恐,双手颤抖,擦了好几根火柴,愣是没有把床头灯点着。

面对两个突然敲门的陌生人,这老头一脸的敌意,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李四和张三两个人,然后问道:你们两个是?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刚想闭眼的时候,突然就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这是我的床,快还给我……”说话声就和空灵一样,语速缓慢而又清晰。

过了片刻之后!还是没有人回答!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是我的床,还给我,还给我……”张三听着这声音,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好像说话的那个女人,正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床这边走过来。

但是由于太过惊恐,双手颤抖,擦了好几根火柴,愣是没有把床头灯点着。

李四看到这里,张大了嘴巴,吓得差点叫出声,一下子捂住了嘴巴,尿意也没有了,又躺回了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一样,继续呼呼大睡。

脑海里这幅恐怖的画面刚刚闪过,张三就被吓得哎呀一声尖叫,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头的大汗,呼呼的喘息着粗气。

刚来到屋门前的时候,张三突然就站在了门口,睡意也全都没有了,因为他突然间想到,就在几天前,那老头的女儿,就是在这间屋子里上吊死的。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害怕,转身看看自己的周围,四周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也许是由于太过安静了,竟然让张三更加害怕起来。

接下来他又听到张三关上了门,然后走到了床边,上了床,躺了下来。心说这什么事也没有,那张三刚才为什么尖叫了一声?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张三并没有尖叫?

然而恐怖并没有停止,还在继续发生,就像刚才一样,他刚要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又从漆黑中传了过来:“你听见了没有,把我的床还给我,不然我就掐死你。”

他挠了挠脑袋,下了床,穿上了鞋子,悄悄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然后他又悄悄的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缩回了脑袋,关上了门,满是疑惑的挠了挠脑袋,转身准备回床上,可是就在他刚把身子传过来,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披头散发,脸色苍白,鸡蛋一样大的眼睛正留着血,张着碗口一样大的嘴巴,伸出长长的舌头,嘴巴里的血液顺着舌头,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

他挠了挠脑袋,下了床,穿上了鞋子,悄悄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然后他又悄悄的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缩回了脑袋,关上了门,满是疑惑的挠了挠脑袋,转身准备回床上,可是就在他刚把身子传过来,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披头散发,脸色苍白,鸡蛋一样大的眼睛正留着血,张着碗口一样大的嘴巴,伸出长长的舌头,嘴巴里的血液顺着舌头,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

老头说:那好吧二位请进吧!

最后干脆不退了,使劲的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仔细的听着整个屋里的动静。

张三哈哈大笑,说:你都不怕我怕个球,反正咱俩躺在一起呢,她要是真来找我了,咱俩一块哇哇大叫。

李四说:“应该没啥事,世上哪有鬼,要是真有鬼的话,那么说现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鬼了。”

李四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想看看怎么回事,刚把眼睛睁开,就看到了有生一来最恐怖的事情。

伸了一个懒腰,张三便脱掉了鞋子,重新躺回了床上。

李四切了一声,说:你个老p眼,老不正经的,连死人的玩笑你都敢开,当心那老头的女儿晚上来找你。

过了片刻之后!还是没有人回答!

这两个农村人靠下乡收药材为生,每天早出晚归,极其勤奋。

张三又扭头朝屋里看去,借着从门口射进屋里的月光,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吊在梁头上的那根绳子。那根绳子是那老头女儿上吊用的,此时它正在张三的眼睛里,左右慢慢的摇晃着。

最后干脆不退了,使劲的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仔细的听着整个屋里的动静。

刚才没来得及尖叫的张三,现在却是来得及了,不过由于脖子被死死的掐住,已经叫不出声了。现在的他,被掐得喘不过气来,和那女人一样,张着大嘴巴,伸着舌头,呜呜呜的叫不出声来,双手使劲的掰着自己脖子上的那双手。

原以为自己的叫喊声,会把熟睡中的李四给惊醒,但是却没有想到,李四睡得跟一头死猪一样,完完全全没有被干扰到。张三摇头苦笑,心说这家伙,别看睡觉挺安静,也不打呼噜,真没想到睡起来却是这么的死。

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只感觉天昏地暗一样,意识迷迷糊糊,突然张三感觉到一阵尿意袭来,但是由于睡得太舒服,他宁愿憋着,也不愿起身,可是这尿意却越来越强烈,感觉快要撑炸了小腹一样,后来是在憋不住了,张三也就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极其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张三也没有在说什么,等到二人脱去了衣服以后,便一起挤在了那张不算多小的床上。刚躺倒床上,张三就问李四:李四,你有没有问道一股香味?

张三吓坏了,急忙推李四,但是他使进全身的力气,又是捏又是掐的,就是推不醒李四,最后他又放弃了。

李四说:你想想啊,这个世界上一天下来得死多少人啊,要是死了就变成鬼的话,那还得了啊。

自己在心里给了自己安慰之后,感觉好了很多,又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准备继续呼呼大睡。

老头说:就在几天前,我女儿刚刚在那屋里上吊死了,昨天刚下葬,你们难道不害怕吗?

李四和张三道过谢之后,老头就出去了。老头出去了之后,张三问李四:“李四,这屋里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你害不害怕。”

张三再也忍不住,妈呀一声尖叫,顺手抓起枕头下面的火柴,开始点床头灯。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李四突然就听到,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是我的床,快还给我……”紧接着又传来了张三的惊呼声:“谁?”

伸了一个懒腰,张三便脱掉了鞋子,重新躺回了床上。

李四嗅了嗅鼻子,说:“什么香味?我怎么没闻着。”

他看到正有一个女鬼,在门口死死的掐着张三的脖子。李四看到这里,顿时就是一身冷汗,吓得又赶紧闭上了眼睛,在心里寻思千万遍,心说能不能逃掉不知道,但是不逃肯定是一个死。想到这里,他睁开了眼睛,四处巡视一遍,发现了一个窗户,顿时大喜,猛得纵身一跳,撞开了窗户,在地上滚了一下,然后爬起来就跑,嘴里还哇哇大叫着。

完事之后,抖了抖老二,哆嗦了一下身子,然后打了一个哈哈,转身便向屋里走去。

张三点点头,说:说的有道理。

张三楞住了,原以为点着灯之后,他会看到一个伸着长舌头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但是却没有。

老头这么一说,这李四和张三两个人,心里还真有点瘆得慌,不过随即一想,也没什么好怕的,毕竟鬼怪之事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真正的见过,更何况这老头也在这住,都是在一个院子里,要是真的有鬼,难道她还能连她老爹也吓唬不成。

跳窗户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都在熟睡中的李四,原来他一直都在装睡,就在张三去撒尿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过来,见张三去撒尿,突然自己也有一阵尿意袭来,于是他也准备起身去撒尿,可是就在他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间在漆黑中看到,在房屋的正中间,正挂着一个人。屋里虽然很黑,只能看到一个黑影,但是李四也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女人,她所吊挂的位置,正是老头女儿上吊的位置。此时她就左右轻轻的摇晃着,张三走到她脚下的时候,她的脚尖忽然碰了一下张三的肩膀,不过张三好像并没有感觉到,而是直径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张三说:哦大爷您好,是这样的,我们两个是做药材生意的,今天回家的有点晚了,怕走夜路不安全,所以想在你家住上一晚上,等到明天在赶路。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着:“还给我,还给我,把我的床还给我!”一直继续着,一直继续着。

李四看到这里,张大了嘴巴,吓得差点叫出声,一下子捂住了嘴巴,尿意也没有了,又躺回了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一样,继续呼呼大睡。

说完之后就去拿来了一床被子,说道:“你们就睡我女儿生前睡得这张床吧,这张床不算小,她生前喜欢睡大床,所以我就给她打做了一张大床。”

张三快要吓哭了,说来也巧,刚才废了好大的劲,怎么也点不着的床头灯,突然就被最后一根火柴点着了,整个屋子里瞬间就被灯光袭满。

原以为自己的叫喊声,会把熟睡中的李四给惊醒,但是却没有想到,李四睡得跟一头死猪一样,完完全全没有被干扰到。张三摇头苦笑,心说这家伙,别看睡觉挺安静,也不打呼噜,真没想到睡起来却是这么的死。

天越来越黑了,在不知不觉当中忽然下起了雾,本来就很黑的晚上,现在竟然显得有些诡异了。

李四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想看看怎么回事,刚把眼睛睁开,就看到了有生一来最恐怖的事情。

想到这里,二人便放下心来,当下对老头说道:我们怕什么,怕个鬼啊,难道这世上还能真的有鬼不成啊,没事的我们可以住的。

当他再去看梁头上那根绳子的时候,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根孤零零的绳子,在那悬吊着,轻轻的摇晃着。

李四说:应该没啥事,世上哪有鬼,要是真有鬼的话,那么说现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鬼了。

奔出了一多里路之后,李四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满头的大汗,几乎快要断氧,突然腿脚一软,一下子摊到在地,已是绝望至极,心说:妈呀!这下我完蛋啦,爸爸妈妈,儿子不孝,不能为您二老送终了,要您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最后孤独一生,儿子不孝,儿子不孝呀。恼的用拳头砸地。

跳窗户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都在熟睡中的李四,原来他一直都在装睡,就在张三去撒尿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过来,见张三去撒尿,突然自己也有一阵尿意袭来,于是他也准备起身去撒尿,可是就在他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间在漆黑中看到,在房屋的正中间,正挂着一个人。屋里虽然很黑,只能看到一个黑影,但是李四也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女人,她所吊挂的位置,正是老头女儿上吊的位置。此时她就左右轻轻的摇晃着,张三走到她脚下的时候,她的脚尖忽然碰了一下张三的肩膀,不过张三好像并没有感觉到,而是直径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张三吓了一跳,猛得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做了起来:“谁?”

原以为女鬼没有发现自己,可是当他回头一看,那女鬼正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李四吓得妈呀一声尖叫,又加快了脚步。

张三哈哈大笑,说:“你都不怕我怕个球,反正咱俩躺在一起呢,她要是真来找我了,咱俩一块哇哇大叫。”

女人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她也就送开了双手,果不其然,她的手刚松开,张三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然而就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哐当一声响,女人闻声,转头看去,只见刚才还在床上熟睡的那个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他一头撞开了窗户,跳窗户逃跑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张三又是摇头苦笑,心说是自己太累了,产生了幻觉,听错了,又或者是自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毕竟这间屋子里前几天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自己睡在这间死过人的屋子里,做噩梦那是正常的,可以说是在正常不过了。

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年龄大概有七十岁左右,他手里拿着一根蜡烛,借着蜡烛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上穿着一身非常朴素的布衣,一头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就和树皮一样。

张三的脸上,漏出了绝望的神色,慢慢的,他的眼睛开始往上翻,最后黑眼珠不见了,整个眼洞里,只剩下了白眼珠,身体也软了,就像一块肉一样,估计要不是女人的手,在他的脖子上掐着,他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没有人回答!

接下来那女人说话的声音,又传来了好几次,张三又开始推他,不但推他,还捏他掐他,疼的他咬牙切齿,可他还是忍着痛,装睡不醒。最后张三不推他了,他听到张三尖叫了一声,又感觉到张三慌里慌张的打开了床头灯,下了床,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然后打开了门,又关上了门。突然又听到嗯嗯嗯嗯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想要呼喊,脖子被人卡主,愣是发不出来声音一样。

李四和张三道过谢之后,老头就出去了。老头出去了之后,张三问李四:李四,这屋里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你害不害怕。

张三又猛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声问:“谁?”

梁头上的那根绳子,还在慢慢的摇晃着。

女人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她也就送开了双手,果不其然,她的手刚松开,张三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然而就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哐当”一声响,女人闻声,转头看去,只见刚才还在床上熟睡的那个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他一头撞开了窗户,跳窗户逃跑了。

刚才没来得及尖叫的张三,现在却是来得及了,不过由于脖子被死死的掐住,已经叫不出声了。现在的他,被掐得喘不过气来,和那女人一样,张着大嘴巴,伸着舌头,呜呜呜的叫不出声来,双手使劲的掰着自己脖子上的那双手。

张三也没有在说什么,等到二人脱去了衣服以后,便一起挤在了那张不算多小的床上。刚躺倒床上,张三就问李四:“李四,你有没有问道一股香味?”

没有人回答!

张三快要吓哭了,说来也巧,刚才废了好大的劲,怎么也点不着的床头灯,突然就被最后一根火柴点着了,整个屋子里瞬间就被灯光袭满。

李四也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些钱递给老头,说:对对大爷你看,我们有钱不白住,我们两个不进屋里,让我们两个在院子里躺一晚上就行。

张三看到这恐怖的一张脸,只惊恐的瞪大的眼睛,还没来得及尖叫,那女人就突然伸出双臂,一把掐住了张三的脖子。

说完之后就去拿来了一床被子,说道:你们就睡我女儿生前睡得这张床吧,这张床不算小,她生前喜欢睡大床,所以我就给她打做了一张大床。

原以为女鬼没有发现自己,可是当他回头一看,那女鬼正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李四吓得“妈呀”一声尖叫,又加快了脚步。

看见左右慢慢摇晃的绳子,张三感觉有些奇怪,这现在虽然是晚上,但是并没有风,就算是有风,它也没有吹到屋里,那根绳子怎么会自己动?又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起床撒尿的时候,刚走到屋中间,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碰了一下。

李四说:“得了别凯了,我困了睡了。”说完之后,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老头解释说:那是我老伴,我女儿昨天刚下葬,她就突然大病了一场,现在连床都下不了。老头说完叹了一口气。

李四知道闹鬼了,在心里叫苦,然后又感觉到张三在推他,可他就是装作睡觉,愣是不敢睁开眼睛。

张三说:不知道,我想应该没啥事吧。

张三把活命的希望,放在了正在熟睡中的李四身上,他斜着眼睛,朝李四那边看了看,发现李四这家伙还在睡着,身体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压根就没有动过,仿佛早已经死了一般。

最后那女鬼追上了李四,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给掐死了。

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心里自然有些发毛,所以便加快了脚步,都想赶快到家去。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是我的床,还给我,还给我张三听着这声音,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好像说话的那个女人,正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床这边走过来。

在老头的引领下,张三和李四进了院子里。刚走进院子里,突然就从里屋传来了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外面是谁在敲门呀?突来的声音苍老而又刺耳,把张三和李四吓了一大跳。

李四说:得了别凯了,我困了睡了。说完之后,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见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张三立刻点头哈腰,笑脸说道:大爷您好!

然而恐怖并没有停止,还在继续发生,就像刚才一样,他刚要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又从漆黑中传了过来:你听见了没有,把我的床还给我,不然我就掐死你。

张三捂着嘴巴,坏笑一声,说:女人的香味。

张三和李四看老头挺可怜的,就多给了他一些钱,老头连声道谢,说今天是遇到好人了。后来老头就带着张三和李四,进了他女儿生前住的那间屋子。

老头说完之后就要关门,张三见状,急忙推门,说:哎不不大爷,没有空了也没关系,只要留我俩呆一晚上也好,哪怕让我们俩在院子里躺一晚上就行,主要就是外面不安全,有一面墙都是好的啊。

李四嗅了嗅鼻子,说:什么香味?我怎么没闻着。

张三看到这恐怖的一张脸,只惊恐的瞪大的眼睛,还没来得及尖叫,那女人就突然伸出双臂,一把掐住了张三的脖子。

这次他确定了,没有听错,不是幻觉,更不是做梦,而是真的有人说话,在这间屋子里,不止他和李四两个人,还有第三个。

完事之后,抖了抖老二,哆嗦了一下身子,然后打了一个哈哈,转身便向屋里走去。

奇怪的是,灯刚被点着,那个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整个屋子里什么也没有,非常的安静。

张三说完,老头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张三见状,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些钱递给老头,说:大爷你看,我们两个不白住,有钱你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我们这还有。

李四感觉张三说的在理,当下便点头答应。于是二人就大步向前,走过去敲响了那户人家的大门。

老头看见了钱,顿时就有了改变主意的意思,不过他所表现的,还是有些犹豫不决,思考了片刻之后,才说:其实我们家里还是有一间空房子的,就是不知道你们两个敢不敢住。

张三吓了一跳,猛得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做了起来:谁?

此时的张三,又是一头的大汗!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推了推睡在旁边的李四,想问问他有没有听见,但是他却发现,李四还是睡的那么死,怎么推就是不醒。

话说这天,两个人的生意非常好,一直忙到深夜,才开始回家去,可是他们今天走出去的有些远,愣是走了很长时间也没能走到家。

张三刚想到这里,突然就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副非常恐怖的画面:那根绳子之所以会自己动,因为上面正挂着一个女人,她的脸色苍白,瞪着大大的眼睛,伸着长长的舌头。她的身体在微微摇晃,所以绳子也跟着动了起来。刚才自己起床撒尿,刚走到屋中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那正是被吊着的那女人的脚尖。

也许是因为,张三和李四两个人,对这个老头来说,事从未谋面的两个陌生人,又是在这深更半夜的,所以这老头对这二人有些戒备之心。老头听张三说完,直接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我家里没有空了住不下啦!趁现在还不是太晚,你们两个赶紧回家去吧。

接下来那女人说话的声音,又传来了好几次,张三又开始推他,不但推他,还捏他掐他,疼的他咬牙切齿,可他还是忍着痛,装睡不醒。最后张三不推他了,他听到张三尖叫了一声,又感觉到张三慌里慌张的打开了床头灯,下了床,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然后打开了门,又关上了门。突然又听到嗯嗯嗯嗯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想要呼喊,脖子被人卡主,愣是发不出来声音一样。

张三又扭头朝屋里看去,借着从门口射进屋里的月光,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吊在梁头上的那根绳子。那根绳子是那老头女儿上吊用的,此时它正在张三的眼睛里,左右慢慢的摇晃着。

本文由管家婆论坛27735发布于管家婆论坛免费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半夜住宿遇女鬼,半夜住宿竟遇到了一个女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